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6, 2013

是長城自毀還是路易斯拐錯彎? (克魯明的兩個經濟謬論.二之二)

2013年8月6日

克魯明在《紐約時報》揚言中國道路快要走到牆角,張五常在《信報》也承認今天中國的經濟情況不好,而我的廠佬好友亦向我說,今天中國工資比孟加拉的高出好幾倍。

一個是中國大淡友,一個長期睇好中國經濟,至於我這個縱橫深圳廠界20多年的老友,民工荒的年頭他拒絕北移,當其他廠佬在談論越南的發展潛力有多大時他亦不為所動,今天卻問我有否興趣跟他到孟加拉走一趟!是的,大家都知道今天中國的經濟情況不好,問題是為什麼?先知道為什麼,才有希望分析怎麼辦。

路易斯拐點拐去邊?

宏觀經濟天才哥頓(David Gordon)曾跟我說:「當一個經濟學家贏得諾貝爾獎後,他便以為所有經濟問題他都懂。」諾貝爾獎得主克魯明是著名的國際貿易理論專家,他揚言中國發展模式快要撞向長城的理論基礎——「路易斯拐點」(Lewis Turning Point)?究竟是什麼經濟理論?

197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是一個經典,經典之處是一個獎由兩位想法南轅北轍的經濟發展學家共享。芝大的舒爾茲(Theodore Schultz)搞農業經濟,最先提出人力資本(human capital)對農業生產力舉足輕重,並強調毋須為研究發展中國家經濟問題而發明有違傳統的創新理論。

普林斯頓的路易斯(Arthur Lewis)卻剛好相反,路易斯認為,農村珍貴農地有限,邊際生產力是零的廉價勞動力卻源源不絕。50年代他提出了二元經濟(dual economy)、隱性失業(disguised unemployment)等新理論概念。路易斯假設農業經濟勞力過剩,零生產力的過剩勞力是形同失業。在路易斯拐點出現前的經濟發展初期,資本累積有源源不絕由農轉工的的廉價勞動力配合,令社會享受到一段高速經濟增長期;但隨着廉價勞動力逐漸減少,工資將突然飆升,最終引致經濟增長放緩。

換句話說,當經濟發展遇上路易斯拐點,依靠廉價勞力的經濟奇迹之路就「此路不通」,經濟無可避免地拐向增長放緩之路。

經濟奇迹不是靠廉價勞動力

什麼是農業經濟勞力過剩?天曉得。在人口自由流動的社會,為什麼農民的邊際生產力會持續地比在工廠打工的低?路易斯認為這是風俗,舒爾茲卻堅持農民不笨,而張五常早於40多年前已在《佃農理論》裏的附錄A,透過中國和台灣的經驗證明了路易斯的經濟發展理論是謬論。大教授數年前亦曾解釋,中國經濟改革開放後農民人口大幅下降而農產量卻不跌反升,並非由於農民勞動力過剩,而是因為精明的農戶轉聘專業農工和多用機械協助。零生產力的過剩勞力,與「破窗謬論」中漠視補窗的資源可用在其他的地方一樣,克魯明都是把人當作傻子。

至於工資,廠佬好友跟我說,今天一間千人大廠從內地搬到孟加拉,節省到的工資成本是數以億計,但中國工資改善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中國道路為什麼到今天才拐向增長放緩之路呢?

我認識的經濟學者朋友,沒有一個會認真看待克魯明在《紐約時報》的言論。現代主流的經濟學,亦早已摒棄了路易斯的經濟發展論。高工資反映的可以是勞動人口不足,也可以是勞動人口生產力高。試想吧,假如路易斯拐點是經濟發展必經之路,今天先進國家的經濟奇迹之路是怎樣拐出來的?答案是舒爾茲強調的人力資本,而人力資本的投資,往往是隨着出生率下降而上升。但實不相瞞,經多年研究,經濟學界還未十分肯定人口改變與經濟增長的因果關係。

如果相信今天中國經濟問題是由路易斯拐錯彎而起,北京政府可做的實在不多。雖然中國的一孩政策不時被信奉農業勞力過剩的人指責為加快中國步向路易斯拐點的催化劑,但當今天不少內地城市的年輕夫婦都寧願過二人世界,取消一孩政策對出生率的影響其實可能不大。

不過,假如出生率因此急升,取消一孩政策對勞動市場的即時影響反而是令女性就業率下降。

若果不信克魯明,我建議讀者把張五常上周的〈政府主導投資與獎罰不對稱的困擾〉多讀幾遍。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理工大學會計及金融學院客座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馬仔的藝術品基金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馬仔的藝術品基金 2017-07-14 早前提過一些拍賣藝術品的皮毛,閒話家常竟引起友人任亮憲注意。原來,經營私募基金的馬仔最近在籌劃一隻古董藝術品基金,賺錢之餘亦希望為推動香港金融業多元化出一分力。馬仔有心有力做實事,做益友的內心支持嘴巴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