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7, 2013

捐錢論


2013年5月3日

四川雅安的七級地震,官方最新公布的死亡數字接近200人,受傷的有一萬多人;不論數字是否準確,這次較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輕,是以死亡人數至今不及後者百分之一。無論災難大小,民胞物與,除了視中港矛盾如血海深仇的少數港人,大部分港人都會為災難而難過。

一場災難,更在香港掀起了一場「捐錢大辯論」。

捐錢與否是個人的事,不用事事跟別人「分享」和交代,更不應因別人不捐錢而譴責之。每人都會按自己的意願,加上對捐錢效果的判斷和個人財政能力的限制,決定要不要捐和捐多少。

慷慨之都

每人的意願有所不同:有人認為四川太遙遠,情緒又或有點仇內;但亦有人對國家人民有深厚的感情,很想出一分力協助賑災。

每人對事情有不同的判斷:有人只讀親中報紙,認為內地官員貪污只是個別事件,捐款大部分都可以直接送到災民手上;也有人只讀「凡中必反」的報紙,深信內地逢官必貪,捐款是助紂為虐之舉。

每人的財政能力當然也不同:有人要節衣縮食才能夠捐助100元,也有人捐一萬幾千視作等閒。你有你捐,他有他反對捐款的理由,在香港這自由社會又何罪之有?

搭便車(free riding)的問題又有否影響港人的捐款熱情?他人既然已慷慨解囊,我是否就可以少付一點,搭上熱心人的順風車?在網上找到的捐款數字證明香港市民絕無卸責的問題:2008年汶川大地震,香港市民在一個月內就捐了20億元,隨後捐款數字更一直增加;2004年南亞海嘯,香港市民捐了6億多元;2011年的日本東北大地震,縱使日本是個富裕國家,香港的民間捐款亦有2億多元。把捐款數字除以香港人口,汶川大地震一個月內平均每個港人就捐了逾200元。這樣慷慨的城市,世間罕有!

最觸動港人神經的是,今次特區政府1億元的「巨額」捐款。

回首五年前的汶川大地震,港府很快便捐出3.5億元,及後更成立了90億元的基金搞災後建設,當年更大手筆的捐款為何沒有惹來像今天般的強烈批評?港人是否在五年之間變得冷酷無情了?

數年來有關四川官員的負面新聞,繪聲繪影的報道了捐款的去向、豆腐渣工程的故態復萌;加上不少為四川地震討公道人士都下場悲慘,任憑閣下是如何的愛國愛港,都不會認為自己在五年前的捐款中,大部分都真正交到有需要的災民手中吧!

五年前還不清楚官員的腐敗程度,大家還天真地相信1元的捐款將帶來最少八毛的援助;今天大家對當地情形多一點了解,不會再天真的相信1元的捐款仍會帶來八毛的效果了。

官民之別

五年前汶川大地震後,特區政府馬上捐出3.5億元,今天雖然只計劃捐1億元(未知會否再成立基金),可是上次地震比今次嚴重很多,捐1億元較上次慷慨。市民認為,政府捐款過多,私人的捐款因而減少,是為排擠效應(crowding out effect)。你慷慨時我吝惜,是香港市民合情合理的應對之法。

一加一減,似乎無傷大雅,沒損香港慈善之都的聲譽。不過,政府捐出的1元跟民間捐出的1元又是否相同?民間慈善團體之間有點競爭,會確保捐款用得其所,不然給傳媒掘出醜聞,其「生意」就會給其他慈善團體搶去。

根據慈善團體的信譽,市民利用手上的鈔票,尋找效果最佳的捐款平台;相反,政府花的是納稅人的錢,用錢的效率又是否比彼此競爭的慈善團體為高?

政府代民間捐1億元,只在兩種條件下才可行:一、政府有其他慈善團體沒有的渠道,能更有效率的利用捐款幫助災民,達到民間捐款不能帶來的效果;二、民間受傳媒誤導,高估了當地的貪污問題,捐款由是偏低,政府由於更確切的掌握當地的施政情況,於是以公帑解決捐款不足的問題。

這兩個條件是否達到了?善良的港人心中有數。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