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23, 2013

經濟學者為何不受歡迎?冷血!

2013年8月23日

認識同欄作者梁天卓多年,一直覺得他溫文爾雅,絕非惹火之人,豈料他早前的一篇「手機遊戲互相抄襲有何不可?」遭到一些讀者的熱烈「招呼」;雖然我們的讀者水平高,沒有謾罵或侮辱,大都客氣的堅持己見,但讀者激動的反應,我卻是意料不及的。

為什麼經濟學者總是不受歡迎?

同欄的好事之徒徐家健在其文章裏曾提出兩個理由:一為「凡事斤斤計較,從不用心聆聽」,意即經濟學家都是「算死草」,事無大小也看成本效益,兼且不理會人們說什麼,只重視人們做什麼(watch what they do, not what they say);一為經濟學者好管閒事,以經濟學的觀點,常常「踩場」指出其他學科專家的不是和不足。

今天,再談經濟學者的另一項「死罪」。十數年過去了,對高深的高考經濟學課程依然印象深刻。雖則我跟大部分同學一樣一頭霧水,但用心學到的一點點,畢生受用;現在我是什麼博士,上課時教的、聽演講時問的,其實都離不開當年學到的基本概念。

高考經濟的第一課,學的是規範性(normative)和實證性(positive)兩種陳述的分別,前者涉及該不該的問題,後者涉及事實的問題。例如,最近樓市的措施增加了買賣成本,經濟學的推斷是交易下降,但樓價不一定下跌,而從事樓宇買賣的人將受損;至於地產經紀是否罪有應得、應否凍結樓市等問題,經濟學者並非不關心,而是沒有過人之見。經濟學者可以說的是,入行容易的經紀收入平均不高,談不上什麼風流,而凍結樓市又跟鼓勵市民置業、解決住屋問題沾不上邊。

再舉一個例子。根據經濟學的分析,最低工資將令青年的失業率上升,而由於最低工資影響的主要是低下階層惠顧的行業(如快餐店),低下階層的消費者要多付錢,以補貼低下階層的員工,是無甚效率的財富再分配。至於這個再分配是否應該做、是否正義,則不是經濟學者所能判斷。經濟學者也將補充,除了最低工資,幫助低下階層有其他更有效率的方法。

學術分工 經濟道德分拆

把事實和道德、推測和盼望分開,並不是經濟學者比一般人冷血(雖然認為實情如此的大有人在),只不過經濟學者不想把兩者混淆,以致討論糾纏不清。經濟學原本是兩者不分的,事實、分析、價值判斷共冶一爐,屬於道德哲學的一部分;後來學術分工,經濟學從哲學分拆出來,經濟學者開始以自然科學的方法做學問,主要處理為什麼、是什麼的問題,行為的對錯等道德問題則留待其他學科解答。

讀者或許不贊成規範和實證分家的發展,認為經濟學應兩者並重,在分析問題時多一點人文關懷。其實,以科學態度處理經濟學問題,並不代表經濟學者要對道德問題三緘其口,只是在學術分工下,經濟學者自覺在處理道德問題上沒有什麼優勢,水平跟非經濟學者沒有大分別,於是不想把價值判斷公諸同好。經濟學者說道德,就像談政見,是拋開了經濟學者的身份了。

但有時候經濟學者要爭取曝光,冷冰冰的分析吸引不到注意,惟有義正辭嚴起來,痛斥一下這個不該、那個無良。觀眾看到專家、學者的銜頭,自然多一分的尊敬,規範和實證的陳述都照單全收。誰不知經濟學者在價值判斷上不比一般觀眾出色。這個專欄叫〈經濟3.0〉,我們自會謹守經濟學的法度而下筆,保持「冷血」風格,盡量不把個人喜好、道德判斷牽涉進去。

從讀者的角度看,了解經濟學者獨特的「冷血」風格也有益處。以事論事說來簡單,但不少人分析問題混入了價值判斷,甚至任由情緒牽引。學懂抽離,知道自己的意見多少來自喜惡、道德標準,多少來自事實分析,就能避免陷入情緒化的罵戰。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馬仔的藝術品基金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馬仔的藝術品基金 2017-07-14 早前提過一些拍賣藝術品的皮毛,閒話家常竟引起友人任亮憲注意。原來,經營私募基金的馬仔最近在籌劃一隻古董藝術品基金,賺錢之餘亦希望為推動香港金融業多元化出一分力。馬仔有心有力做實事,做益友的內心支持嘴巴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