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 2013

從企業到論政者的社會責任

2013年9月2日

猶太人有這樣的一句話:「人不為己,誰來為我?」第一個主張「企業社會責任只有盈利」的經濟學家佛利民便是猶太人;然而,猶太人的話還有下一句:「但我不為人人,我是誰?」【註】

個人利益與社會利益出現衝突,自古皆有。今天以經濟角度分析社會責任,讓我先從企業社會責任說起。

佛利民的辯才知名天下,40多年前便解釋了企業管理層不該有奉公守法以外的其他社會責任,邏輯井然;但現實世界中,大型企業卻似乎愈來愈重視企業社會責任。何解?

首先,企業社會責任有法律基礎嗎?以美國為例,企業管理人員原則上的確只需向股東負責,要他們放棄股東利益來負社會責任,是慷他人之慨的「不法行為」;但根據美國的公司法,判案時亦有「經營判斷法則」(Business Judgment Rule),保障公司運作免受法庭過度干預,因此,只要企業管理層能提供理據支持花費在企業社會責任的開支能提升企業未來的利潤,慷他人之慨一般難以入罪。

企業能負社會責任因缺競爭

但是,即使沒有法律責任,企業能夠持續地不顧利潤負擔起社會責任嗎?答案是在自由競爭的市場,除非只做表面功夫,一般企業不能持久地負起額外的社會責任。

能夠承擔社會責任的企業有兩類:一類是公司形象透過承擔社會責任而提升,營業額因此增加,這樣做說穿了只是產品差異化(Product Differentiation)的市場策略,標榜是有機健康或公平貿易的食品便是一些好例子。另一類是受政府監管的行業,在監管下不用面對競爭而能夠維持高利潤;於是有額外利潤支付企業社會責任的開支。至於主動增加企業社會責任開支的誘因,一方面是希望往後較易跟監管機構討價還價,一方面是希望誘發更嚴謹的監管標準,把入行門檻提高以保壟斷地位。

企業能放棄股東利益來負擔社會責任,靠的往往是市場缺乏競爭。但即使企業能負起社會責任,不等於企業應負起社會責任。

佛利民認為,企業不應負起社會責任,是因為私人就業市場沒有制度監察企業管理層有否充分履行應有的社會責任。這裏我要補充的是,究竟如何定斷什麼才算是應有的「社會責任」?當只有缺乏市場競爭的企業才有能力負擔社會責任,社會責任豈不容易淪為這些個別行業管理層的一己之私?

嚮往個人自由的自由主義者,主張的不是自私自利,而是應有的社會責任要靠說服而非強迫別人親自承擔。環保團體要推動節能,目標不應該是隨隨便便叫中電資助3億元買節能電器,目標應該是教育消費者為何及如何節能。

論政者的社會責任是講真話


同樣道理,「幫港出聲」及其支持者要反對佔中,請不要隨隨便便說什麼「負責任之論政者應提出香港在中國發展中尋求共生共存之路,將中華民族帶向穩定光榮之大道。」請說服我們佔中運動的成本遠高於佔中運動帶來的好處。


我認為,論政者的社會責任,應先由論政者自己決定,再由市場把關。我寫專欄的社會責任是運用我懂的經濟知識寫我相信的東西,我買《信報》讀林行止先生的專欄,是我對前輩的識見以金錢與時間投支持票。相反,動不動便要出錢賣廣告大做宣傳,不容易說服我這是大多數市民一直支持的理念。出錢賣廣告,應該是希望說服市民表態反對佔中的一種手段。

為盡我的社會責任,念經濟學的我要問以下三個問題:

(一)佔中運動是否繼續,決定條件應該是佔中能否達到帕瑞圖效率(Pareto Efficiency),即保證全港市民無一人受害?還是卡爾多─希克斯效率(Kaldor-Hicks Efficiency),即全港市民整體得益高於所有損失?如答案是前者,之前的高鐵和將來的東北發展,在有人反對下都不應搞了。如答案是後者,我再問:

(二)為了普選,香港人可以去到幾盡?但假如計唔掂自由何價,而佔中的成本真的是每天16億元,我唯有再問:

(三)「超級議員」辭職讓全港選民有機會表達對佔中及政改取態是否划算,還是支持反對佔中兩方在Facebook鬥多Like準確?

支持和反對佔中運動的人,請以理據說服香港市民。

註 原文英語翻譯是:If I am not for myself, who will be for me? But if I am only for myself, who am I?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理工大學會計及金融學院客座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馬仔的藝術品基金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馬仔的藝術品基金 2017-07-14 早前提過一些拍賣藝術品的皮毛,閒話家常竟引起友人任亮憲注意。原來,經營私募基金的馬仔最近在籌劃一隻古董藝術品基金,賺錢之餘亦希望為推動香港金融業多元化出一分力。馬仔有心有力做實事,做益友的內心支持嘴巴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