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4, 2013

再談教科書改版─回應左丁山先生

2013年5月29日

兩周前筆者寫了兩篇文章,簡單講述了教科書市場的一些情況和坊間對該市場的一些誤解。一向認為自己的文章沉悶不堪,讀者寥寥無幾,想不到《蘋果日報》的左丁山先生竟有留意;日前好友傳來左先生在5月21日於《蘋果日報》發表的一篇名為「教科講教科書」的文章,好意提點我這「學院派教授」不應在寫專欄時「人云亦云」,應多做review of literature。

事緣我在「教科書改版與出版商利潤」一文中提到家長及傳媒經常投訴教科書年年大幅加價和不斷改版,左先生認為,兩者皆不是事實,而我並沒有「事先查證」。

小弟雖然自知人微言輕,文章不會有什麼影響力,但在寫文章時亦每每小心求證,自問並不至於如左先生文中的「隨口噏」。當然,我十分明白左先生貴人事忙,但如果左先生有細讀「教科書改版與出版商利潤」一文和再早一天於《信報》發表的「教科書售價高昂之謎」,他便肯定知道教科書年年大幅加價和不斷改版並不是我的意見。

首先,關於教科書年年加價之說,左先生在他的文章中引述了教育局公布的數字指出,今年教科書整體加價幅度3.3%,低於通脹。這數字其實與我在「教科書售價高昂之謎」中,利用教育局的《適用書目表》的數據所計算的由初小至高中教科書的加價幅度相若。為了免卻左先生費時失事的做literature review,我在本文複製了當時發表的各級別教科書的加價幅度,以供參考【表】。

另外,關於教科書經常改版之說,其實原文為「很多家長們和傳媒認為,出版商為了『賺到盡』不斷為它們旗下的教科書推出新版本,令舊版書價值下跌,阻礙家長買舊書的意圖,以迫令他們花錢買新版書。」可能我的理解能力和文字功力都不比左先生,但小弟三番四次再讀這原文都沒法將這理解為「我認為出版商經常改版,以謀取暴利。」

左先生提到教科書經常改版其實是坊間師奶的誤會,因為「所有教科書出版前,須經教育局審批,若無有意義改動,教育局唔會批准。」我對此絕無異議,因為在「教科書售價高昂之謎」一文我其實亦提到「為了確保教科書的內容符合教育局的課程指引,每本中、小學的教科書在出版前都必須經過教育局的審批」。

為了避免被人冠以「隨口噏」之名,我寫文章時除了每每小心求證之外,還會盡量做足literature review。左先生對中大王澤基教授在前年發表的一篇關於教科書價格問題的文章推崇備至【註】,我其實亦有在「教科書售價高昂之謎」一文中對此提及。

在「教科書改版與出版商利潤」一文中,筆者簡單解釋了為什麼出版商加快改版速度未必能增加利潤。左先生似乎認為這只是常識,不用花一篇文章解釋:「常識話畀我地聽,一本從不改版嘅書,如果能夠暢銷十年八年,一定最賺錢。改版喎,唔駛成本咩,一改就要重新印刷,係成本嚟㗎,即使暢銷,都賺少咗。」

如果所有人都會對他們的書珍而重之,保存一生,那麼,左先生可能是對的。不過,有多少學生在學年完結時不會想把用過了的教科書先賣為快?假設所有師兄師姐都會把手上的教科書賣給師弟師妹,一本從不改版的書可能只能夠暢銷一年,而非十年八年。出版商會否因此希望以加快改版速度來減低學生們購買二手書意欲,以圖增加利潤?這對才疏學淺的小弟來說,並不是一個顯淺的問題,因為二手書市場的出現,一方面會令新書銷量下跌,但其實一方面買新書的學生將預期可在一年後以二手價把書賣出而願意付更高價錢。兩者對出版商利潤的影響會否互相抵銷,絕對是一個實證研究的題目。

能夠承蒙左先生的錯愛,對我這個後輩提點,實在令我受寵若驚。雖然我並沒有如左先生口中的「隨口噏」,但令他有此誤解,亦肯定是我表達能力不足的責任,還望左先生能多多包涵。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從資訊供求看傳媒前景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從資訊供求看傳媒前景 2017-09-13 近年傳統傳媒的地位不斷下降,有的紙媒由公信力第一變成公信力第七,有的則由誓神劈願不賣盤,到最近終於向現實低頭,當然不消說的是一直低迷的記者薪水,依舊追不上通脹。到底傳統傳媒的前景如何? 有趣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