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4, 2013

中電霸權的事實與偏見 (理大環境經濟會議報告.之五)

2013年7月2日

去年11月,環保團體綠色和平在尖沙咀海港城正門外牆掛上橫額,寫着「商場電費六折.市民要倒貼」,抗議中電(002)向大型商業用戶提供不合理電費優惠,市民則要變相補貼電費;綠色和平當時提出的理據是:「兩電向一般小市民收取最低基本電價每度電0.745元,用電量高的商業大戶的電價竟然可以打個六折,每度電只需繳交0.378元,價格甚至低於平均發電成本」。

個多月前,《蘋果日報》大字標題問:「大商戶電費有5折,你有無份貼?」並羅列出更詳細的數字:根據中電2013年1月1日最新修訂的電費,住宅用戶首400度電,基本電費每度0.778元;其後600度電,上升至每度電0.893元;其後繼續遞增,直到超過3400度,每度電需要1.616元……每月用電量超過3000千伏安的工商戶,每千伏安首200度電,只需0.504元,過後減至0.485元。非高峰用電時間每度電更是全城至平,只需0.411元。對比起住宅用戶每度電最低0.778元,差不多便宜了一半。

多得環保團體和大眾傳媒,中電「明益大商戶」的形象深入民心。上周我在本欄指出:「跟不少其他地方一樣,兩電對住戶用電的收費比商戶的收費高」,但我同時更強調:「表面上看似明益大商戶的收費安排,最少有以上五個解釋。沒有充分數據和深入調查,誰也不能妄下判斷。」

是的,沒有足夠的數據,經濟學者隨隨便便地教人做生意是不自量力。儘管手頭上還未有充分數據,主持理大環境經濟會議後我花了數天工夫,發現「明益大商戶」的指控十分值得商榷。

漠視「需求量收費」

首先,中電的住宅用戶除了要付基本電費,有時還要按實際燃料價格的升跌,額外繳交每度電0.224元的燃料調整費。環保團體豈不是低估了中電「明益大商戶」的着數?非也。同樣的燃料調整費,所有非住宅的大小商戶亦不能幸免。

至於每月用電量超過2萬度的大型企業,則可申請以「大量用電價目」收費。如《蘋果日報》指出,這些大型企業首20萬度電在高峰用電時段收費為每度電0.667元;20萬度以上每度電電價輕微減至0.652元;非高峰時段電費更低至每度電0.593元。所謂「愈嘥電,愈優惠」的「累退制」,原來只是約2%的優惠。電費在非高峰時段價格較低,反映了供電商在非繁忙時段售電的機會成本較低,是有效率的價格安排而已。

至於「明益大商戶」的指控,大商戶不到7毫的電價確實看似比住宅用戶付出的少,但環保團體和大眾傳媒卻有意無意地漠視「大量用電價目」中的「需求量收費」(demand charge),誤導了大部分香港市民(包括我在內)。

為了滿足大商戶的用電需求,電力公司需要投放額外的基建(如電纜)成本,而這些基建投資都與每個客戶的最高用電量有關。以今年電價為例,視乎每月的最高需求量,高峰用電時間的首650千伏安收費是每千伏安65.2元【註】。

同樣地,按「高需求用電價目」繳費的高用電量客戶,電費雖然更是便宜,但要額外繳交的「需求量收費」卻亦更昂貴。翻查中電資料,「需求量收費」一般佔高用電量客戶電費總額10%至40%。漠視了這些費用,「商場電費六折」之說,是誇大其詞。

環保為名,仇商為實?

聲稱差不多便宜了一半的電費是成本不同所致,此說不易說服我。如果真實相差只有20%,或甚至少於10%,成本不同之說則看來較為可信。「明益大商戶」之說又怎樣?價格分歧或上周提及的另外兩個理由我都可以理解,但除了這些經濟原因,我不明白售電商為何要故意偏袒高用量用戶。

環保團體要知道,高用量用戶除了大商場,還有學校、醫院和其他公共事業機構。倡議「累進制」收電費時,環保團體是否只針對大商場?環保團體還要知道,大商戶可通過增加供電點來避過「累進制」下的高用量收費,對環保是有害無益。

最後,即使大商場願意多付電費,最終承擔電費的是大商場老闆?商舖租客?還是到商場購物的消費者呢?搞環保的,懂一點經濟學會搞得好一點。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在豉油的國度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在豉油的國度 2017-08-09 「啱啱收到消息,香港品牌李錦記斥資128億元購入倫敦芬喬奇街20號一幢外號『對講機』嘅商業大廈,打破英國歷來單幢商廈物業成交紀錄。今次交易可以證明到『有華人嘅地方就有自由』……呀……各位對唔住,應該係豉油唔係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