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31, 2013

公私營房屋「六四比」是好政策嗎?

2013年7月31日

土地和房屋政策一直是現屆政府最重視的政策,是梁政府口中的「重中之重」。在梁特首去年7月上任以來,特區政府已多番出招以圖遏抑樓價升勢,其中的短期措施如額外印花稅有否減慢樓價升勢還有待研究,但可肯定的是,這措施已令整個樓市冰封,真正買家因額外印花稅而卻步,「短期」內都不能置業,連帶地產經紀亦無辜受罪。

政府可能亦明白諸如額外印花稅等的短期措施只能是一時之策,長遠有效穩定樓市的還是增加土地供應。在今年年初的施政報告中,梁特首便說過在這五年內公營與私人發展的單位可有將近15萬,其中包括7.5萬個新公屋單位和預計在未來三至四年一手市場可提供的6.7萬個私人單位。另外,他亦提到要在2018年起的五年內提供最少10萬個公屋單位,即平均每年最少2萬個單位,比過去數年的私人住宅單位落成量都要高。顯然,他要政府主導樓市的供應,以求穩定樓市。

近日,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出席長策會會議後重申供應主導的論點,又指出公營房屋的供應應佔多數,更為此定下公私營房屋為六、四比的指標。

六四比非新事物

其實,翻查房委會的資料,我們可以發覺公營房屋供應佔香港整體房屋供應的多數不是什麼新事物。早在上世紀90年代尾和千禧年初期,在當時的「八萬五」政策下,公營房屋在政策構想中已然主導樓市,其中在2000和2001年的公私營住宅落成量的比例更超過了七、三之比!在2007至2011年的五年間,公私營住宅落成量的比例亦平均有接近六、四之比。所以,張局長的六、四比之說似乎只是蕭規曹隨而已,並無新意。

政府主導供應一直是香港樓市的獨特現象,而歷屆政府亦以穩定樓市為己任。那麼,從歷史的經驗,政府穩定樓市的政策表現如何?原來,從1998至2011年期間,在大部分時間佔樓市供應多數的公營單位,其供應量的波幅要比私人住宅單位的大很多【圖】。

董特首在回歸後雄心萬丈,急忙地推出「八萬五」,但此政策生不逢時,適逢亞洲金融風暴,結果政府在回歸後樓市不斷下滑的同時,大增公營樓宇的供應。在2000和2001年,公營房屋的落成量更達至每年約7萬個!過去香港樓市大上大落,除了是受外圍因素影響之外,供應的波動亦是很重要的其中一個因素。政府不理經濟考慮、時多時少的公營房屋供應,除了增加公營房屋供應的波幅,更可能令私人發展商無從估量將來樓市供應,間接加大了私樓供應的波幅。

外圍因素我們不能控制,但減少樓宇供應的波動我們絕對「有能為力」。相比政府在公營房屋供應上受政治因素影響,私人發展商決定賣樓的多寡時只會考慮經濟因素,這恰恰是穩定樓價的最好方法:在樓價高漲(和沒有額外印花稅)時,凡事「賺到盡」的地產發展商將盡量散貨,增加供應;相反,在樓市低迷時,它們會囤積居奇,減少供應,然後待善價才沽。

同欄的兩位朋友和我曾說過,無樓階層在樓價高昂時便會如現在般日日投訴,但假如樓價在一天之間下跌一半,無樓階層可能會對此拍手稱好,但有樓階層(尤其是在樓市高峰時入市的人)卻會因此怨聲載道。十年前7月1日50萬人上街,其中有為數不少的人正是「負資產」,當時已在政府裏出謀獻策的梁特首,不會不明白這個道理的。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底特律車城衰亡史 (資訊科技進步下的美國夢.二之二)

2013年7月30日

關於美國夢,《美國史詩》一書中曾提到:「這不只是一個關於汽車或高工資的夢,更是一個關於社會秩序的夢。在這個夢,不論男女都人能盡其才,不論出身每人的才華都會得到各界認同。」【註】是的,早在1931年,汽車已是美國夢的一部分。曾幾何時,底特律的汽車業是美國重工業成功的象徵。如今弄至要申請破產保護的田地,莫非美國夢原來只是南柯一夢?

個多星期前,因為抵不住過百億市債,底特律終於要走上破產之路。就像是歷史學家對羅馬帝國衰亡原因的執迷,美國傳媒最近爭先恐後要為底特律車城的衰亡找出「死因」。據統計,自《羅馬帝國衰亡史》面世至今二百多年,試圖解釋羅馬帝國衰亡的理論便有超過二百個。底特律政府宣報申請破產保護不過十數天,我見過以下各個「死因」,當中包括政府腐敗、施政不堪、產業單一化、工會貪得無厭等等。

西方諺語有云:歷史永不會重演(History never repeats itself),要為單一歷史事件尋根究底,史學家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但西方諺語亦有道:太陽底下無新事(There is nothing new under the sun),經濟學者於是提出理論來解釋不同歷史事件的規律,並利用經驗證後未被推翻的理論推斷未來。歷史與經濟學分別如此,讀歷史的為美國夢下定義,念經濟學的教你如何夢想成真。

城市興亡的經濟理論

師兄Edward Glaeser是分析城市興亡的專家。以經濟學分析城市興亡,大前提是市民會「用腳投票」決定一個城市的興衰。如何用腳投票,取決於一個地方提供的工作機會、一切先天環境及後天基建等設施(amenities)、以及房屋供應。工作機會多、先天後天設施吸引、房屋供應成本低,市興;工作機會少、先天後天設施欠奉、房屋供應成本高,市衰。

工作機會的多寡,還看生產力;一個地方生產力的高低,卻視乎先天後天設施的吸引力。先天後天設施林林總總,在知識推動經濟發展的世界,現代城市生產力的高低,關鍵是人才的凝聚。只有在人才濟濟的地方,新思維方能不斷湧現。現代城市的興旺,全靠擁有吸引人才的條件,這些條件包括擁有優質教育、吸引高技術新移民、和提高人口密度。相反,現代城市的衰落,主因是「人才外流」四字。

以底特律為例,福特汽車當年的一個成功因素,是靠流水作業的生產模式充份發揮規模經濟。但流水作業的生產模式與新思維的產生隔隔不入,福特汽車一時的成功,同時為往後底特律的衰亡埋下伏筆。加上工會的蓬勃不斷把生產成本提高,早在70年代,汽車生產已開始搬離昔日車城。一個70年代,底特律人口便下降了五分一;後來日本汽車業的冒起再火上加油。到最近2000至2010年間,底特律人口更再減少四分一。頭痛的是,這些有能力捨底特律而去的都是年輕兼學歷較高的人。幾十年人才外流的後果,是人口急速老化,工作交稅的人少,年老需要政府幫助的人多,市政府自然入不敷支。

實現美國夢不能靠政府基建

面對人才外流,再多的政府房屋基建投資,不但於事無補,更會使市政府的財政狀況惡化。城市是不會造夢的。美國夢,是美國人的夢。一個城市的衰落,不是美國夢的幻滅。Glaeser的結論是:要幫,是幫助窮人,不是幫窮城市。

這個以人力資本為中心的觀點,值得香港及國內其他大小市鎮的市民參考。中國要等到2013年才有電影《中國合伙人》(American Dreams in China)的出現。美國夢好,中國夢也好,前面要走資本主義之路還很漫長,還很崎嶇。正如我在昨文《推銷行業之死》指出,資本主義下的推銷員要懂得隨着科技進步市場需求改變轉型。同樣道理,活在任何一個城市的市民,亦應該先裝備好自己,然後隨時用腳投票去也。

註 原文是:It is not a dream of motor cars and high wages merely, but a dream of social order in which each man and each woman shall be able to attain to the fullest stature of which they are innately capable, and be recognized by others for what they are, regardless of the fortuitous circumstances of birth or position.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理工大學會計及金融學院客座副教授

Tuesday, July 30, 2013

推銷行業之死 (資訊科技進步下的美國夢.二之一)

2013年7月29日

芝加哥城南海德公園第53街,有一間叫University Travel的旅遊代理公司。University Travel是一間有近30年歷史的老舖,過了十數個寒暑,我仍記得老闆兼推銷員Maria親切的笑容和誠懇的服務態度。我初到芝大讀書的數年,每次回港幫襯的就是這間離家只有5分鐘路程的街坊老店。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Maria為我找到一張600美元的來回機票,比今天淡季價格平一半有多。但我後來發現Maria的「筍價」,其實跟直接在航空公司網站購買相差無幾。為了節省每次30美元的服務費,我於十年前告別了街坊老店,自此上網訂機票去也。

我的親身經驗並非個別例子。只是十年光景,美國旅遊代理行業的萎縮速度驚人:從1997至2006年,旅遊代理業的就業人數減少超過35%;不足十年,航空公司給旅遊代理的佣金,亦由1997年約1200萬美元(佔當年旅遊代理業6成收入),下跌至2002年的近乎零!沒有佣金可圖,Maria自然沒法留住我這類一心只想買平價機票的清貧學生。

網上交易造就霸權主義?

經紀是推銷員,推銷的可以是旅遊、汽車、保險、股票及地產等等,但在經濟學者眼中,經紀賣的其實是資訊和服務。以Maria為例,她不是飛機師或工程師,沒有她,飛機仍會衝上雲霄。Maria為我提供的是各航空公司票價的資訊;沒有她,我便得每次親身向航空公司詢問隨季節及航班浮動的票價,但在互聯網普及的年代,要應付我「格到盡」的簡單要求,網上交易的成本比一個推銷員的人工要低得多。

我兩位芝大朋友Ali Hortaçsu和Chad Syverson的研究發現,除了旅遊代理商外,汽車經紀的生意亦受到網上交易普及的影響。網上交易對市場價格的影響是老生常談,我這兩位朋友研究的是,網上交易怎樣改變經紀行業的市場結構。他們發現,在美國網上交易愈流行的地方,小型旅遊代理商和汽車經紀公司便愈難生存,只有大型代理商才能抵抗互聯網帶來的激烈競爭【註】。

再多舉兩個本地例子。相信不少《信報》讀者既是有夢想的讀書人,亦是精打細算的投資專家。互聯網帶來的激烈競爭,淘汰了不少讀書人喜歡逛的舊書店,亦使華資股票經紀行式微。從網上買書到落盤,讀者朋友不會感到陌生。

美國夢是汰弱留強?

是的,即使沒有地產霸權,沒有官商勾結,經紀行業的市場結構在資訊科技進步下竟然「霸權主義」起來!

網上交易必定令經紀行業汰弱留強?又不一定。一個例子是上周談及的地產代理,Syverson和 《怪誕經濟學》 作者李維特 (Steve Levitt)認為,美國的傳統地產代理歷久不衰,原因是這些地產代理成功地串謀,對抗折扣經紀商(discount broker)。但我認為更重要的原因是,在資訊科技的進步下,懂得轉型的小商戶是有生存空間的。

旅遊代理公司的例子,說明了Maria不能再依靠航空公司的佣金生存。失掉了清貧學生的客路,Maria現在的生意集中於為付得起錢的客戶提供度身訂造的一站式旅遊服務。從前只賣二手書的舊書店,可以考慮轉型為潮人兼知識份子喜歡流連的二手書咖啡館。至於華資股票經紀行,要多動腦筋想想從前的客戶除了落盤外,還需要些什麼?

美國大半個世紀前的名劇《推銷員之死》(Death of a Salesman),被視為對資本主義下所謂「美國夢」的批判。劇中主角威利羅曼是個悲劇人物,一生以為做個受歡迎的人便可實現他的美國夢,最終卻走上自毀之路。

我認為,美國夢的精神是「靠自己」,殺死推銷員的不是資本主義。可能劇作家亞瑟米勒對資本主義認識不深,不了解或不接受在資本主義社會裏,不能與時並進便得知難而退。或許亞瑟米勒覺得不重要吧,我們永遠無法得知威利羅曼在劇中推銷的究竟是什麼產品。但要實現美國夢,什麼能賣錢還看市場需求,切忌「一本通書睇到老」的心態。

註 Goldmanis, Maris, Ali Hortaçsu, Chad Syverson, andOnsel Emre, 2010. "E-Commerce and the Market Structure of Retail Industries." Economic Journal, 120(545): 651-682.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理工大學會計及金融學院客座副教授 

Sunday, July 28, 2013

教育的「有用」與「無用」

2013年7月27日

教育為何能增加收入?上周介紹的人力資本(human capital)理論視教育為投資,知識增加了學生的生產力,僱主於是願意付出較高的薪金聘請教育水平高的勞動力:高中畢業生平均比初中畢業生的薪金高,大學畢業生平均又比高中畢業生為高,教育水平提高生產力使然也。昨天介紹的訊號理論(signaling),同樣得出教育增加收入的結論,但箇中原因卻大為不同,你從小學起「過五關斬六將」直至大學畢業,僱主看見你的高學歷和好成績,感興趣的不是你學到了什麼,而是從學位和成績中,能夠推斷出你是個理想員工。

人力資本的教育觀把知識視為資產,是人們賴以為生的生財工具。一地一國的人,其腦袋裏積累了多少資產,直接影響當地的經濟興衰。相反,訊號理論中的教育只是個「示強」工具,多讀書只是為了表示自己「好掂」,教育本身不會增加生產力。由於僱主不能分辨應徵者是龍是蟲,質素高的學生惟有多讀書!與其浪費時間,何不為全港青年舉辦一個IQ或EQ大測試,替僱主把青年分門別類,省卻讀書的麻煩?

我們不必在兩套理論中作出取捨。現實中的教育,相信是兩樣功能並存。透過學習語言、運算、思考方法、組織能力、溝通技巧,教育的確能增加學生的生產力。另一方面,不少學生天生聰明絕頂,不用讀書也科科A,拿學位只是為了有個證明。

跟時事評論員不同,經濟學家不習慣各打五十大板,這邊廂說完人力資本理論有真理,那邊廂又說訊號理論有事實基礎,把讀者當傻瓜。雖則「阿媽係女人」式的評論有其市場,但我相信《信報》讀者的要求較高。

經濟學家會進一步把問題量化(quantify):兩套理論相比,哪一套較重要?

數年前的一篇學術文章【註】,利用美國數據解答了這個問題。文章中的數學模型複雜,但道理簡單,不難在此為大家解釋清楚。員工求學是為了增加一生的收入,將因應自己的能力選擇最理想的教育程度。

求學有成本 不能過度

員工求學有幾個考慮:求學能提高生產力,又能證明自己有能力;但求學有成本,不能「過度」。同時,員工替僱主工作了一段日子後,生產力有多高,僱主將看得清楚一些,不需單單透過教育程度推斷員工的質素,若果僱主醒目,短時間內便可大約知道員工的生產力,員工以教育作為訊號的動機將減低;相反,若果僱主糊塗,要花長時間才能了解員工的質素,員工以教育作為訊號的動機就會增加。

文章的結論有兩點。首先,僱主一般非常醒目,平均在3年內已能大致了解員工真正的生產力(準確點說,在3年內僱主估計的生產力和員工真正的生產力之間的差距將減半),由於僱主「學」得快,員工以教育作為訊號的動機不高,訊號理論的重要性因此非常有限。根據文章的數學模型,因教育而增加的收入,其中來自訊號理論的不到四分一,舉個例,你拿了大學學位,人工因而比沒有大學學位的員工每年多了4萬元。按文章的結果估算,4萬元之中,至少有3萬元來自大學學位為你增加的生產力!

書中果然藏着黃金屋。教育「有用」!

昨天提到大學經濟學教育的一個現象:學生畢業後除非當教師或踏上研究之路,否則多半將把大學時學到的知識忘得七七八八,絕少「學以致用」。這是否說明讀經濟學「無用」?

根據我有限的教學經驗,讀經濟學的確有助學生思考,學懂權衡輕重、抽象思維、化繁為簡,對數字圖表比較敏感,也對宏觀經濟、金融市場多一點了解。如認真的讀,讀前讀後學生的水平會頗有分別。至於表達技巧、團結精神、做事態度等人力資本,則不限於經濟學這個科目了。

註 Fabian Lange:"The Speed of Employer Learning," Journal of Labor Economics, 25(1), 1-35.

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讀書「無用」的教育觀

2013年7月26日

上周從人力資本(human capital)角度談教育時指出,在學校學到的知識、工作方法、待人接物的態度等,在市場上有價值,僱主於是出錢租用你的資本。教育的功能之一,在於「武裝」學生,幫助其積累人力資本。

這個「知識就是金錢」的看法可能有點功利,但人總要生活,4年青春加上學費不菲,教育有其功利的用途亦無可厚非。從宏觀角度來看,要計算香港的財富總值,不能只把有形資產如樓房和股票加在一起,人力資本這無形資產也要算進去。

介紹了從人力資本的看法,今天要跟讀者談談另一套解釋教育功能的經濟學理論——signaling,一般譯作「訊號理論」。人力資本和訊號理論兩者對教育的看法南轅北轍,前者認為教育能提升學生的價值,後者卻認為教育只是個增加收入的手段,本身可以一點用處也沒有!

學科知識難派用場

以下例子有助大家理解什麼是訊號理論。據說,經濟學在大學裏受歡迎,是由於一般家長和學生認為經濟學「有用」。說實話,對絕大部分學生來說,經濟學課程的內容其實不太「有用」,跟學生日後的工作可能完全沒有關係。
經濟學本科生學微積分,又計數、又畫圖,懂得一堆術語,功課和考試中或能照本宣科,但相信不少學生畢業後會把經濟學知識忘記得一乾二淨。學生他日當了公司主管,相信不需要記得IS-LM是什麼東西,也不會在乎什麼是Nash equilibrium。

一般人眼中「有用」的經濟學尚且如此,其他科目如哲學、文學或歷史等,除非學生的志願是當有關科目的教師,否則,實在是「無用」之至。

家長掏腰包為子女供書教學,花4年時間讀「無用」之書,難道只為了子女過過「讀書癮」,知道一下知識世界的廣闊,感受一下求學的樂趣?

根據訊號理論,這個看法只對了一半。學校裏學到的知識或許「無用」,但讀書得到的好成績卻大有其用。僱主面對大堆的應徵者,掌握的資訊主要是一張成績單和面試表現。僱主打開求職信一看,知道應徵者讀了一個「無用」的學位,但成績非常優秀,僱主雖然毫不關心這個學位涉及的知識,但從學生的表現,可推斷出學生的智力、工作態度和性格等等;跟成績較差的學生比較,好成績的學生平均來說聰明一點、工作態度認真一點,而且為人較守規矩、按本子辦事,是個較理想的員工。

就某一個特定的應徵者來說,僱主的推論不一定對,但平均來說不會大錯,推而廣之,除了成績的高低,僱主更可從學校名氣的高低、教育程度的高低,推斷應徵者的質素。

根據訊號理論,大學畢業生的薪金平均比中學畢業生高,不是由於前者在大學裏多讀了數年「有用」之書。讀書雖然「無用」,但能夠進入大學並成功畢業,對僱主傳達了的資訊是,這些大學生的智力、工作態度及其他性格特徵,平均要比中學畢業生好,於是能得到僱主的青睞。

辛苦讀書不為知識

小時候讀書要懸樑刺股和鑿壁偷光等感人的成語故事,從訊號理論的角度看,辛苦讀書求的不是書本中的知識,為的是成功考取功名,以證明自己智力過人,有條件當官發財。

香港的小孩「周身刀」,每天上三數個興趣班,游水跳舞外語樂器樣樣掂。根據訊號理論,由於學校收生時掌握的訊息不多,面對的是一張張差不多的小孩臉孔,學生厚厚的履歷表於是大派用場:肯學十數種東西而且學得有點成績,說明小孩聽教聽話,孺子可教也;家長肯花時間和金錢,說明家長重視小孩的教育,有良好的家庭環境也。小孩學的是什麼,反而並不重要。

訊號理論的教育觀,源自「患人之不己知」。我有過人的智力、無敵的工作態度、堅定不移的鬥志,可惜無憑無據,僱主不知道我是個理想員工;於是我努力讀書、「過關斬將」,考試科科A,證明了我的能力,最終得到僱主的垂青。不過,若果僱主一早「己知」,我便不用辛苦讀書,慳掉時間金錢。由此觀之,訊號理論暗示了教育是因訊息不足而造成的浪費!若果說人力資本理論「好功利」,訊號理論就「好灰」及「好虛無」了。

經濟學家真掃興!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財爺「大罪人」?言重了

2013年7月25日

上周恒隆(010)主席陳啟宗在論壇上公開批評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的公共理財哲學,引發各方猜測與陳主席關係良好的梁特首是否與曾司長不和。我不是政治評論員,亦無意在此猜測陳主席是否在為梁特首發聲,以及梁、曾之間是否不和。

問題是財爺是否真的沒有為香港的長遠利益着想?是否真的是陳主席口中的「大罪人」?我們也許可以從歷年的財政預算的內容中找到答案。

政府未必投資大學

本欄昨天提到財爺在2007年7月上任後,直至梁特首2012年上任前的五個財政年度,在教育、醫療和基建等方面的公共開支的增幅,比經常性的社會福利開支增幅(如綜緩、生果金和傷殘津貼等)都要高;但在梁特首上任後,「特惠生果金」的推行立即令今年公共福利金的預算由98億元,大增接近一倍至190億元。在一些經常性的開支上,財爺「派錢」是在梁特首上任之後才發生的事。

當然,陳主席口中的「派錢」,更可能是指一些一次式的非經常性開支,例如在2011/12年度推行的「6000計劃」,便花了政府超過200億元。財爺是否不應派錢,而把這些盈餘加大基建的投資,「起30間科大,或者30間瑪麗醫院」呢?

就大學和醫院而言,政府其實不一定要直接作投資。美國最成功的大學大多數是私立的,香港政府大可放手批地讓私立大學在港招生。事實上,芝加哥大學商學院最近便有意在香港設立分校。

另外,香港政府在道路和鐵路的投資亦數不在少,高鐵、沙中線及其他鐵路支線的工程目下正進行得如火如荼,要在香港這個鐵路網絡發展已頗為成熟的城市,再額外投資基建的邊際效益未必太大。

筆者和同欄兩位朋友在財爺宣讀預算案時大力支持全民派錢,其中一個主要的原因是政府的收入極不穩定。

我在當時《財政預測失誤之謎》一文提及,相對政府的支出,財爺對政府收入的預測極不準確,這是由於在政府的四大收入來源中(即利得稅、個人入息稅和薪俸稅、印花稅和地價收入),與地產樓市關係密切的印花稅和地價收入的波幅相當大,兩者的預測失誤亦佔政府近年在估算總收入時失誤中的30%至40%。

眾所周知,樓市有周期,周期亦可長可短,報章上不少評論員在數年前信心十足的預測樓市在短期內下跌三成,結果現在樓價還是在高位徘徊,可見樓市周期變幻莫測。

樓市周期變幻莫測

現在樓價高昂令政府的賣地收入豐厚,但如果明年樓價大跌,卻可以令政府的賣地收入同樣大跌。

正如徐家健兄在當時撰文指出,「三更窮,五更富」對政府在基建投資十分不利,因為這些支出不應是因為庫房一時水浸才去花的。

不過,政府坐擁大筆盈餘亦不是辦法,利益集團的尋租行為往往為社會造成浪費,近年政黨爭取全民退休保障便是一例,這種經常性社會福利開支的危險之處,在於相關政策難以逆轉,再加上政府收入不穩和人口老化,經常性社會福利開支的不斷增加落實,將為政府的財政帶來沉重壓力。一次式的派錢正可避免長遠的財政負擔,又可還富於民。
因此,批評財爺為香港「大罪人」的陳主席,似乎有點言重了。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財爺有否應使則使?

2013年7月24日

恒隆集團(010)主席陳啟宗上周在論壇上向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發炮,公開批評他的公共財政政策。

有人認為,陳主席的講話其實是為梁特首的施政困難找代罪羔羊,而同場的兩位(據聞與梁特首關係不錯的)行政會議成員張志剛和林奮強,都沒有為他們的同事曾司長辯護,顯示他們的上司梁特首也認同陳主席的講話。

梁特首在陳主席講話後立即澄清陳主席的言論純屬個人意見,而他與曾司長亦沒有不和,他們的財政理念十分一致。我不懂政治,亦沒有什麼政府的內幕消息,實在不知道梁、曾之間有沒有不和,陳主席是否在替梁特首發聲;但曾司長是否如陳主席所言般沒有「應使則使」和是否他口中的「大罪人」,我們則可以從近年的財政預算案中看出端倪。

預算案估錯數

按媒體報道,陳主席對近年香港政府庫房每年都有數百億元的盈餘,卻只集中把盈餘用作派錢之上,而沒有在基建上下工夫的狀況十分不滿。他提到:「以往呢幾年已派咗2000億元,2000億元可以起30間科大或者30間瑪麗醫院,咁點解我哋唔為長遠香港持續繁榮着想,將盈餘使喺最合適地方呢?」

無疑,財爺自從2007年就任後,歷年在財政預算案預測政府來年收支時往往估錯數,在2009年起的四個財政年度都預測政府會有赤字,但結果都神奇地「轉虧為盈」,每年都有數十億元的盈餘。但財爺是否一如陳主席所言,沒有增加在基建方面的支出呢?我在網上找來曾司長就任後的歷年財政預算案,比較各項在教育、醫療、基建和社會福利等方面的開支【表】。

在教育方面,中小學教育的撥款在曾司長任內的六年裏增長了大約20%;在大學教育方面,由於3-3-4改制,財爺在2008/09年度對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作了大量一次式撥款,由2009/10年度至今的五年裏,財爺對大學教資會的撥款亦增加了大約30%。

在醫療方面,財爺對醫院管理局的撥款亦由他上任初期的328億元,大幅上升接近40%,至今年度的451億元。

一次式的派錢

另外,財爺對路政署和土木工程拓展署的撥款亦在任內分別調升了16%和40%,顯示他對基建的重視。

相反,在今個財政年度之前,財爺在社會福利的開支上是比較保守的。在2008/09至2012/13的五個財政年度裏,綜緩的支出增長近乎零,而公共福利金(包括生果金和傷殘津貼)的支出亦只有大約11%的增幅。

不過,這兩項支出在梁特首上任後卻大幅增長,其中政府新增作為過渡至將來「全民退休保障」的「特惠生果金」,令公共福利金的預算支出由上年的98億元,上升一倍至今年的190億元。

總的來說,除了在梁特首上任後的今個財政年度外,財爺在教育和醫療等方面的支出的增長絕不比在經常性的社會福利支出的增長為少。當然,陳主席口中的「派錢」,除了指綜緩和公共福利金這些經常性社會福利開支之外,更可能是指如「每人6000元」等的一次式派錢支出。無疑,財爺在任內多次進行一次式的派錢,但他是否因此成為香港的「大罪人」呢?篇幅所限,下文再談。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不同情地產經紀之謎 (地產經紀的原罪.二之二)

2013年7月23日

當年在芝大讀研究院,逢周一3時半都會準時出席由老師貝加(Gary Becker)主理的經濟學應用工作室(Workshop in Application of Economics)。貝加的工作室可算是星光熠熠:貝加是1992年諾貝爾獎得主,其他常客包括2005年得過麥克阿瑟天才獎的梅菲(Kevin Murphy)、《紐約時報》裏克魯明的「死敵」莫里根(Casey Mulligan)和《怪誕經濟學》作者李維特(Steve Levitt)。經濟學應用工作室以「殘忍」知名,講者通常只有數分鐘時間作開場白介紹他的學術研究,餘下的個多小時便是由工作室的參與者「大吵大鬧」,在吵鬧聲中尋求真理。

星光熠熠的經濟學應用工作室裏,寂寂無名的研究生與鼎鼎大名的諾貝爾獎得主有着同樣尋求真理的發言權,體現了雷鼎鳴教授所說的「真理才是大學的終極老闆」。記得一次李維特在研討聚會中介紹他一項關於地產代理的研究,聽了數分鐘我便發覺有不明白的地方,在打斷李維特演說的一刻,貝加同意我的觀點並加入討論,之後大吵大鬧了個多小時,到今天我還未得到覺得滿意的答案。

地產經紀搵老襯? 

美國的物業市場跟香港的有兩大不同:首先,跟香港二手物業交易不一樣,美國物業買賣的佣金普遍為成交價的6%,並由賣方全數支付;因為物業買賣雙方通常各自擁有其地產代理,所以一方的代理只分得成交價3%的佣金,地產經紀再要與地產公司拆佣一半,每位經紀最終所得的佣金於是只有成交價的1.5%。另外,美國物業市場主要由各具特色的獨立屋主導,而非像美孚新邨或太古城等大型屋苑,買家對物業市場資訊的不足,往往比香港的嚴重得多。

就在這樣的物業市場中,李維特收集了芝加哥在1992至2002年間差不多10萬宗物業買賣的交易數據,數據最特別之處是其中3000多宗是地產經紀自讓的成交,李維特發現,當經紀自讓物業時,成交價平均比經紀替客戶出售類似物業的價格高出約3.7%,而這個較高的成交價,是靠經紀自讓物業時更有耐性地放盤多10天賺來的。

3.7%的價格差異,在當時芝加哥的物業市場平均大概值7600美元,即接近6萬港元。李維特這樣解釋:雖然6萬港元不是個小數目,但當地產經紀替賣方議價時,成交價提高6萬大元經紀多賺的佣金只有900元,少賺900元但提早10天成交,地產經紀認為除笨有精,賣方卻在資訊不足情況下做了「老襯」,白白少袋了5.9萬大元。

根據李維特的邏輯,美國地產經紀專搵物業賣家老襯。香港地產經紀替賣家放盤時賺的是一個佣,假如他們像李維特眼中的美國地產經紀一樣專搵老襯,不同情地產經紀是情有可原的。問題是,李維特的邏輯站得住腳嗎?

自由市場競爭下的疑惑

我當天在貝加的工作室問李維特:地產代理為何不能建立良好聲譽為客戶爭取最大利益?換句話說,在自由市場競爭下,為什麼聲譽良好的地產代理不能淘汰專搵老襯的競爭對手?當時的討論十分熱鬧,有的說賣家永遠不會知道他們只要耐心一點便能賣得較好價錢,有的歸咎固定佣金比例的制度有問題。但我到今天還認為未得到滿意的答案,一個原因是既然李維特花了數個月時間便發現了地產經紀妄顧賣家利益的促銷手法,為什麼市場多年來對此現象視而不見呢?至於固定佣金比例的制度問題,熟讀張五常教授的《佃農理論》的朋友會問,美國賣方6%或香港買賣雙方各1%的佣金比例,究竟是從何而來?還有,經濟學家又怎樣解釋市場上「減佣」這個做法呢?

當交易費用存在,我不排除有時候地產經紀能搵你老襯,但可能更多時候搵你老襯的是經濟學家。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理工大學會計及金融學院客座副教授

Tuesday, July 23, 2013

跟地產經紀算算賬 (地產經紀的原罪.二之一)

2013年7月22日

對就業市場有一點常識的,都知道要在香港成為地產經紀不難:年滿18歲、中五畢業、並取得地產代理營業員牌照便可;再翻查一下地產代理監管局的網上資料,發現營業員資格試每兩個月便舉行一次,合格率平均接近50%。

既然入行門檻不高,只要懂得一點最基本的經濟學ABC,都不難明白地產經紀一般不容易「有咁耐風流」;即使沒有讀過經濟學,有聽過「冇咁大隻蛤乸隨街跳」吧?有咁易風流,過去數年樓市暢旺時,辛酸的碼頭工人為何不全部轉做地產經紀,風流去也?

網絡上聽到一些要地產經紀「有咁耐折墮」的言論,我還可以理解。離奇的是,在主流傳媒竟然也看到一位獨立經濟學家這樣的偉論:「樓市旺起上來,地產經紀可以『賺到你唔信』,一個簡單經紀可以賺過百萬元的佣金,相比他們學歷,這是『好勁嘅人工』。」【註1】

要知道,過百萬元的佣金比一個普通經濟學家的年薪還要高。我不能否定個別經紀賺過百萬元佣金的罕見例子,但一個普通經紀可以賺這樣「好勁嘅人工」?這不但與經濟學ABC不符,亦有違「冇咁大隻蛤乸隨街跳」的傳統智慧,加上我又看不到經濟學家轉行去做個普通地產經紀。除非該獨立經濟學家是個很不簡單的經濟學家,「賺到你唔信」的偉論,你叫我點信?

地產經紀的辛酸

我不是特別同情地產經紀,更並非要刻意針對碼頭工人。港人對碼頭工人罷工與地產經紀遊行看法大相逕庭,是個現象。上周我在〈地產經紀與碼頭工人的分別〉一文中提出的觀點,說穿了,其實只是基於師父教落「冇咁大隻蛤乸隨街跳」的經濟原則。

網絡潮語「有圖有真相」,讀經濟學的要知道「有數據才有真相」。看數據,可參考地產界所謂的「搵食指數」。
簡單說,搵食指數是個反映香港平均每位地產經紀每月佣金收入的指數。買賣二手樓宇一般是買賣雙方各付1%佣金,一宗400萬元「窮人恩物」的樓宇交易,佣金收入豈非已達8萬大元?要賺過百萬元佣金,促作兩個凱旋門單位的交易已分分鐘「有凸」?當然不是。地產代理行要交舖租廣告費兼燈油火蠟,一般樓宇買賣佣金的行規,是金額愈少的經紀「拆佣」比例愈低,經紀最終落袋的,往往不到佣金的四分之一。

以上月為例,香港平均每位地產經紀的佣金收入不到4400大元!4400元這個搵食指數是這樣計算出來的:上月樓宇買賣成交總值約323億元,假設佣金收費為2%,這便帶來差不多6.5億元的佣金收入,拆佣四分之一後,全港地產經紀獲得約1.6億元佣金,3.7萬位經紀持牌人,於是每人平均佣金收入不足4400元【註2】。

4400元佣金加上約7000元底薪,月薪平均不到12000元,即使加上租盤交易的佣金,今天的地產經紀分分鐘比碼頭工人還要辛酸。

過百萬佣金有幾唔簡單

獨立經濟學家認為,地產經紀是個「好天收埋落雨柴」的行業,這一點我是同意的,但想賺過百萬佣金,地產經紀要做過億元生意,這樣有幾簡單?

自2006年起,搵食指數的最高峰是2007年11月錄得的19090大元,距離過百萬佣金收入還有一大段距離。在過去的七年多,搵食指數大部分時間處於1萬元以下的水平。雖然現實中交易佣金可能少於2%,佣金拆賬分配比例亦可能低過四分一,但實際活躍於市場的經紀數目一般比持牌人數少。我估計,地產經紀平均月薪約20000元,才符合「冇咁大隻蛤乸隨街跳」的經濟原則。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理工大學會計及金融學院客座副教授

不要亂投資 (給應屆文憑試考生的一封信.下)

2013年7月20日

同學們:

放榜後的第一個周末,希望同學們已安頓下來,靜候命運的下一個安排。

昨天提到把教育作為投資來看。個人所擁有的人力資本在市場上有價,理由是僱主願意給你薪金借用你的資本。看起來,這真是個冷冰冰的交易過程!可是,我們生活的世界不是烏托邦,現實是大家要用勞力換取生活的所需(就像我現在寫稿賺取稿費一樣),這個功利的看法雖然不是事實的全部,但終究逃避不了。所謂「薪水」,為了的是買「薪」和買「水」,解決的是生活需要。

補救語文未算遲

積累人力資本,把自己當作八達通一樣去增值,聽來悶人又可悲。怪不得經濟學者從來都不受歡迎,經濟學成了令人沮喪的科學(dismal science)。

現實有時就是如此令人沮喪。

「投資有回報有風險」這道理一樣可以應用到教育上。有些人力資本投資的風險低,其回報未必能令人飛黃騰達,但由於應用層面廣,不愁沒有僱主考慮。

除了昨天提到的「吹水」能力、分析和組織能力、人際關係,語文能力也是這種有穩陣回報的人力資本投資。同學們自小就學語文,但通常都學不好,聽讀寫講總覺得殘缺不全,為什麼?也許是小時候不努力、基礎打得不好,也許是老師實在教得太差,也許是練習機會太少,理由可以很多,但要補救從來都不會遲。

香港是全世界中英文並學最理想的地方,開電視、泡戲院、逛書店,無處不是兩文三語並存。一位資深編輯跟我說,寫得一手通順的中英文,在香港不用擔心生活。中學時沒空學好語文,到了大專時間比較充裕,同學們不妨多看書。不知從何入手?有機會再為大家介紹幾本有趣的經濟學著作。

既有穩陣的投資,亦有高風險的投資。不是勸同學不要讀一些專門的學科,只是希望同學明白投資的風險,知道專門的技術或能賺到高收入,但只要那行業有什麼「東瓜豆腐」,轉工轉行亦會相對比較麻煩;不要人云亦云的去選一些熱門科目,不問興趣的人讀我又讀,數年後的世界沒人說得準,行業愈新奇其前景愈難預料。
更重要的是,同學要「情投意合」,對學科有點興趣,盲目跟風讀書,就如盲目跟風買股票的小股民一樣,隨時「摸頂兼坐艇」。

唯一的例外是,一些供應受限制的專業,如律師和醫生等。經過幾番汰弱留強,同學要千辛萬苦才能成功入行,供應在「專業要求」的限制下叫價自然高。若果同學成功入讀這些學系,恭喜你!同學未來賺到的可觀收入,其絕大部分叫作壟斷租值(monopoly rent)。

過分專注產能降

不要把所有雞蛋放到一個籃子裏(put all eggs in one basket),人力資本的累積也講求分散風險。雖然大家只能選修一個學科,但這不代表同學們沒有分散投資的機會。

整天對着書本當書呆子,由朝到晚搞活動,又或整天忙於談戀愛和做兼職,這樣的「專業化」通常弊多於利。同學若果還未想清楚自己要什麼,不要茫然孤注一擲。利用有限的時間,把幾件事情做好,其風險一般比專做一件事低。再者,邊際的生產力終會下降(diminishing marginal product),專做一件事早晚事倍功半,還是分散投資比較划算。

同學可能會怪我這個80後太功利,只會教同學們如何「武裝」自己賺大錢。我沒有這個意思,人力資本理論也沒有這個意思。收入能換來物質,物質可換來快樂,但這不代表追求高收入是人生唯一的追求,亦不代表只有物質才能帶來快樂。有人只想結婚生仔買車買樓,有人只想追尋其他更「高尚」的理想,但更多人需要在兩者之間作抉擇,在個人和社會價值之間取捨。

同學想追求什麼,只有自己最清楚。

離開了中學,面對較自由的學習生活,同學正好有機會去了解自己想追求什麼,並學會如何去積累人力資本去實現自己的理想人生。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不當書呆子 (給應屆文憑試考生的一封信.上)

2013年7月19日

同學們:

這封信刊出時,DSE(中學文憑試)的結果已公布,成績好的同學當然可以放心報讀心儀的學系,成績不太好的同學也許要辛苦一點,四處奔波,尋找出路。

無論如何,這是你人生中一個頗為重要的關口,不要相信明星名人跟你說「考試成績不好不打緊」,那是少數幸運的人,才有資格說的話;對絕大部分人來說,公開考試就如人生中作的其他決定一樣,將影響你的將來 。

人力資本教育觀

在這個不寫信的年代,你會奇怪我為什麼如此老土,囉囉唆唆的給同學們寫信大談人生道理,是否想掀起世代之爭,把上一代的價值觀「硬塞」給弱勢的90後?同學們不要誤會,我其實比大家年長不了多少。我考公開試的時候,董建華已經是香港的特首,大學畢業後不久,董建華腳痛下台,而我對港英年代的日子只有模糊的印象。我比你們的「上一輩」要年輕得多。

我是個經濟學者,關注的是人與人之間的利益瓜葛,做的是錙銖必較的學問。經濟學者許多的見解,同學們也許都不以為然:人生中盡是成本和取捨、理想和現實往往距離很遠、世事彷彿都要掛上一個價錢牌……多麼的沒趣啊!不打緊,寫信從來是一廂情願的事。收信的大可選擇不讀,或回信把我痛罵一頓。

經濟學者花了大量的心血,嘗試解答一個看來很簡單的問題:教育為什麼有回報?根據一個說法,教育是一項投資,讀的每一頁書、做的每一份功課、考的每一個試,同學們都或多或少積累了一點人力資本(human capital)。勞動市場上對你的人力資本有需求,是由於公司想利用你的人力資本賺錢,於是發薪金聘請你做事。這就是教育的價值之一。

同學們要留意,人力資本理論的看法,只指出了教育的價值「之一」,沒有狂妄的斷定這是教育的「唯一」價值。經濟學者只是習慣了把世事簡化,常常忘記告訴同學,經濟學只是了解世界的一種重要角度,令同學誤會了經濟學者眼中只有錢,視教育為製造一件又一件生財工具的過程。

除了投資價值,教育也能帶來快樂:小時候把語文學好,在工作上當然會有優勢,但更有意思的可能是,在某個無雲的晚上,舉目遠眺漫無邊際的星空,你便會開始明白starry, starry night這句歌詞,又或記起了「迢迢牽牛星,皎皎河漢女」的景象。

根據人力資本的教育觀,受教育不只是為了考取高分數,同樣重要的是建立各種有市場價值的能力。離開了中學,到了不用穿校服的課室,不必乖乖的坐第一排,把白板上所有東西一字不漏的抄下來。根據我有限的觀察,太乖太聽話的學生,前途一般不是最好的。

訓練「吹水」能力

同學不妨多舉手問問題,表達自己的見解,提升自己在眾人面前說話的能力。只要問的問題不是簡單得在網上可以輕易找到答案,老師都會樂意回答你的問題;只要你的見解大家都聽得明白,老師也不介意聽聽你有什麼話說。

課堂上或下課後,訓練「吹水」的能力,學懂組織思維、鋪陳論點,是重要的人力資本投資。若果老師沒興趣跟你討論,又或者因你的問題而發怒,裝起一副神聖不可侵犯的樣子,同學大可利用中學時沒有的自由,另選一位老師,以至用腳投票,索性「走堂」去也。

學懂與人愉快合作

離開了中學,多了跟同學合作的機會。是功課又好,是搞活動又好,學懂跟別人愉快合作,也是重要的人力資本投資。我不願看見同學把工作都推卸在別人身上,也不希望同學傻乎乎的把所有工作獨力承擔。嘗試去了解各人的性格、知道各人的優點和缺點、學習解決人與人之間的衝突、陳說利害說服別人。

這些聽來老土的「人際關係技巧」,在市場上都很有價值,都可從合作中學到。

同學剛經過一件人生大事,合該休息一下。明天再聽這個經濟學者嘮叨吧。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蘋果、亞馬遜與電子書市場

2013年7月18日

資訊科技日新月異,出版市場在近年亦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電腦和互聯網的普及令電子書市場快速增長,在2010年,美國著名的網上書店亞馬遜(Amazon.com)的電子書收入首次超越傳統書。

直至目前為止,亞馬遜是全美、甚至全球最大和最成功的網上書店。當然,它不是完全沒有競爭對手,邦諾(Barnes & Noble)一直在美國的出版市場佔有一席位,亞馬遜與邦諾銷售電子書的模式都是傳統的所謂「批發模式」(wholesale model),即作為批發商的它們,對零售價有最終決定權。

代理人模式

在「教主」喬布斯(Steve Jobs)去世前,蘋果公司亦於數年前決定在電子書這個日益龐大的市場分一杯羹,但它銷售電子書的策略卻與亞馬遜十分不同,可能是為了從亞馬遜手上搶下在電子書市場的主導權,喬布斯當時採用的是所謂「代理人模式」(agency model),他與多家大型出版商協議,主動讓出零售價定價權予出版商,但它們不能在亞馬遜或其他平台以更低價出售它們的電子書。

根據喬布斯的自傳,他曾對出版商說:We told the publishers, 'We'll go to the agency model, where you set the price, and we get our 30%, and yes, the customer pays a little more, but that's what you want anyway.'

正如喬布斯所言,電子書價格在蘋果加入電子書市場後大幅上升,這亦為眾出版商所樂見。在亞馬遜加入電子書市場後,亦即是它推出電子書閱讀器Kindle後,它便以低於成本價的價格出售電子書(有一段時間亞馬遜曾以9.99美元的超低價出售在暢銷流行榜的電子書),以增加Kindle的需求和利潤。

傳統大型的出版商對此其實不無憂慮,因為電子書與傳統書相互之間是替代品的關係,亞馬遜以低價出售電子書,無疑對傳統書的銷售帶來很大的威脅,所以當喬布斯以「代理人模式」銷售電子書,把電子書零售價的定價權交還予出版商後,出版商對此都表示無任歡迎。

這個蘋果與出版商的「疑似合謀」引起了負責反壟斷法的美國司法部的注意。很多人認為,「代理人模式」是「零售價管制」(resale price maintenance)的一種。徐家健兄和我在數月前曾撰文講解有關「零售價管制」的經濟分析,「零售價管制」是指批發商透過操控零售商的定價來增加它們在市場的壟斷力,最終令消費者「捱貴貨」。

零售價管制

「零售價管制」不一定對消費者不利,正如家健兄和我指出,很多反壟斷法專家都認為如果「示範假說」成立,「零售價管制」對消費者反而有利。在「示範假說」中,消費者對貨品的了解程度不如批發和零售商,而零售商多僱用售貨員為消費者作講解對貨品整體銷售有莫大幫助。

如果批發商不推行「零售價管制」,零售商便有誘因「搭其他零售商的便車」,最終所有零售商都不再花費為消費者作講解,改以「鬥平鬥賤」來互相競爭,貨品的整體銷售亦將因而下降,最終買賣雙方的利益都因而受損。

不過,「示範假說」在電子書市場似乎並不成立。亞馬遜在網頁裏其實為消費者提供了不少有關書本的資料,它更以消費者瀏覽網站的數據,推測他們的閱讀喜好,再為他們提出「心水推介」;因此,亞馬遜絕對不只是以低價取勝。事實上,為了增加Kindle的需求,亞馬遜是有很大的誘因向消費者提供各項的服務,以增加電子書的銷量。出版商與蘋果的「零售價管制」似乎是為了挽救逐漸末落的傳統書市場。

可能由於預計勝算不大,出版商在較早前已和美國司法部作庭外和解,並向因「代理人模式」而多付書價的消費者作出賠償,而電子書價亦在之後大幅回落至原本的水平。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豎價格板大戰人工智能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5月16日 徐家健 經濟3.0 豎價格板大戰人工智能 資深大律師湯家驊問:「競委會有心無力,還是有力無心?」 從未處理過《競爭法》案件,湯大狀對《競爭法》背後的經濟學基礎一無所知是意料中事。隨便引述一句「假若現行缺乏競爭的情況不予改善,那麼在95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