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4, 2013

《黑天鵝》與最低工資

2013年7月3日


相信很多人都看過荷里活女星Natalie Portman主演的《黑天鵝》(Black Swan),負責發行這套電影的霍士影業(Fox Searchlight Pictures)犯上官非。

事情是這樣的:霍士在《黑天鵝》拍攝期間僱用了兩名場務實習生,其主要職責是「斟茶」和「遞水」;雖然美國與香港一樣有最低工資,但根據以往慣例,這類實習生是可以豁免於最低工資法例以外的,僱用他們的霍士影業因而可以合法地不用向實習生支薪。

實習突然發現「被剝削」

霍士實習生在最初受僱時也知道受僱條款、主要職責和不會支薪,這類你情我願的免費實習工作在美國多如天上繁星,這兩位實習生的情況似乎不是例外;不過,他們在實習後突然發現被「剝削」而向美國政府控告霍士。經過一輪審訊後,紐約州的聯邦地區法院在6月11日裁定兩位實習生勝訴,霍士須向兩位「被剝削」的實習生作出賠償。

法官是基於美國勞工處關於實習生的指引(Internship Fact Sheet)而作出判決【註1】。根據該指引,企業在僱用免費實習生時必須符合六項條件,其中兩項是該企業不能在免費實習生裏得到即時的利益(immediate advantage)和不能利用實習職位來代替正常職位;法官認為,霍士在僱用那兩名實習生時,就是違反了指引中該兩項條款【註2】。

要求企業在僱用免費實習生時不能獲得「即時得益」似乎有點不切實際,難度企業只能要求實習生在公司裏行行企企,無所事事?即使是實習生本人,也應不願看到這樣的情況,這亦違背了實習生透過在實習過程中獲取工作經驗和人脈關係的原意。

一石激起千重浪,自美國法院判霍士實習生勝訴後,很多低薪或無薪的實習生都如夢初醒,突然發覺自己一直被剝削而向他們提供實習機會的公司提出訴訟。有些公司為免捲入漫長的訴訟更提早向實習生作出賠償。美國著名主持人Charlie Rose的公司在去年12月便向189位實習生賠償總共25萬美元。

這一連串事件看似是實習生成功爭取他們應得的權益,後果卻是令到將來大學生的實習機會大幅減少。企業在僱用免費實習生時限制多多,既不能向實習生分配一些較核心的工作,令企業「即時得益」,更不能在僱用實習生後隨便解僱其他員工。

企業只有付出沒有得益

只有付出,沒有得益,日後美國可能只有非牟利機構才會僱用免費實習生。

沒有實習機會對學生的影響有多大?最直接的是他們會因此在畢業前缺乏一些重要的工作經驗和建立人脈關係的機會。這些都是一些在大學裏很難獲取的知識。

根據國家院校與僱主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olleges and Employers)的數字,接近四成的免費實習生可以在同一公司內獲得聘約。這對一些出身低下層的學生尤其重要,據我一些在美國教書的朋友表示,一些家庭背景較好的學生,通常在畢業前已可透過父母的關係獲得聘書,出身低下層的學生則要透過不斷實習來增加工作經驗和建立人脈。

香港的最低工資法例也有把部分大學生的實習工作豁免於法例之外,令一些企業可以低於最低工資的薪酬聘用大學生作實習生。直至目前為止,我們還未見有任何大學生在實習過後突然發現被剝削而向企業提出訴訟。

不過,香港的最低工資法例在豁免大學生的實習時其實也是限制多多,在一定程度上也減少了企業為大學生提供實習機會的意欲。篇幅所限,下文再談。

註2 法官判詞的原文為:Searchlight received the benefits of their unpaid work, which otherwise would have required paid employees.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ICO不是IPO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ICO不是IPO 2017-11-10 無奈,SFC亦非SEC。 不是有心跟大家玩視力測試,只是金融世界秒秒鐘幾十萬上落,何況差成個字?ICO(Initial Coin Offering,證監會稱之為「首次代幣發行」)與IPO的一字之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