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11, 2013

日本經濟大實驗

2013年6月8日

安倍晉三去年年底出任日本首相,其後推出大規模的刺激經濟政策,既有央行大量購入資產(規模比美國的量寬更大),兩年內的通脹目標由1%調高至2%,並增加政府支出,可說是美國經濟政策的加強版。貨幣政策加上財政政策,大手筆孤注一擲,不少認為政府有能力及有職責拯救經濟的學者為此興奮不已,相信這是印證政府救市能力的一次大實驗。

獲諾獎得主稱讚

一向極力主張政府救經濟的克魯明(Paul Krugman)數月前在《紐約時報》發表文章,大讚日本敢作敢為:「不論其動機為何,安倍是拋棄了行不通的舊想法。若果他成功了,將有奇妙的效果:日本既啟發了有關停滯的經濟學,亦可能為我們指出解困的方向。」【註1】 。

立場相近的另一位諾獎得主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亦有類似的論調【註2】。

曾當奧巴馬經濟顧問的羅瑪(Christina Romer)也有類似的觀點,但態度比較保守,而她關注的對象主要是日本的貨幣政策,文章的結論可圈可點:「我不知道日本的貨幣政策大實驗會否見效,但全因他們有膽量去試,我有信心我們可從中得到一些教訓。」【註3】。其他國家不敢試的重藥,現在由日本身先士卒,大家齊讚日本勇氣可嘉!

讀者遇到問題,試圖用某方法去解決,但未見成效,如何是好?讀者可為方法加碼或另尋方法解決,日本的選擇是前者。日圓貶值、量寬政策和增加政府支出在過去都試過了,但或許未能持久,或許規模不夠。今次規模龐大,政府亦利用其支持度為大家派定心丸,保證政策並非「得個講字」。

日本政策能否成功?

政府支出對經濟有多大幫助眾說紛紜,有限數據未能為我們提供可靠的結論,有關財政政策的討論大多是「估估下」。安倍的政府投資計劃是否使得其所,還是政治分豬肉,仍有待觀察。

日本的利息從短期到長期的,一直處於低無可低的水平,即所謂的流動性陷阱。量寬政策的目的,在改變市場對通脹的預期,由預期通縮變成預期通脹。零利息加上通脹預期,實質利率下降成負數,減低儲蓄或「睇定D」的意欲,從而鼓勵消費者和廠商提前消費和投資。消費和投資增加,改善市民對未來的預期,打工仔憧憬升職加薪,店東期待生意滔滔,進一步刺激消費和投資。

以上的美麗景象能否成事,全看通脹預期能否持續上升並穩定下來。羅瑪在文章中利用日本政府的一般債券和通脹掛鈎債券(類似香港的iBond)的數據,從兩者推算出投資者對通脹的預期,例如5年政府債劵的孳息率是2%,同期5年政府通脹掛鈎債券的孳息率只有1%。買進前者有2%的收益但要面對通脹,買進後者只有1%的收益但不用擔心通脹,兩者的相差大約相等於市場的通脹預期。根據羅瑪的計算,近期日本的通脹預期上升不少,從以往的負數,上升至1.5%左右。

政策持續性受關注

不過,這個量度通脹預期的方法有兩個問題:第一,根據羅瑪的計算,通脹預期早於2012年4月已升至正數,跟安倍新政的時間有點不配合。當然,我們可以假設投資者早於一年前已預示日本經濟出現曙光,但這說法有點牽強;第二,跟一般政府債券不同,日本的政府通脹掛鈎債券市場規模不大,交投量低,債券孳息率未必能準確反映通脹預期。根據4月最新的消費物價數據【圖】,日本仍陷於通縮的困境,央行2%的通脹目標,似乎不易達到。

就算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有效,亦要看市場是否相信今次的重藥能持續下去。須知道日本政府在經濟方面的信譽甚差,曾失望一次又一次的日本市民,到底仍有多大的信心?再者,若通脹有幸重臨,安倍政府是否有能力維持政策,不受政治壓力而見好就收,以防刺激過籠?

另一個有趣的問題:若果安倍的大實驗失敗收場,克魯明和斯蒂格利茨等經濟學者會否辯解為實驗仍然不夠規模,未能真正試出政府的救市奇效?




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2017-06-23 傳媒、KOL以至政府官員都喜歡引用堅尼系數。這是個看似簡單但其實不易明白的指數。讓我簡單解釋一下,該系數的數值是在0至1之間,0代表收入分布絕對平均,1則代表收入完全集中在極小數的人手上。指數看似簡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