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11, 2013

足球場上的本土主義

2013年6月5日

香港自回歸以來經歷多次經濟上和政治上的風浪,同時內地對香港的影響力與日俱增,近年自由行亦為很多港人帶來困擾,部分港人因而對內地不存好感不難理解;在這樣的大氣候下,本土主義近年在香港日漸興起。有論者更認為,為了維護香港的利益,香港應和大陸完全切割,斷絕一切聯繫。

請恕筆者才疏學淺,想了大半天也不明白為何與大陸斷絕聯繫將對香港有利。經濟學告訴我們,自由貿易在絕大多數情況下都會對買賣雙方有利。

閉關自守難發揮比較優勢

自由貿易對各貿易夥伴有利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各貿易夥伴可在自由貿易下各自發揮自身的「比較優勢」 (comparative advantage);另一個同樣重要的原因是,貿易將促進貿易夥伴間的競爭,令各地的消費者得益。

閉關自守的本土主義將帶來什麼後果?就我略有認識的足球壇而言,本土主義的後果可以是災難性的。

我試舉兩個例子。第一個是關於香港球迷熟悉的英格蘭球壇,1985年的歐聯決賽是由當時如日中天的利物浦對意大利的傳統勁旅祖雲達斯,比賽地點是比利時的海塞爾球場,在比賽前夕,一些利物浦球迷在球場內醉酒鬧事,最後導致39名球迷死亡,百多人受傷;歐洲足協事後禁止所有英格蘭球隊參加歐洲賽事五年,利物浦則被禁賽六年。英格蘭球隊因而在1985至1991年的六年,被逼與歐洲球壇斷絕聯繫。

這禁賽令對英格蘭球壇有什麼影響?在禁賽令前的十年裏,英格蘭球隊曾七奪歐聯冠軍(利物浦則在海塞爾球場慘劇後的決賽以0比1敗於祖雲達斯腳下)。在1991年禁賽令限期後,英格蘭球隊可以再次參加歐洲賽事,但由於英格蘭球隊在那五年裏不能參加歐洲賽事,令英格蘭球隊對外國球星的吸引力大減,缺乏具質素外援,使英格蘭本土的聯賽競爭力大減,因此,在1991至1992年球季禁賽令限定屆滿後,英格蘭球隊多年都未能在歐聯打入決賽,直至曼聯在1999年殺入決賽,戲劇性反勝德國的拜仁慕尼黑為止。

在千禧年後,英格蘭球隊大量引入外援,但這無阻英格蘭的球星不斷湧現。阿仙奴的領隊雲格曾在一場比賽中排出一個所有正選後備都沒有英格蘭球員的陣容,但現在其陣中也有如禾確特和韋舒亞等英格蘭的國腳。這並不是因為雲格向本土主義低頭,只是因為禾確特和韋舒亞的確能力出眾,亦因為他們知道雲格不會因為他們英格蘭人的身分而有所優待,他們亦因此更有動機「奮發圖強」,力爭正選。

另一個本土主義打擊球壇的例子是香港。在1970和1980年代初,香港的足球雖然算不上亞洲一流,但也在一些國際比賽中打出成績,例如在1978年世界盃外圍賽打進亞洲區的最後五強,以及1986年世界盃外圍賽擊敗中國的「五一九事件」,到今天這些光輝歲月仍為上一代球迷所津津樂道。恰巧在這段時間裏,很多香港的球隊(尤其是精工)大量引進高質素外援,其中有部分更是曾踢過世界盃決賽周的當紅球星。

在那個年代能打進甲組球隊正選的本土球員都經過千錘百鍊,筆者未能有幸親睹其球技的胡國雄,便是當中的表表者。

「全華班」後港足光輝不再

不過,好景不常,香港足總以「保護本地華人球員」為由,在1986至1987和其後兩個球季實行「全華班」,禁止球隊輸入外緩。

這本土主義的「全華班」政策的惡果很快便浮現。根據網上維基的資料,在「全華班」政策實行的三季裏,香港甲組聯賽的平均每場入場人數由「全華班」政策前三季的超過3000人,大幅下跌至大約只有1500人次;球員收入隨門票收入大幅下降,「全華班」政策不單使有潛質的球員對入行卻步,更成為香港足運步入衰落的其中一個原因。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