Tuesday, May 7, 2013

過億年薪的巨星現象 (千倍工資差距的經濟邏輯.二之一)


2013年4月29日

那些年,我們除了有「四大地產霸權」,還有「雙周一成」和「四大天王」。

電影《喜劇之王》中,「死茄哩啡」尹天仇在片中演一場戲的報酬是一個飯盒,當年周星馳先生在現實世界裏的片酬據說是2000萬元。按左冀人士的邏輯,周星馳呼吸數分鐘,便相等於臨時演員工作24個鐘。《喜劇之王》的票房雖然與周星馳最賣座的幾部電影相距甚遠,但到底全港星爺迷還是真金白銀奉獻了近3000萬元票房。

天王巨星年薪幾多?

工會領袖和熱心市民不但沒有聲援一眾臨記,先高呼「還錢呀周老闆」,然後身體力行罷看「喜劇霸權」的電影;相反,港人兩年後眾志成城,一邊看大師兄在戲中被爆樽,一邊為《少林足球》創下逾6000萬元的票房紀錄。我不知道八卦新聞中,周先生跟與他曾合作的演員至導演間的糾紛是誰剝削誰;我看到的是,多年後願意跟周星馳合作的還大有人在。而我更清楚看到的是,香港的天王巨星和臨記路人甲天淵之別的收入差距與日俱增。

傳媒問打工皇帝年薪幾多?根據2012年《福布斯》公布的中國百大名人權力榜,去年在影壇交白卷的星爺榜上無名,收入最高的「歌神」張學友一年內竟賺了超過1.7億元【圖】,與霍建寧先生的董事酬金相若。打工皇帝不會唱歌演戲,但他倆過億的年薪都是大部分打工仔收入的千倍。

不是要幫有錢人講說話,官商勾結還真有可能,但官「星」勾結說得通嗎?記憶中,我在《430穿梭機》年代便追看「星仔兄弟好介紹」,在歌神未變天王之前便喜歡聽他的《絲絲記憶》。

經濟學上,當茄哩啡和參加零歌酬的歌唱比賽都不是被迫的,是投資一門。投資要時間更有風險,最後能成為喜劇之王或歌神的萬中無一,如沒有合理回報,誰會去發明星夢?然而,雖說是「各有前因莫羨人」,為何上一代包辦喜劇之王和歌神的許氏兄弟,似乎不及他們的承繼者風光?

經濟學家是不會滿足於以「上一代明星不屑賺到盡」來解釋收入差距與日俱增的,已故的芝大教授Sherwin Rosen曾研究「天王巨星的經濟學」,以市場供求解釋為何演藝界和球壇明星的收入不均,往往是由極少數的星級人物賺取整個行業大部分的收入,而這個「巨星現象」(superstar phenomenon)在現代社會更有普及之勢【註】。

在需求方面,Rosen說明,不同天賦的人不容易互相取代。正如技安(後稱胖虎)再努力通宵達旦地唱至聲嘶力竭,聽眾也只寧願欣賞歌神高歌一曲。

縱使歌神的歌聲難以替代,但要賺逾億元,在供應方面還需要接觸到廣大市場。該研究發表的上世紀80年代初,Rosen觀察到的是電視廣播的威力。當電視還未普及,尹天仇每次在街坊會演《雷雨》,觀眾就只有街坊三兩位;沒有當年街知巷聞的電視劇《蓋世豪俠》,哪有今天逾億的電影票房?當咪高峰還未發明之際,歌神每次演唱的聽眾亦相當有限;沒有當年數十張國粵語大碟大賣,又哪有可能年半內巡迴77個城市、舉辦146場演唱會帶來的過億收入?

千倍工資差距的社會公義

沒有奸商、沒有大財團、沒有誰在剝削誰,有的是個夠大的舞台,一位最好的表演者,和一大班品味一致的消費群眾。「巨星現象」的經濟解釋是,只要最好的比第二好的好一點點,最好的又能一次過滿足所有顧客,喜劇之王或歌神,一個便夠,這時候市場愈大,巨星愈亮,「貧富」也愈懸殊。

千倍以上的工資差距,在一些行業是符合供求邏輯的市場競爭結果,但這樣的財富分配又合乎社會公義嗎?經濟學只能告訴你,寥若晨星的天王巨星,與恒河沙數的其他演藝界從業員之間的貧富差距,是廣大市民以鈔票代替選票在自由市場下的普選結果。我們要仔細想想,市民對天王巨星的追捧和對打工皇帝的咒罵,除了是打工皇帝不懂演戲外,還有什麼原因?

總算有點自知之明,不懂演戲的我從來沒有發過明星夢。但為順應一下歌神是「歌壇霸權」的社會風氣,我下次返港巡迴18區24小時通霄唱K時,會考慮要求K場不收房鐘錢之餘,再給我些合理歌酬來紓緩一下學友與我之間的貧富懸殊。

註:Rosen, Sherwin. "The Economics of Superstars."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71(5), December 1981: 845-858.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2017-06-23 傳媒、KOL以至政府官員都喜歡引用堅尼系數。這是個看似簡單但其實不易明白的指數。讓我簡單解釋一下,該系數的數值是在0至1之間,0代表收入分布絕對平均,1則代表收入完全集中在極小數的人手上。指數看似簡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