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13, 2013

從高斯的一篇講稿說起

2013年9月13日

前陣子讀到「末代高考」的新聞,勾起不少童年回憶。

高考修五科,除英文科比較沉悶刻板外,其餘都各有特色:中文科讀唐君毅、殷海光,隱隱然有一股抗爭情緒蘊藏其中(通識題:若果唐君毅今天在生,會否支持/參與佔中?),歷史科的範圍是東西方上下兩百年的發展,英文的歷史課本長且深,地理科像今天的維基百科,太多的資訊、圖片,不易吸收。

經濟科又如何?修讀過高考經濟科的讀者,都會記得兩個名字:高斯(Ronald H. Coase)和張五常。經濟科的重要內容之一,是產權、交易費用、租值消散等高深話題,其中又以著名的高斯定律(Coase Theorem)最具挑戰性。

學者意見分兩類

猶記得我們中六一班30個男生,老師講解聽得半懂不懂,明明每個英文字都認得,但連起來又好像難以理解。我當年更不自量力,把高斯的兩篇文章《公司的本質》(The Nature of the Firm)和《社會成本問題》(The Problem of Social Cost)讀了一遍,結果當然是讀了等如冇讀。進了研究院,才有機會將高斯的兩篇文章和其他著作再讀幾次,總算漸入佳境。

高斯剛逝世,紀念文章不少,有趣的是香港有些評論人把高斯描繪成一個相信「凡稅皆惡」的經濟學家,口誅筆伐、怪論盡出。問題食品吃了會死人,問題評論讀了也會壞腦;根據片面的了解而大造文章固然勇敢,卻不負責任。
為正視聽,本周想跟讀者介紹一篇高斯1974年的講稿,題目為《經濟學家與公共政策》(Economists and Public Policy)【註】。高斯的文章清楚易明,用字含蓄,值得我們學英文寫作的讀之再三。

讀者看報紙、電視,每有什麼經濟、社會議題,只要牽涉及金錢,記者都會找來經濟學者評價幾句,政府也會邀請經濟學者加入各種委員會,為政府出謀獻策;至於香港的政黨,由於對政府政策的影響有限,就沒有動機仿效歐美的政黨,出錢請經濟學家為其政策背書了。

高斯把經濟學者的意見分作兩類。有些題材,經濟學者所知比一般人好不了多少,所作的推斷也不一定可靠,例如讀者不時在傳媒讀到「明年樓價跌N成」的驚世預言,又或什麼政策有預防樓市災難發生之效等,這些經濟學者的意見,根據的可能是對未來供求的判斷,可能是未卜先知知道什麼泡沫即將爆破,也可能是對各種政策措施的充分了解;無論如何,推測牽涉到投資者、供應商等的預期,複雜而難以捉摸,經濟學者有多大把握很難說。

作出如此推測的經濟學者,若果信心十足,會否以行動證明其言論(put money where the mouth is),把房子賣掉待明年才入市賺一筆?這個就只有當事人才知道了。

有用理論無人理

不過,正由於類似的推測、建議牽涉的是較複雜的問題,市民將較相信專家的「科學」意見,經濟學者影響政策方向的效果較大。高斯認為,經濟學者這類不太可靠的知識,對政策或有影響,但經濟學者一些較扎實、有大量數據支持的理論,反而無人理會。這類理論往往比較簡單,屬於經濟學的原理(principles),不需要受過經濟學訓練也能大概明白。

街邊阿叔都聽得明的經濟學智慧為何沒有市場?正由於理論太簡單,不是高深莫測的貨色,反對者能理直氣壯的批評,或提出自己的一套見解去取代簡單的經濟學觀點。

高斯以價格管制為例子,說明經濟學者自說自話的困境。供求關係決定市場價格,而由於各種原因,政府立法將價格限制於市價之下,就會造成了所謂的供不應求(shortage)。既然市價不能用以分配資源,買家會以各種各樣的方法競爭,付出各種成本去奪得心頭好,但相比以市價為準則,市價以外的競爭方法帶來的浪費較多,有損社會利益。

這套理論簡單明白,亦有大量實證研究支持,但經濟學者一出來反對價格管制,一則無人理會,一則得到兩類反應:「你係咪收咗人錢」或「窮人買唔起,你反對冇人性」。高斯引經據典,說明從亞當史密到戰後的芝加哥學派,都有經濟學者因反對價格管制無人理會而大呼冇癮!

註 文章收在高斯一本值得一讀再讀的文集Essays on Economists and Economics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94)。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買新盤只是跟金管局對着幹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買新盤只是跟金管局對着幹 2017-06-19 我買過三架車,都是新車。買第一架車時在美國開始工作不久,即使車行貸款息口不低,亦只有蝕利息慢慢供。買第二架車時現金已不是問題,但由於車行給予近乎零息貸款優惠,最後還是借到盡慢慢供。買第三架車時香港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