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6, 2013

想節能,三億資助能不能? (理性的節能經濟分析.二之一)

2013年8月26日

「紙腰框常sin kai fa的姐撚卵tie,桶樣多的油涼,cher撚比以前跑得更遠。省姐撚,撚呔撚!」聽不懂?古天樂其實是說:「只要換上新開發的節能輪胎,同樣多的油量,卻能比以前跑得更遠。想節能,輪胎能!」

輪到我不明白了,為什麼「同樣多的油量,卻能比以前跑得更遠」的輪胎能夠節能呢?

古天樂的廣告片段在網絡上瘋傳了數年後,最近我在網上看到一些環保團體向中電(002)提出3億元節能資助方案,要求中電每年為用戶提供3億元資助,並承諾1%節能的目標。儘管我跟環保團體一樣希望香港有一個綠色的未來,但為什麼向用戶資助3億元便能夠達至1%的節能目標?

我認為,這比古天樂的「撚呔撚」更難明。環保團體要求與中電展開理性討論,在展開理性討論之前,我認為要先明白節能輪胎為何不一定能夠節能。

哲逢士悖論的環保含意

為說明經濟學在環保問題的角色,我曾在本欄介紹過以下我在課堂上常用的例子:「政府規定提高汽車的汽油效能標準對減排有幫助嗎?」工程師的答案是,「每提高汽油效能一成,汽油消耗可減省一成。」

經濟學家的回應是,「汽油消耗可增可減,理由是當汽油效能每提高一成,每公里路程所需的汽油成本便下調一成,在需求定律下,駕車的里數將隨駕車成本下降而相應增加,最終汽油消耗的增減和減排成效,還看駕車的需求彈性(demand elasticity)。」

當駕車的需求彈性高,駕車成本下降將大幅增加駕車里數,汽油消耗不跌反升。

同樣道理,駕車的需求彈性高,節能輪胎將增加對汽油的需求,「輪胎能」不能節能。什麼需求彈性高低若果聽得你一頭霧水,試想像一個極端例子。當你的座駕原本只有4條零效能的漏氣爆胎,耗油量是零;換上4條行得走得的節能輪胎後,汽油消耗哪有不升之理?

節能輪胎不一定能夠節能的經濟邏輯,不是我發明的。經濟學中的「哲逢士悖論」(Jevons Paradox)已差不多有150年歷史。當年英國經濟學大師哲逢士(Stanley Jevons)擔心受惠於工業革命的英國煤產見頂,最終將拖垮英國的經濟發展。

哲逢士1865年發表的《煤的疑問》(The Coal Question),想法比馬爾薩斯(Thomas Malthus)大半個世紀前寫的《人口論》高明。哲逢士經歷了「後馬爾薩斯時期」(1750至1870年)的科技進步,擔心科技不斷進步使蒸氣機的效能屢創新高,反而增加了對煤的需求;因此,原本有助節能的科技只會令煤產更快見頂。

當年哲逢士擔心「煤產見頂」,現在力推再生能源的環保分子憂慮「油產見頂」(Peak Oil),二者同出一轍。雖然「哲逢士悖論」邏輯井然,但哲逢士始料不及的是,《煤的疑問》面世不久,英國經濟便踏進了「現代增長時期」(1870年至今)。哲逢士更估不到的是,到了20世紀,燃煤的地位最終被更有效亦較環保的石油所取代。

需求彈性影響節能效果

環保團體向中電提出3億元節能資助方案,建議中電資助市民更換冷氣機及雪櫃等節能電器,以及資助電梯、升降機等大型電力裝置。

首先,我尚未看過每年3億元的資助是如何理性地計算出來。在環保團體網頁看到的是:「若按去年中電香港業務利潤66.5億元計算,團體所提出的節能方案成本只佔去年香港業務利潤的4.5%,證明中電完全有能力支付及執行節能目標方案。」原來,環保團體的理據只是中電「畀得起」?

單憑去年的數據,中電畀得起3億元,亦畀得起30億元。當然,建議「畀得起」的3億元較「畀唔起」的300億元理性。但最重要的是,每年花3億元來加快香港的節能發展,真的能達至1%的節能目標嗎?

雖然哲逢士當年估錯了「煤產見頂」,但他的「哲逢士悖論」正確地指出轉用節能電器後,電力消耗可升可跌的現象。依我估計,冷氣用量的需求彈性較雪櫃高,而使用電梯或升降機的需求彈性可能是在使用冷氣和雪櫃的需求彈性之間。至於環保人「省姐撚」1%,3億元資助能不能?天曉得。

理性的經濟推論是,使用節能電器的需求彈性愈高,能達致節能1%目標的機會便愈低。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理工大學會計及金融學院客座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