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13, 2013

破窗害港是反佔中的好理念嗎? (再談兩個經濟謬論.二之二)

2013年8月13日

昨天重提「路易斯拐點」,原因一來是問題重要,二來是要回應兩位前輩認為我說得不夠清楚的地方。本來沒有打算要再談「破窗理論」,一個由學者、商界及專業人士發起的「幫港出聲」行動,一篇宣揚「『破窗』害港,喝止『打尖』」的理念書,破窗理論又再捲土重來。「幫港出聲」擔心的是,當中環這一塊玻璃被打破後,民間的窗子遲早也會守不住,最終受傷害的是所有無辜大眾。

我的《兩個破窗謬論》發表在前,想幫幫香港的「『破窗』害港」出聲在後。無端端,我率先打尖成為了首位反「幫港出聲」的學者?實情是,反對「佔中」的,有從愛國愛黨的到勇武反共的,還有沉默的一群,我當然不會感到意外。

實情是,支持「幫港出聲」運動中的,有我認識的經濟學者,更有我相信是真心為港發聲的朋友,要我客觀評論這個運動絕非易事。實情是,我人微言輕,理念書的寫手可能沒有聽過我的《謬論》,否則理念書不會劈頭一句便說:「破窗理論是紐約市成功滅罪行動引發的理論。」

說過了,所謂的「破窗理論」,可追溯到1982年政治學家James Wilson和犯罪學家George Kelling發表在The Atlantic雜誌一篇名為「破窗」的文章。

至於「紐約市成功滅罪行動」的故事,指的應該是自1994年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在紐約市當上市長後,紐約市一洗罪惡之城的污名。理念書落筆打三更,破窗理論不是紐約市成功滅罪行動引發的理論。

用經濟學看破窗理論

細節是這樣的,朱利安尼自1994年任用信奉「破窗理論」的布拉頓(William Bratton)為紐約市警局局長,並對輕微罪行都以「零容忍」的態度處理。但《怪誕經濟學》的作者李維特(Steve Levitt)解釋,紐約市的罪案率其實在朱利安尼未上任前幾年已開始顯著下降,而這個治安好轉的趨勢是全國性的。

我看過的其他較詳細的研究亦指出,從紐約、芝加哥、洛杉磯、波士頓等大城市的「零容忍」執法經驗,根本看不到支持「破窗理論」的有力證據【註1】。複雜的動態經濟理論,可以視犯罪為一個學習過程,俗語有所謂「小時偷針,大時偷金」。但最近美國一項把各種罪行輕重仔細分類的研究,否定了這個符合「破窗理論」的動態經濟含意【註2】。

另一方面,英語世界有「Let the punishment fit the crime」之說。芝大經濟學派中研究罪與罰的理論,亦有「邊際阻嚇」(marginal deterrence)的原則。

簡單講,假如做又三十六,唔做又三十六,工人會盡心工作嗎?同樣道理,如果殺人放火要判死刑,隨地吐痰又是判死刑,當你揭發罪犯隨地吐痰之後,會不擔心被殺人滅口嗎?

換句話,根據「破窗理論」,輕微罪行和嚴重罪行的關係仿似是水漲船高的「互補物品」(complements)。在「邊際阻嚇」原則下,輕罪重罪卻是此消彼長的「代替物品」(substitutes)。

要怎樣幫和平佔中算賬?

儘管支持「破窗理論」的證據欠奉,你可能會認為美國的經驗在香港未必適用。簡單的經濟學理論究竟又怎樣看對「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零容忍的維穩措施?根據「邊際阻嚇」的經濟邏輯,執法者對「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零容忍,「佔中」可能反而會升級為「讓恨與暴力佔領中環」。反對「佔中」的當然不會認同「和平佔中」是公民抗命,但把「和平佔中」視為嚴重罪行,還可以怎樣阻嚇「暴力佔中」?

在言論自由的地方,各界人士當然有權表達支持或反對「佔中」的意見。要幫「佔中」算賬,經濟學者計算「佔中」的成本不容忽視,但我亦想知道市民認為自由何價,「幫港出聲」的「破窗理論」和「正邪論」卻只聽得我一頭霧水。

我不禁想,假如召集人的「正邪論」成功說服部分溫和佔中人士「改邪歸正」的話,最後堅持留下來「佔中」的又會是誰呢?如果「和平佔中」真的要每天花費16億元,「暴力佔中」的成本更會遠超這個數目吧。

註1 Harcourt, Bernard E. and Jens Ludwig. Broken Windows: New Evidence from New York City and a Five-City Social Experiment. University of Chicago Law Review, Vol. 73, 2006.

註2 Caetano, Gregorio and Vikram Maheshri. Do "Broken Windows" Matter? Identifying Dynamic Spillovers in Criminal Behavior. University of Rochester, Manuscript, 2013.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理工大學會計及金融學院客座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從資訊供求看傳媒前景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從資訊供求看傳媒前景 2017-09-13 近年傳統傳媒的地位不斷下降,有的紙媒由公信力第一變成公信力第七,有的則由誓神劈願不賣盤,到最近終於向現實低頭,當然不消說的是一直低迷的記者薪水,依舊追不上通脹。到底傳統傳媒的前景如何? 有趣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