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7, 2013

見異思遷的手機遊戲玩家

2013年8月7日

20多年前,在我苦苦哀求及死纏爛打下,父親大人買下我第一部電視遊戲機——任天堂的紅白機。由於電視遊戲機在當時所費不菲(記憶所及是四位數,而當時父親大人每月工資亦只是四位數),加上在朋友圈裏是第一位擁有紅白機,我順理成章成為朋友圈中的大紅人。

那時候,新遊戲很少,望穿秋水才等到合心水的新遊戲推出市場(即使是現在,我唯一會玩的足球遊戲Winning Eleven,發行商只是每隔一年才會推出新版本,改動通常亦不會很大),所以每當有心頭好時,我總會花盡積蓄第一時間入貨,而我和很多人一樣,總是對某一、兩隻遊戲十分長情。

易上手 搶傳統電玩市場

20多年後的今日,智能手機已成為大家生活上的必需品。數年前的火車地鐵上很多人還在「大大聲」講電話,今天的火車地鐵裏卻是水靜鵝飛,因為很多年輕人(我亦見過不少上了年紀的叔叔嬸嬸)都在埋頭苦幹玩手機。雖然以前和現在的機迷都一樣沉迷,但跟傳統電視遊戲機市場不同,手機遊戲的玩家沒有以前那般長情,很容易見異思遷。一年前可能大家都在玩Angry Bird,但現在火車裏的人都在轉珠。

為何傳統遊戲的玩家這麼長情,現在的手機遊戲玩家卻總是見異思遷?我相信無論是20多年前的紅白機時代或現在的智能手機時代,玩家的本質沒有很大的差異,轉變的是市場的結構,包括在全球化下的更大市場和技術轉變下的低入場成本。

現在差不多人人都有一部智能手機,亦即每人手上都有一部手提的任天堂紅白機,每隻遊戲的潛在市場由以往少數家中擁有紅白機的機迷,大幅擴展至人口裏的大多數;再加上手機遊戲在外地銷售額外成本不高,每隻新遊戲所能接觸的市場比以往要大得多。這對手機遊戲發展商來說,當然都是天大的喜訊。

最近,蘋果的App Store和Google的Google Play的程式下載次數,分別已超過了1萬億次,估計當中有四成是遊戲程式,不可謂不驚人。

另外,手機遊戲的程式比傳統電視遊戲簡單很多,一方面是因為技術因素,一方面是因為手機遊戲的玩家對遊戲的要求與傳統電視遊戲的玩家有很大的分別。通常在火車地鐵裏「打機」的玩家,不會像傳統玩家要求遊戲內的人物像真度要求那麼高,相反他們要求遊戲簡單易上手,令他們可以在短短的車程裏能完成過關斬將的目標。所以,手機遊戲的程式比傳統遊戲機(如新力的PS3)要簡單很多。

在電視遊戲市場,遊戲程式遠為複雜,加上每隻遊戲的回報在事前都很難預測,小企業要融資研發新遊戲十分困難;相反,手機遊戲程式非常簡單,加上在蘋果或Google註冊的成本十分低,這些都令手機遊戲市場的入場成本十分低,亦令傳統電視遊戲發展商不能再獨霸遊戲市場,沒有後台但充滿商業頭腦的年輕人,只要略懂一些電腦程式都可以隨手寫一個手機遊戲程式。有理想、有實力但無後台的年輕人何止千百?可想而知,手機遊戲市場的競爭比傳統遊戲市場要激烈得多。

每日逾百款新遊戲選擇

根據網上維基資料,新力PS3歷來的遊戲數目不到1000隻,但蘋果App Store每月新增的遊戲app卻高達3000、4000隻【圖】。亦即是說,App Store裏平均每日都有超過100隻新遊戲任君選擇,如果每日都有大批美女向我投懷送抱,我亦可能會心動,所以也很難怪新世代的手機遊戲玩家總是見異思遷。

選擇多對玩家是好事,對遊戲發展商卻是一個挑戰:你怎樣才能在芸芸手機遊戲中脫穎而出?在脫穎而出後你又能否保持人氣,以防長江後浪推前浪?在面對與傳統遊戲市場完全不同的局限,手機遊戲發展商的營運策略亦與以往有很大的分別。篇幅所限,有機會再談。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2017-08-16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