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4, 2013

兩電明益大商戶? (理大環境經濟會議報告.之四)

2013年6月27日

在網上找不到peak-load pricing比較滿意的中文譯名,昨文「怎樣的電價才算合理?」勉強稱之為「高峰負荷定價」。經濟學上,因繁忙時間不勝負荷而增加收費,是改善資源分配的有效方法。與只為了賺更多的「價格分歧」(price discrimination)不同,原因是在不勝負荷的繁忙時段,賣家的機會成本的確較高。

雖然外國電力市場繁忙時間收費較高的例子存在,但全日劃一收費的情況更為普遍。沒有足夠的數據,經濟學者隨隨便便地教人做生意,是不自量力。

至於住戶與商戶收費不一,在各地電力市場亦是個普遍現象。跟不少其他地方一樣,兩電對住戶用電的收費比商戶的收費高,感性的香港傳媒喜歡形容為「明益大財團」,而兩電的解釋是收費不一是成本不同所致。

大商戶用電有折扣優惠,不是香港獨有。商場上,企業想賺到盡是「人之常情」,沒有任何解釋能力;但有普遍性的價格安排,通常有其經濟邏輯。我所知道的是,除了明益大財團和成本不同,電力公司最少還有三個經濟原因給大商戶優惠。第一個可能是價格分歧,即成本相同但價格有別。

價格分歧的傳統解釋是不同市場或顧客有不同的需求彈性系數,需求彈性愈小的,要付的價格便愈高。大商戶的用電需求比一般小市民的需求更具彈性嗎?我不肯定。

要知道答案,需要好好掌握到電力市埸上準確的需求及成本數字。還要留意,價格分歧雖然改變了收入分配,但不一定減低經濟效率。

另一個可能是管制所致,罪魁禍首是監管兩電的政府。經濟學上的「A-J效應」(Averch-Johnson effect),是指公營事業為了獲取特定的資本報酬率時,會過度使用資本的無效率現象。假如滿足高用電量大商戶的需求需要龐大的資本投資,電力公司有可能在利潤管制下鑽空子,優惠大商戶提高他們的用電量,繼而有藉口加大資本投資來增加利潤。

監管兩電需透明機制

還有一個可能是取代繁忙時間增加收費,目的是透過優惠個別用戶,達致繁忙時間增加收費的效果,例如商場燈飾在深宵非繁忙時段的電價較低,是反映了非繁忙時間供電商較低的機會成本。

表面上看似明益大商戶的收費安排,至少有以上五個解釋。沒有充分數據和深入調查,誰也不能妄下判斷。如果折扣優惠是為了取代繁忙時間增加電費,這個做法是能夠提高經濟效率的;但假如做法只是為了獲取特定的資本報酬率,後果將是使用資本過度的無效率現象。

政府一就是一概不管,如果要管,便得好好地管。看似明益大商戶的價格安排是一個好例子,說明了好好地管需要集合工程師、監管機構,以至經濟學家的專業意見。面對未來發電燃料組合的不確定和其他環保有關的問題,目前監管制度的不足之處實在很多。

放寬管制引入競爭是一條改革的出路,但一些外國的經驗顯示,局部放寬管制對消費者不一定有利。

在理大環境經濟會議中,浸大的胡志強教授提議政府應考慮成立專責電力供應的委員會,以定期召開聽證會的方式,讓代表不同利益的專家和消費者,能公開地討論所有有關電力市場的重要議題。

我認為,放寬管制香港電力市場政府要認真處理,但假如放寬管制政治上不可行,胡教授的建議亦不失為一個改善電力市場效率的可行方法。

編按 本周梁天卓文章刊於周一及周二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