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4, 2013

吃喝玩樂 本土經濟學 (比利時之旅有感.二之二)

2013年5月28日

在比利時法語區小鎮新魯汶(Louvain-la-Neuve)住了兩周,雖然住的是民居,但作為過客,始終不容易感受到當地說荷語的Flemish和講法文的Wallons之間的族群矛盾。兩周除了授課和參與學術研討會外,便是吃喝玩樂。是的,我一向認為,吃喝玩樂是了解本土經濟的好方法。
談吃喝,比利時的啤酒、朱古力和炸薯條,樣樣都能獨當一面。但從經濟學角度出發,我認為最有趣味性的是比利時啤酒。

啤酒在比利時的重要性媲美葡萄酒在法國的地位,能釀製出舉世知名的啤酒要多得當地的氣候及泉水。全球最大啤酒釀造商AB InBev總部設於比利時荷語區的魯汶(Leuven),喜愛「啤啤佢」的讀者都可能試過Stella Artois,魯汶的本土釀酒廠Artois便是AB InBev的前身。經過短短二十多年間的數次合併收購,今天AB InBev生產的啤酒不但有過半的本地市場佔有率,集團更成為全球五大消費品企業之一。

啤酒要飲ale先夠型

Artois是一個由本土小型廠商發展成跨國大企業的成功例子,但比利時人沒有斥責AB InBev是啤酒霸權,原因可能是市場上保守估計最少有700多種不同牌子的啤酒任君選擇。當地朋友向我大力推薦的並非暢銷世界的Stella或風行本地的Jupiler,而是Chimay、Duvel及Orval等其他本地牌子。Duvel我在美國飲過,另外兩隻牌子卻是初次品嚐。

香港一般酒吧啤酒就是啤酒,但歐美喜歡把啤酒分為lager和ale兩大類,而朋友介紹的都是ale。兩者的分別在於釀造方法和原料不一,而非色澤或酒精含量不同。對消費者來說,不同牌子的lager味道差別不大,但ale卻款款有其獨特之處。

對生產商來說,釀造lager的發酵方法較現代,需要較大的固定投資,因此,lager一般都由大酒廠生產;相反,ale的釀造方法和配方,有些甚至可追溯至數百年前的修道院古方,Chimay和Orval便是全球不夠十種修道院啤酒(trappist beer)的其中之二。

過去半個世紀,啤酒市場一直由數隻大牌子的lager主導,直至近十年左右,不同牌子的ale在歐美愈來愈流行。聽說香港一些酒吧近年亦開始售賣craft beer,想顯示個人獨特口味,是時候多飲幾款ale了。

足球要踢英超才算勁

談玩樂,就要談談港人感興趣的歐洲足球。大家對比利時足球未必太熟悉,但有追英超的都應該欣賞過車路士球員夏薩特(Eden Hazard)的球技。夏薩特便是來自比利時的法語區,在綽號歐洲紅魔鬼的比利時國家隊更是穿上10號球衣的主將。實不相瞞,我非球迷,談玩樂其實亦不過在談工作。新魯汶的好友Chrysovalantis Vasilakis寫過一篇關於brain drain的論文,研究讓球員更自由地轉會和容許球會聘用更多外地球員的條例Bosman rule實施,對整個球壇的影響。

研究發現,Bosman rule於1995年實施後提升了整體歐洲球壇的表現,是球迷之福。更有趣的發現是,雖然球員更自由地轉會加上外地球員的聘用擴大了不同聯賽的水準差距,卻又同時拉近了國家隊之間的水平,主要原因是當一些踢實力較弱的本地聯賽的球員知道出外搵食機會大增,自然會加緊練習爭取表現。

試想,如果夏薩特的職業球員生涯一直留在比利時,而非先踢法甲的里爾,再轉到英超的車路士,他的球技會怎樣?比利時很大機會會取得2014年的世界盃入場券,球星如夏薩特和費蘭尼在國家隊的表現,大家拭目以待。

小國寡民的本土經濟學

人口只有千多萬的比利時在歐洲算是小國,小國不向外望難以生存,出口啤酒和輸出球員,得益的最終都是國民。就是一國之內,講法文的Wallons可以飲荷語區釀製的啤酒,說荷語的Flemish亦可以欣賞來自法語區夏薩特的球技,文化政見不同,生意還是照做的。

歐洲經濟問題雖多,但香港可以借鏡的地方還是有的。跨國大酒廠和傳統修道院啤酒可以並存,靠的不是政府左規右管,靠的是比利時消費者在市場上真金白銀的支持。比利時朋友向我大力推薦當地的傳統啤酒,香港人在市場上又有多支持本土的雲吞麵和港產片?嚷着本地就業機會不及上一代的年青人,看看夏薩特的例子,在何地踢波,他的職業球員生涯都是他個人的;認為港人身份重要的人,明年看世界盃時不要忘記夏薩特代表的始終是比利時國家隊。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2017-06-23 傳媒、KOL以至政府官員都喜歡引用堅尼系數。這是個看似簡單但其實不易明白的指數。讓我簡單解釋一下,該系數的數值是在0至1之間,0代表收入分布絕對平均,1則代表收入完全集中在極小數的人手上。指數看似簡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