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4, 2013

「在地吃」給本土行動的啟示 (本土派欠缺的經濟邏輯.二之一)

2013年6月3日

想當年,「愛國民主」是好東西,香港各政黨都以民字行頭。24年後,「本土」才是好東西,一眾進步人士爭相自詡是本土派。最近,又有所謂的「開放本土派」與「土著本土派」之爭。除了政治上左右之分,前者一向較注重行動,如保衞天星皇后碼頭、反高鐵及保衞菜園村等;後者至今則強調論述,包括提出香港本土優先論、鼓吹族群仇恨及替異見人士起花名等。兩派本土主義卻有一共通之處,是欠缺基本的經濟邏輯。

本土主義是大潮流,經濟學者阻不了;但本土主義的倡議者偏偏又喜歡以知識分子自居,並認定本土主義才是香港的出路。

我不清楚怎樣的本土主義會是香港的出路,但我幾可肯定,沒有經濟邏輯的本土主義,是香港經濟的死胡同。

今天先討論左翼本土主義欠缺的經濟邏輯。左翼本土主義的興起,是社運人士對全球化及貧富不均加劇的回應。在「全球思考,地方行動」(think global, act local)的口號下,我認為,最容易說明左翼本土主義漠視經濟邏輯的例子,是所謂的「在地吃」(locavore)運動。

百哩飲食漠視比較優勢定律

在地吃的概念最先是2005年在美國提出,用意是把環保融入日常飲食。倡議在地吃的人認為,食材「地產地消」不但可降低運輸時的能源消耗,繼而減少碳排放及空氣污染,長遠更有利當地經濟發展。近年歐美流行只吃100哩內生產食物的「百哩飲食」(100 Mile Diet)生活模式,便是奉行在地吃的原則。

先旨聲明,我反對的不是材料新鮮或口味獨特而受市場歡迎的地道美食。

我首先反對的是,在地吃運動漠視了經濟學上的「比較優勢定律」(the law of comparative advantage),這定律說明由於各地資源分布不同,就算是最貧瘠的地方也必有其成本較低的本領;於是,雖然都只是為了賺錢,每個地方選取成本較低的生產活動進行專業生產,然後在市場上與其他專業者換取自己所需,並達致生產成本最低的資源分配。

把比較優勢定律應用在農業生產上,由於各地土壤氣候不同,適合種植的農作物亦不一樣。漠視比較優勢定律的在地吃,只吃百哩內生產的食物,其經濟含意是生產成本及食物價格必然上升;但多花鈔票在地而吃,也不一定有助環保:放棄專業生產,耕種需要的土地、肥料和化學品都會增加。由於農產品從生產到消費超過八成碳排放來自生產過程而非運輸,百哩飲食在增加食物生產成本之餘,亦可能增加了碳排放量。

支持在地飲食文化自己埋單

說過了,如果較高價格換來的是材料新鮮或口味獨特的地道美食,市場的選擇無可厚非,與環保無關。我對在地飲食文化一向十分支持,從香港的雲吞麵到美國南部的BBQ,我真金白銀鼎力支持,出錢請客亦在所不辭。但個人喜好沒理由是「我請客、你埋單」,一些在地吃的支持者卻要政府干預市場。美國的Local Farms, Food and Jobs Act曾建議,政府動用2億美元資助本地農場,這是我認為在地吃運動漠視經濟邏輯的另一理由。

要保育本地文化就要付出代價,相信群眾便要信任市場。符合經濟邏輯的本土行動的第一個原則是,可由市場解決的都應留給市場。支持不可以「得把口」,要知道一樣東西的價值,最可靠的方法是從市場上得知競投者出價多少。以在地吃行動為例,倡議者不妨向群眾解釋食材地產地消的利弊,然後讓市場決定在地飲食文化的存活。

菜園村的例子,市場測試(market test)的做法是,政府向村民出價而不是強行收地;但如保衞天星碼頭等有本土意義的公共財產,市場並不存在,符合經濟邏輯的本土行動的第二個原則,是行動要幫助市民量化要保育的本地文化的價值。

先向公眾解釋這些公共財產意義所在,並設法動員群眾評估及表達其價值,然後再比較改變用途後的價值。本土行動只有使市民深刻了解本地文化的價值,才有助大眾明白我們放棄本地文化的代價是多少。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