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0, 2013

當流行歌手遇上佛利民

2013年9月20日

早前流行歌手GEM在網上寫了幾句支持梁特首的話,惹來網民和傳媒的強烈反應。

香港娛樂界人士雖然行動上一向和諧,積極參與親建制活動,但很少把政治取向宣之於口。這位歌手如此「敢言」,對其收入有什麼影響?梁特首支持度甚低,這位歌手相信將流失部分支持者,但見報有助知名度,而和諧的言論也可能得到勢力人士垂青,多了工作機會,一失一得,影響難料。

不過,既然未見其他歌手頻頻的講出真心話,可以推測歌手「撐政府」的預期回報或許很高,但風險也不低。

引名句易斷章取義

更有趣的是,流行歌手GEM其後在網上作「補鑊」感言,引用了1961年美國總統甘迺迪就職演說的名句「不要問國家可以為你做什麼,應該要問你可以為國家做什麼。」(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引用名句容易有斷章取義的毛病,名句家喻戶曉,但原文出處則不甚了了,引用起來可能失掉了名句的本意。

甘迺迪就職當年正值冷戰的關鍵時期,美蘇關係緊張,甘迺迪的話旨在鼓勵國民,以至世界公民為自由而戰,抵抗以蘇聯為首的共產勢力。

抗共的同時,甘迺迪政府的經濟政策也在左轉,上任之時與商界關係不佳,而經濟顧問之一是相信政府大有可為的高伯端(John Kenneth Galbraith,1908-2006),名句多少反映了當時大政府的趨勢。

流行歌手引經據典,令我想起佛利民的著作《資本主義與自由》(Capitalism and Freedom)。這本於1962年出版的小書,對象雖然為廣大市民,但一點也不簡單。佛利民在書中詳細交代其經濟思想,並在教育、貨幣政策、政府收支、收入分配、醫療等重大問題上發揮,力陳自由市場的優點,否定了大部分(而非全部)的政府干預,提出了負入息稅、學券制等建議。不論讀者的經濟取向是左是右,這本短短200頁的書都值得一讀再讀:傾右者可以學習佛利民分析問題的方法,不用只喊口號;傾左者可以讀到「敵方觀點」的最佳闡釋,知己知彼不用盲目批判。

小書的第一頁,正是從甘迺迪那句名言講起。

佛利民認為,名句所描述政府與人民的關係,跟一個自由人(free man)在自由社會(free society)的理想情況格格不入。「國家可以為你做什麼」,有點家長管治的意味,好像政府是監護人,市民是乖乖的小朋友。人民為自己的理想奮鬥,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不用政府多管閒事;「你可以為國家做什麼」,佛利民認為是把國家看成一個有機體,而人民是有機體的一部分,政府高高在上,人民為其奉獻以維持國家的運作。

甘迺迪談的是國家,佛利民卻將其等同於政府,是否有曲解的嫌疑?佛利民認為,所謂國家,只不過是人民的總和,並非一個在人民之上的東西。人民可以尊敬其國家的文化、傳統、歷史,也可以為其國家而自豪,但撇開這些較抽象的價值,國家就是人民。人民對其政府不必尊敬也不必自豪,政府只是人民利用來達到目(如維持治安)的工具,既不是樂於助人的大家長,也不是要侍奉敬畏的大老闆。

如何看政府與人民關係

佛利民認為名句不好,跟自由有衝突。正確的問題,不是國家可以為你做什麼,也不是你可以為國家做什麼,而是人民如何透過政府去達到目的?人民如何防止政府權利過大,威脅人民的自由?

從50年前的美國,回到今天香港,佛利民的觀點又有什麼啟示?香港人對香港以至中國的歷史文化有感情,但對香港政府是否要有同樣的感情?市民和政府的關係,是否一方地位低微,一方高高在上?抑或市民應視政府為敵人,事事反抗到底?明天再談。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從資訊供求看傳媒前景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從資訊供求看傳媒前景 2017-09-13 近年傳統傳媒的地位不斷下降,有的紙媒由公信力第一變成公信力第七,有的則由誓神劈願不賣盤,到最近終於向現實低頭,當然不消說的是一直低迷的記者薪水,依舊追不上通脹。到底傳統傳媒的前景如何? 有趣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