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3, 2013

講大話的實驗

2013年8月3日

昨天跟讀者介紹了一個兩人參與的講大話遊戲。遊戲中有三個處境,形容講大話對雙方不同的影響,處境一為「小損人小利己」,講大話可以為你帶來少許利益,但卻令我有些許損失;處境二為「大損人小利己」,講大話可以為你帶來少許利益,我卻要為此蒙受巨大損失;處境三為「大損人大利己」,講大話可以為你帶來巨大利益,但我的損失亦大。遊戲的玩法,是你選擇講不講大話,我再選擇信不信你的說話。

為了解人們在三個不同處境下的行為,昨天提到的研究【註】邀請了數百位大學生當「白老鼠」,安排他們成雙成對去玩這個遊戲,有的面對處境一,有的面對處境二,也有的面對處境三。

在討論研究結果之前,先指出有關這個實驗的幾個重點。

第一,每位學生會跟另一位學生配對,但研究人員會確保在實驗完結之前,兩人不知道對方的身份;例如,你知道遊戲的對手是你女朋友,講大話的動機會跟陌生人的不同,影響研究結果。

第二,遊戲是真金白銀玩的,遊戲完結後學生會因應遊戲結果去收錢,例如,你選擇講大話,而我相信了你的大話,遊戲完結後你拿的錢會比我多,真金白銀的安排是為了令學生有動機去「表現真我」,而非亂選一通。

第三,除了遊戲的玩法,學生不清楚實驗的原意,更不知道遊戲有什麼「正確答案」。

實驗結果如何?在「小損人小利己」的處境,選擇講大話的學生有36%;在「大損人小利己」的處境,選擇講大話的學生跌至17%;在「大損人大利己」的處境,選擇講大話的學生回升至52%。

講大話也要看代價

根據實驗結果,講大話的決定取決於兩個因素,一是對自己的利益,一是對別人的損害。若果利益和損害都不大,講大話的動機不高。若果對別人的損害增加,講大話的動機更低。既然遊戲的對手是陌生人,不欲別人受損並非友情的表現,而是類似惻隱之心的反應。不過,惻隱之心也有限度:當自己的利益夠大,講大話變得吸引了,對手的巨大損失就成了次要的考慮了。

此外,我們不能將人黑白二分,一類是從不講大話的聖人,一類卻是大話精。相反,人皆有價,只要講大話夠吸引,對別人的壞影響又有限,多數人都抵受不住講大話的誘惑。

一眾高官若能匿名玩這個遊戲,結果會否不同?

讀者玩了兩天遊戲,不但對講大話的行為多了一點了解,也不知不覺間學習了一點實驗經濟學(experimental economics)。眾所周知,經濟學不像自然科學,不能透過實驗去檢測理論,往往要利用現實中的數據作實證研究。

不過,現實世界千頭萬緒,不容易清楚找出事物之間的因果關係。於是,自上世紀40年代起,即有經濟學者以科學實驗的方法作研究。研究的做法,一般是找來一班「白老鼠」(通常為大學本科生),在比較簡單的處境下做出某些決定,並與其他參與者進行互動。從前的做法是叫參與者填表格、做選擇題,但今天一般都會安排參與者在電腦螢光幕上玩遊戲。遊戲過後,參與者會視乎結果拿到不同的報酬。報酬一般不低,要比最低工資的時薪高出一截,對一般大學生來說是不錯的意外之財,夠買幾支啤酒。

實驗經濟學具爭議

實驗完結後,研究人員會把結果跟經濟學理論的推測比較,並試圖解釋兩者的分歧。

實驗經濟學從前是小眾的領域,要等到90年代才大行其道:文章的數量大幅增加,並出版了專門的學報,更有幾個實驗經濟學者得了諾貝爾獎。彈丸之地如香港,大學裏也有好幾位實驗經濟學的專家。

不過,實驗經濟學仍是個具爭議性的分支。不少經濟學者認為,實驗經濟學只是學術玩意,不能幫助我們了解世事;也有不少經濟學者認為,實驗經濟學大有前途,能補現實數據的不足,實驗做得愈多愈好。正反兩派均有不少重量級人物坐陣,辯論文章刀光劍影精彩萬分,可惜內容太專門,恕未能為讀者詳述了。

註:Uri Gneezy (2005): "Deception: The Role of Consequences,"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95(1), 384-394.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在豉油的國度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在豉油的國度 2017-08-09 「啱啱收到消息,香港品牌李錦記斥資128億元購入倫敦芬喬奇街20號一幢外號『對講機』嘅商業大廈,打破英國歷來單幢商廈物業成交紀錄。今次交易可以證明到『有華人嘅地方就有自由』……呀……各位對唔住,應該係豉油唔係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