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28, 2013

財爺「大罪人」?言重了

2013年7月25日

上周恒隆(010)主席陳啟宗在論壇上公開批評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的公共理財哲學,引發各方猜測與陳主席關係良好的梁特首是否與曾司長不和。我不是政治評論員,亦無意在此猜測陳主席是否在為梁特首發聲,以及梁、曾之間是否不和。

問題是財爺是否真的沒有為香港的長遠利益着想?是否真的是陳主席口中的「大罪人」?我們也許可以從歷年的財政預算的內容中找到答案。

政府未必投資大學

本欄昨天提到財爺在2007年7月上任後,直至梁特首2012年上任前的五個財政年度,在教育、醫療和基建等方面的公共開支的增幅,比經常性的社會福利開支增幅(如綜緩、生果金和傷殘津貼等)都要高;但在梁特首上任後,「特惠生果金」的推行立即令今年公共福利金的預算由98億元,大增接近一倍至190億元。在一些經常性的開支上,財爺「派錢」是在梁特首上任之後才發生的事。

當然,陳主席口中的「派錢」,更可能是指一些一次式的非經常性開支,例如在2011/12年度推行的「6000計劃」,便花了政府超過200億元。財爺是否不應派錢,而把這些盈餘加大基建的投資,「起30間科大,或者30間瑪麗醫院」呢?

就大學和醫院而言,政府其實不一定要直接作投資。美國最成功的大學大多數是私立的,香港政府大可放手批地讓私立大學在港招生。事實上,芝加哥大學商學院最近便有意在香港設立分校。

另外,香港政府在道路和鐵路的投資亦數不在少,高鐵、沙中線及其他鐵路支線的工程目下正進行得如火如荼,要在香港這個鐵路網絡發展已頗為成熟的城市,再額外投資基建的邊際效益未必太大。

筆者和同欄兩位朋友在財爺宣讀預算案時大力支持全民派錢,其中一個主要的原因是政府的收入極不穩定。

我在當時《財政預測失誤之謎》一文提及,相對政府的支出,財爺對政府收入的預測極不準確,這是由於在政府的四大收入來源中(即利得稅、個人入息稅和薪俸稅、印花稅和地價收入),與地產樓市關係密切的印花稅和地價收入的波幅相當大,兩者的預測失誤亦佔政府近年在估算總收入時失誤中的30%至40%。

眾所周知,樓市有周期,周期亦可長可短,報章上不少評論員在數年前信心十足的預測樓市在短期內下跌三成,結果現在樓價還是在高位徘徊,可見樓市周期變幻莫測。

樓市周期變幻莫測

現在樓價高昂令政府的賣地收入豐厚,但如果明年樓價大跌,卻可以令政府的賣地收入同樣大跌。

正如徐家健兄在當時撰文指出,「三更窮,五更富」對政府在基建投資十分不利,因為這些支出不應是因為庫房一時水浸才去花的。

不過,政府坐擁大筆盈餘亦不是辦法,利益集團的尋租行為往往為社會造成浪費,近年政黨爭取全民退休保障便是一例,這種經常性社會福利開支的危險之處,在於相關政策難以逆轉,再加上政府收入不穩和人口老化,經常性社會福利開支的不斷增加落實,將為政府的財政帶來沉重壓力。一次式的派錢正可避免長遠的財政負擔,又可還富於民。
因此,批評財爺為香港「大罪人」的陳主席,似乎有點言重了。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馬仔的藝術品基金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馬仔的藝術品基金 2017-07-14 早前提過一些拍賣藝術品的皮毛,閒話家常竟引起友人任亮憲注意。原來,經營私募基金的馬仔最近在籌劃一隻古董藝術品基金,賺錢之餘亦希望為推動香港金融業多元化出一分力。馬仔有心有力做實事,做益友的內心支持嘴巴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