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27, 2013

想節能 三億資助該不該? (理性的節能經濟分析.二之二)

2013年8月27日

記得當年在芝加哥苦讀的時候,家中有一部能源效能極低的平價窗口式冷氣機,但在攝氏40度以上的炎夏,晚上我還是寧可跑到圖書館「留守」;畢業後搬到南卡的克萊姆森工作,終於負擔得起能源效能高的中央冷氣系統,自始我的生活水平在一年四季恒溫的環境下大大提高,代價當然是要多付電費。節能電器不節能,這是昨文《想節能,三億資助能不能?》中提及「哲逢士悖論」(Jevons Paradox)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我相信到中電留守爭取節能目標的數位年輕人,是真心希望香港有一個綠色的未來,但熱血的年輕人漠視經濟學「冷血」的分析,便不能解決現實的環保問題:要節能,不是隨隨便便提高一些電器的能源效能便可;資助市民更換使用需求彈性高的節能電器,能源消耗將不跌反升。解答「能不能」節能這個技術問題,環保團體要請教熟悉各種電器需求彈性系數的經濟學者。

然而,即使「能不能」這個問題過了關,考慮推動任何改善環境的措施或政策,還要問句「該不該」?這裏為方便分析,容我大膽假設減少耗電1%,對環保帶來的「界外利益」(external benefit)超過3億元,否則如果物非所值,沒有必要分析下去。

問題是,就算3億元節能符合社會成本效益,中電有責任為這3億元埋單嗎?

企業社會責任只有盈利?

所謂的「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CSR),一般所指的是營商時企業只做到奉公守法是不夠的,因為企業還需要兼顧社會和道德責任,例如為弱勢社群提供就業和合理工資、減少污染令社會可持續發展等等。

經濟學者怎樣看CSR?上世紀初耶魯大學費沙(Irving Fisher)的利息理論中的「分離定律」(Separation Theorem),在CSR還未流行前,便說明在有市場、交易費用夠低的情況下,一個人的投資與消費是可以分開來作決策的:當投資時只管爭取利潤回報便可,要履行奉公守法以外的任何其他社會責任,等到在投資市場上賺到最大的利潤後,投資者便有最大的財力以消費者身份決定如何把取諸社會的財富用諸社會。
到了60、70年代CSR成為社會議題後,芝加哥大學的佛利民(Milton Friedman)明確地質疑CSR,認為CSR迫使以代理人身份替企業股東打理業務的行政人員,要兼顧奉公守法以外的其他社會責任時,難免牴觸到企業股東的利益,慷他人之慨,是為不該也。

為了盡社會責任而違背股東利益的企業行政人員,一方面不容易保住飯碗,一方面又搶了政府決定怎樣收入再分配的飯碗。問題是,決定收入如何再分配不是一般私人企業行政人員的專長,私人就業市場亦沒有民主制度監察企業行政人員有否履行足夠的社會責任【註1】。

以要求中電3億節能資助方案為例,從聲稱要留守中電的年輕人,到環保團體要求約見的中電企業發展總裁莊偉茵,誰有專業知識分析3億元資助節能是否化算?莊偉茵女士作為中電企業發展總裁,究竟要對出錢請她工作的中電股東還是留守中電的環保人士負責?要節約全香港市民都有份消耗的能源,是全港消費者還是中電股東的責任?

企業社會責任影響企業股價?

經濟學者認為,企業行政人員不該負企業社會責任,但現實世界中的大型企業,卻似乎愈來愈重視CSR,《信報》讀者除了關心環保問題,可能更關心CSR的開支怎樣影響企業的股價?

根據費沙的「分離定律」,在投資時要兼顧如何消費,不會有助提高企業盈利。至於佛利民的分析,同樣是當企業行政人員要兼顧社會責任時,難免損害企業股東利益。但單單看表面數據,不是熱中履行CSR的大型企業反而年年賺大錢嗎?

分析CSR開支與企業股價關係的研究,都要小心處理「發財立品」還是「立品發財」互為因果的複雜關係。最近一項研究指出,CSR開支高的企業,之後的業績竟然都表現不錯,這豈非否定了兩位經濟學大師的推論?非也,因為該項研究亦指出,增大CSR開支只是企業預視了未來盈利可觀,表面上是發財立品,實際上是企業要藉此向市場「露一手」財雄勢大。平均來說,其實CSR開支愈高,企業估值便愈低的【註2】。

中電就3億節能資助方案對環保團體的態度,應該是向股東負責任的表現吧?

註1 Friedman, Milton. "The Social Responsibility of Business is to Increase its Profits." New York Times Magazine, 32 (33), 13 Sept. 1970:122-126.

註2 Lys, Thomas Z., James P. Naughton, and Clare Wang. "Signaling Through Corporate Accountability Reporting." UCD & CalPERS Sustainability & Finance Symposium, February 2013.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理工大學會計及金融學院客座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