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11, 2013

本土解毒 (本土派欠缺的經濟邏輯.二之二)

2013年6月4日

現代經濟學以「個人」為分析單位(unit of analysis),其中「自私的假設」是指在局限下,每人都為自己爭取最大的個人利益。記住,利益是個人的利益,陳老師有陳老師的個人利益,李老闆有李老闆的個人利益,張主席有張主席的個人利益,黃教授有黃教授的個人利益,何議員有何議員的個人利益;街邊賣奶粉的,當然亦有其賣奶粉的個人利益。不過,本土不是個人,因此經濟邏輯上沒有「本土利益」。

從字面看,本土利益似乎是整體本地社會的利益。當陳李張黃何喜好一致,本土利益自然是所有人民的利益。然而,當人民喜好不一,連今天「六四」應否到維園悼念都爭論一大餐,全港七百多萬人,本土利益是誰的利益?本土優先又是在優先誰?所謂「人民最大」,陳李張黃何都是人民,究竟邊個先係最大?

說過了,我對反蝗論十分反感,因此沒有資格成為唯一的本土派。套用自詡是本土派政客的說法,如果你要我承認族群歧視的反蝗論才叫做香港人,我寧願唔做香港人。但問題來了,我在香港土生土長,本土派維護不了我的利益,本土派可以有幾本土?本土派於是有這樣的一套「論述」:由於街邊賣奶粉的資產階級不夠本土,賣奶粉的利益唯有優先地被犧牲,因為反對本土政治的美帝走狗離地中產夠老套,這些賣港賊都必下地獄。這樣有香港本土特色的華夏文化,原來很有馬列斯毛的階級鬥爭色彩。至於陳李張黃何邊個最大,應該是看哪位把聲夠大吧。

本土利益 必然獨裁

本土派認為「凡是民主,必然本土」。對社會選擇理論有認識的人卻知道,如果本土利益是指整體本地社會的利益,那麼「本土利益,必然獨裁」,這是諾貝爾獎得主阿羅(Kenneth Arrow)的「不可能定律」(Impossibility Theorem)其中一個含意。

社會選擇理論是研究如何把社會上不同甚至有衝突的個人利益,綜合為社會利益的一套學問。上世紀50年代初,阿羅在《社會選擇與個人價值》中,以嚴謹的數理邏輯,證明如果社會利益要符合幾個看似合情合理的準則(如社會利益必須一致和連貫等),社會利益最後只能反映本土裏其中一位仁兄的利益,本土利益於是變成了這個獨裁者的利益。
理由很簡單,因為順得哥情失嫂意,當社會矛盾存在,想一致地代表陳李張黃何的利益,本土派政客無可避免要武斷地放棄李張黃何的利益。

既然本土利益不能一致地反映全港市民利益,我們怎樣理解本土政治的興起呢?本土論述雖然欠缺經濟邏輯,本土政治的興起卻其實非常符合經濟邏輯。

本土政治興起的經濟邏輯

無可否認,部分內地客對港人造成不便。說雙非孕婦到公立醫院產子是霸佔福利資源亦說得通,社會福利增加是排外情緒日益嚴重的另一個原因;但上世紀80年代來港搶金的省港旗兵還未有挑起本土政治,二十多年後自由行來港買金買樓買奶粉,反而被形容為跨境蠶食香港資源,道理何在?

限奶令和買家印花稅等措施,針對內地客亦同時針對本土賣樓賣奶粉的人。與其說本土優先,不如說買方優先。

根據芝加哥學派的政府管制理論,政客要不時平衡生產商和消費者之間的利益,管制政策下,生產商與消費者因此要共榮共辱(share the gain and share the pain):當外圍經濟因素使生產商「無端端」賺大錢,政府便會在政治壓力下推出各種看似欠缺經濟邏輯的管制,以傷害生產商來幫助消費者。君不見,當年香港經濟「大插水」市面一片蕭條,自由行的推出曾被視為德政。要中港矛盾得到紓緩,可能要等到下一次香港經濟衰退的時候了。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買新盤只是跟金管局對着幹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買新盤只是跟金管局對着幹 2017-06-19 我買過三架車,都是新車。買第一架車時在美國開始工作不久,即使車行貸款息口不低,亦只有蝕利息慢慢供。買第二架車時現金已不是問題,但由於車行給予近乎零息貸款優惠,最後還是借到盡慢慢供。買第三架車時香港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