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9, 2013

社會運動的成與敗

2013年8月9日
曾國平 經濟3.0


上周介紹了實驗經濟學(experimental economics)的基本概念,今天再跟讀者介紹一個著名的遊戲。遊戲簡單而重要,更有助我們了解社會運動的本質。


假設有一個社會運動,姑且稱之為「倒X行動」,目的是把某高官X趕下台。運動成功與否,要看大家的貢獻,包括時間、腳骨力和金錢等等;若大家貢獻夠多,X在群眾壓力下,下台的機會較高;若大家貢獻不夠,運動就草草了事,示威變了示弱。


對贊成高官X下台的市民來說,「倒X行動」是所謂的共用物品(public good,或譯公共財),X下台後的好處大家共享,多一個市民你的享受不會少一點,而你也不能阻止其他市民享用這成果。既然「倒X行動」是共用物品,每位市民都有動機樂見其成,汗水與錢銀任由他人去貢獻,只望運動成功後能分一杯羹。


若果大部分市民有這種想法,齊齊等睇戲,「倒X行動」只有失敗收場。


其實,每一個社會運動都有以上的潛在問題。隨便問問一個香港市民,對環保、世界和平、改革香港政制、增加房屋供應等議題有什麼看法,縱使市民對這些議題有不同的理解,但相信大部分市民都會口頭上說支持;不過,若果支持不能「得個講字」,更要捐錢,或要從維園走到政府總部,又或作其他的犧牲,部分市民則恐怕要縮沙了。


實驗經濟學有大量關於共用物品的研究,重點在找出「搭順風車」的問題有多普遍。實驗的做法很簡單:先把一筆錢交給數個參與者,然後讓參與者各自決定把多少錢貢獻到共用物品去。實驗中的共用物品,要大家參與才有效果,否則是不划算的投資;若然只有你傻乎乎的貢獻到共用物品,最後大家會享用你的貢獻,而你卻得不償失。於是,每位參與者都有搭順風車的動機。


若果每位參與者都是絕對自私自利的經濟動物,共用物品的總貢獻是零,人人都是守財奴。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現在有三個人,每人有10元。大家可以選擇保留10元,也可以把部分的錢投放到一個共用物品上。共用物品將把總貢獻乘以0.4,再把這數目交給每一個人。若大家通力合作,齊齊將所有金錢共30元放到共用物品上,最後人人會得12元(30 x 0.4),皆大歡喜。


不過,自私自利的你會留待其餘兩人貢獻,自己坐享其成。為什麼?若果你什麼也不貢獻,其餘兩人卻將總共20元投到共用物品上,你最後會有18元(10 + 20 x 0.4),其餘兩人只得8元(20 x 0.4)!


第一個情況三人的總收入是36元,第二個情況總收入只有34元;若三人都不貢獻,總收入只有原來的30元。搭順風車的行為有害社會也。


讀者要留意,實驗會確保參與者互不相識,甚至每玩一次便要換人,確保參與者不會「發生感情」。若果參與者是四位朋友,為免影響友誼,搭順風車的動機自然低得多!


大量的共用物品實驗,利用了不同種類的參與者(學生、在職人士、隨機抽樣的市民等)、來自不同的國家、牽涉不同的金額(由每小時數十元到數百元的報酬),結果都非常一致:有部分人是絕對自私,「從一而終」不貢獻,但有更多的人會不怕蝕底的貢獻給共用物品。不過,遊戲玩多數次過後,參與者的貢獻將愈來愈少,以近乎零貢獻告終。為什麼呢?假設有些人絕對自私,有些人則抱有「有來有往」的心態,傾向「跟大隊」,後者玩過數次以後,發現別人貢獻不多,貢獻變得冇癮,於是減少貢獻以示抗議。


這個情況跟社會運動有點相似。「倒X行動」舉辦遊行,事前以為人數眾多,誰知不少人得個講字。有份參與的人見不少人想搭順車,於是決定下次不再參加。久而久之,運動告吹。


不過,為何有些社會運動會成功呢?年年的七一遊行,為什麼香港人不寄望他人「代為遊行」?明天再談。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在豉油的國度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在豉油的國度 2017-08-09 「啱啱收到消息,香港品牌李錦記斥資128億元購入倫敦芬喬奇街20號一幢外號『對講機』嘅商業大廈,打破英國歷來單幢商廈物業成交紀錄。今次交易可以證明到『有華人嘅地方就有自由』……呀……各位對唔住,應該係豉油唔係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