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16, 2013

你願意為民主付出幾多?

2013年7月12日

第十三次的七一遊行在風雨中完結了。自2003年的第一次七一遊行開始,遊行人士的訴求一向包羅萬有,今次則包括全民退保、標準工時、民主選舉、特首下台、反官商勾結,以及反政府搶地發展等等,再加上例牌出席的法輪功和新興的龍獅旗團體,可以說是集合了香港反建制、反政府的所有大小力量。即使訴求再多,遊行的主調卻多年未變:為香港爭取民主——縱使大家對民主的定義及爭取方法有分歧。

民主有價

今年七一由於遊行人數多,不少評論都認為「佔中」行動漸有眉目,香港爭取「真民主」的意向已相當明顯,港人爭取落實普選已到了關鍵時刻。

到底港人有多渴求民主?假若一般香港人對民主有莫大的熱情,那麼,政制改革就是刻不容緩要辦的事;若一般香港人對民主只抱持葉公好龍的心態,更關心的是銀行戶口內有多少存款或家中的面積有多大,各種民主運動也就可以「收檔」,或花更大的努力去教育市民民主的重要性。

香港人對民主的渴求從來是個各說各話的議題,並為政客、官員「搓圓撳扁」的對象:那邊廂,有人說香港人已為民主呼喊了數十年,只是政府或阿爺不肯放權,漠視港人的喜好;那邊廂,又有人認為香港人最關心的是經濟民生問題,民主這回事是行有餘力的追求,只要有錢賺、有屋住,一推再推也沒所謂。但每次聽到這類代市民開聲的論調,心中都不禁納悶:「你又知我點諗?」

讀者可能會問,多年以來,學術界、政黨不是做了大量的民意調查,以了解香港人對民主的訴求嗎?香港流行做民意調查,有關政治的更多如天上繁星,但調查的問題如「對政制改革的速度是否滿意?」等,跟經濟學家會問的問題有點分別。經濟學家相信民主有價,相信每人追求民主或反對民主都會衡量成本與效益,調查的方向因而會有所不同。
不過,做民意調查耗費驚人,不是我這類無人脈、無資源的學者所能負擔,唯有在此拋磚引玉,列出幾條有關民主喜好的調查問題,也好讓讀者了解一下自己對民主的熱情。

以下三個問題,請選擇A或B,或維持現狀(即由選委會選出)。

第一題:
A,2017年有一人一票、有門檻的特首選舉,不用任何代價。
B,2017年有一人一票、無門檻的特首選舉,不用任何代價。

第二題:
A,2017年有一人一票、有門檻的特首選舉,不用任何代價。
B,2017年有一人一票、無門檻的特首選舉,唯一代價是未來4年香港經濟增長將減低10%。

第三題:
A,2017年有一人一票、有門檻的特首選舉,不用任何代價。
B,2017年有一人一票、無門檻的特首選舉,唯一代價是未來4年你的工資增長將減低10%。

調查可把第二、三條選擇題中的10%,改為較大或較少的數字,或把4年改為較長或較短的年期,又或把2017年推前或推後。問題中的經濟和工資增長是扣除通脹後的數字,要跟被訪者解釋。

讀者們在第一題選擇B的比例應該最高,到了第二題會低一點,到了第三題會更低。關鍵是看回答B的比例跌得有多快,若果B的比例從有跌到近乎零,那香港人對民主的訴求也就是「得個講字」;若果B的比例改變不大,那一部分香港人對民主的訴求也就相當堅定了。若果樣本夠多,問及多個可能的情況(如不同的百分比下跌、不同年期的下跌),我們更可從數據中推算出香港人心中民主的價值。此外,若果調查能問及受訪者的收入、年齡、教育程度等,我們又可了解民主喜好和人口結構的關係。

民調缺陷

當然,民意調查有其缺陷:問題是假設性,不用真金白銀交易,受訪者可能信口開河,也可能有計劃的去誤導訪問者,以致調查結果有偏差。調查只是假設你減人工,並非真正的減你人工,兩者大有分別。

不過,既然香港流行做民意調查,也就不妨問一些別開生面的問題。以上的問題最少能較準確的顯示香港人的民主喜好,量化民主在香港人心中的價值。

讀者心中的答案是什麼?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