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3, 2013

不當書呆子 (給應屆文憑試考生的一封信.上)

2013年7月19日

同學們:

這封信刊出時,DSE(中學文憑試)的結果已公布,成績好的同學當然可以放心報讀心儀的學系,成績不太好的同學也許要辛苦一點,四處奔波,尋找出路。

無論如何,這是你人生中一個頗為重要的關口,不要相信明星名人跟你說「考試成績不好不打緊」,那是少數幸運的人,才有資格說的話;對絕大部分人來說,公開考試就如人生中作的其他決定一樣,將影響你的將來 。

人力資本教育觀

在這個不寫信的年代,你會奇怪我為什麼如此老土,囉囉唆唆的給同學們寫信大談人生道理,是否想掀起世代之爭,把上一代的價值觀「硬塞」給弱勢的90後?同學們不要誤會,我其實比大家年長不了多少。我考公開試的時候,董建華已經是香港的特首,大學畢業後不久,董建華腳痛下台,而我對港英年代的日子只有模糊的印象。我比你們的「上一輩」要年輕得多。

我是個經濟學者,關注的是人與人之間的利益瓜葛,做的是錙銖必較的學問。經濟學者許多的見解,同學們也許都不以為然:人生中盡是成本和取捨、理想和現實往往距離很遠、世事彷彿都要掛上一個價錢牌……多麼的沒趣啊!不打緊,寫信從來是一廂情願的事。收信的大可選擇不讀,或回信把我痛罵一頓。

經濟學者花了大量的心血,嘗試解答一個看來很簡單的問題:教育為什麼有回報?根據一個說法,教育是一項投資,讀的每一頁書、做的每一份功課、考的每一個試,同學們都或多或少積累了一點人力資本(human capital)。勞動市場上對你的人力資本有需求,是由於公司想利用你的人力資本賺錢,於是發薪金聘請你做事。這就是教育的價值之一。

同學們要留意,人力資本理論的看法,只指出了教育的價值「之一」,沒有狂妄的斷定這是教育的「唯一」價值。經濟學者只是習慣了把世事簡化,常常忘記告訴同學,經濟學只是了解世界的一種重要角度,令同學誤會了經濟學者眼中只有錢,視教育為製造一件又一件生財工具的過程。

除了投資價值,教育也能帶來快樂:小時候把語文學好,在工作上當然會有優勢,但更有意思的可能是,在某個無雲的晚上,舉目遠眺漫無邊際的星空,你便會開始明白starry, starry night這句歌詞,又或記起了「迢迢牽牛星,皎皎河漢女」的景象。

根據人力資本的教育觀,受教育不只是為了考取高分數,同樣重要的是建立各種有市場價值的能力。離開了中學,到了不用穿校服的課室,不必乖乖的坐第一排,把白板上所有東西一字不漏的抄下來。根據我有限的觀察,太乖太聽話的學生,前途一般不是最好的。

訓練「吹水」能力

同學不妨多舉手問問題,表達自己的見解,提升自己在眾人面前說話的能力。只要問的問題不是簡單得在網上可以輕易找到答案,老師都會樂意回答你的問題;只要你的見解大家都聽得明白,老師也不介意聽聽你有什麼話說。

課堂上或下課後,訓練「吹水」的能力,學懂組織思維、鋪陳論點,是重要的人力資本投資。若果老師沒興趣跟你討論,又或者因你的問題而發怒,裝起一副神聖不可侵犯的樣子,同學大可利用中學時沒有的自由,另選一位老師,以至用腳投票,索性「走堂」去也。

學懂與人愉快合作

離開了中學,多了跟同學合作的機會。是功課又好,是搞活動又好,學懂跟別人愉快合作,也是重要的人力資本投資。我不願看見同學把工作都推卸在別人身上,也不希望同學傻乎乎的把所有工作獨力承擔。嘗試去了解各人的性格、知道各人的優點和缺點、學習解決人與人之間的衝突、陳說利害說服別人。

這些聽來老土的「人際關係技巧」,在市場上都很有價值,都可從合作中學到。

同學剛經過一件人生大事,合該休息一下。明天再聽這個經濟學者嘮叨吧。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在豉油的國度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在豉油的國度 2017-08-09 「啱啱收到消息,香港品牌李錦記斥資128億元購入倫敦芬喬奇街20號一幢外號『對講機』嘅商業大廈,打破英國歷來單幢商廈物業成交紀錄。今次交易可以證明到『有華人嘅地方就有自由』……呀……各位對唔住,應該係豉油唔係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