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24, 2013

經濟學者為何不受歡迎?現實!

2013年8月24日

經濟學者不受歡迎,除了其「冷血」、分析不帶道德包袱的風格,還有其餘N個缺點,足夠我寫到明年。可惜,篇幅有限,今天只討論另一個重要的死罪:經濟學者太現實,不愛做夢、不愛烏托邦,相信事事有取捨、有代價。資源有限,欲望無窮,有得有失是殘酷的現實,計算成本效益,幾乎是經濟學者的本能。

你有讀書的雅興,到書店買了一本狄更斯《雙城記》的原著,花了一個下午數小時讀了100頁;以法國大革命為背景的曲折故事,加上狄更斯的流暢文筆,你幾乎想廢寢忘食把它一天讀完!

在冷眼旁觀的經濟學者,卻會不解風情的分析說:你看書的成本包括僅次於書的選擇(例如,若不買書,你會利用同一筆錢去大吃一頓),亦包括你下午數小時僅次於讀書的用途(例如,若不讀書,你會去打羽毛球)。

經濟學者更會以小人之心,推測你看書的動機:若果你看書是為了學好英文,了解英國文化,改善英文寫作,也跟老外同行多個話題,希望對事業發展或有幫助,你讀書花的時間和金錢就是一項投資,為的是未來的回報。當然,你讀書也有消閒和娛樂的效果,那麼,讀書的行為就是個消費的過程,而消費要付出成本。經濟學者更會假設,無論你為的是投資、消費,抑或兩者皆是,你也將考慮讀書的邊際回報和成本,懂得精打細算,例如,若果那個下午陽光明媚,適合到外面吃喝玩樂,你讀書的成本上升,書很可能會留待他日再讀。

樂於指出現實局限

閒中展卷的雅興,給經濟學者這麼一分析,實在掃興得很。經濟學者在香港市民心中的形象,相信跟香港電視劇中打煲呔、深近視的中年陳腐教授相距不遠!

除了事事講求成本效益,經濟學者也樂於指出現實的局限,提醒大家「冇咁大隻蛤乸隨街跳」的道理。

比如說,提到股票投資,一般經濟學者只會給你一個沉悶的答案:股票市場變化快如閃電,股價已反映了市場投資者掌握的訊息, 準確預測股價非常困難。雖有不少研究發現股價的一些異常表現,股價並非不能預測,但扣除交易成本過後,利用這些異常表現進行買賣,充其量只能「打個和」。你有獨家消息,當然有機會快人一步獲利,但經濟學者又會提醒你,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獨家消息絕少會無端跑到你耳朵裏的。

於是,經濟學者的所謂「投資智慧」,多為購買交易成本低的指數基金,減少買賣次數。經濟學者會告訴你,股票回報過去一百幾十年比債券、黃金等資產要高,但問及下年甚至下周的股票表現,經濟學者就難免「口啞啞」,不敢亂說話。

如此投資智慧,悶死隔離。

當然,坊間也有不少經濟學者喜歡指點金融世界的升跌,樂意跟一般市民分享其投資心得。這類經濟學者可粗分為兩類,一為「末日派」,一為「演員派」,前者定期露面,信心十足的預測短期內世界經濟將崩潰,股市隨時下跌幾成;末日派的經濟學家常常預測世界末日,預測當然多數落空,但只要有一次半次碰上大跌市,自會贏得預言家的美譽,以往錯誤的預言大家都會忘記得一乾二淨。「演員派」則較緊貼市況,會以各種方法為大家計算一下股票是否抵買,不時叫大家賣出買入,甚至提供股票「冧把」。

世事難料,人類都在不確定的世界中摸索,時刻懷着戰戰兢兢的心情。專家學者挺身而出,為漆黑一片的將來點起燭光,錯也好對也好,始終是難得的安慰!難怪這類言論有其市場。不過,無論是「末日派」或「演員派」,其言論已超出經濟學的範圍了。

冷血又現實、計較又掃興,經濟學者何止不受歡迎,簡直抵鬧!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在豉油的國度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在豉油的國度 2017-08-09 「啱啱收到消息,香港品牌李錦記斥資128億元購入倫敦芬喬奇街20號一幢外號『對講機』嘅商業大廈,打破英國歷來單幢商廈物業成交紀錄。今次交易可以證明到『有華人嘅地方就有自由』……呀……各位對唔住,應該係豉油唔係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