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1, 2013

爭取民主的經濟考慮

曾國平 經濟3.0


佛利民認為,國家的概念有兩層含意。國家可代表文化、歷史、傳統,而人民可為此而感到驕傲,也可付出代價保衞、發揚之。

國家也代表了人民的總和,而政府是國家(即人民)的工具,用以達到目的(如保障自由安全)。既然政府只是人民的工具,人民和政府沒有地位高低之分,人民不用對政府恭恭敬敬,只要監督政府有沒有把工作做好就夠了。推而廣之,愛國的對象包括文化、歷史、傳統,也包括國家的人民;但既然政府是人民的工具,愛之恨之就要看政府的工作做得好不好,人民整體是否得益了。香港不是國家,但道理也一樣。香港有其獨特的歷史文化,而香港政府只是香港市民用以達到目的之工具,並沒有什麼尊貴的地位。

政府非民選 勢孤兼力弱

上周談過了,高斯認為,市場有其成本,事事用市場來解決不是最理想的安排,市場和政府的分界要看成本與效益。「不要問香港為你做了什麼,應該要問你可以為香港做什麼」,應用到文化傳統上合情合理,但應用到政府之上卻有問題。事事叫政府幫手又好,事事為政府奉獻又好,都不是理想的情況。

以歐美的標準來說,香港的政府規模一點不大。根據高斯的分析,香港政府干預應該頗有效率才對。可是,香港政府形象低落兼勢孤力弱,跟效率扯不上邊。施政愈來愈困難,可有經濟解釋?民主是正常物品(normal good),收入愈高需求愈大,香港市民對政府的要求也愈來愈高。奈何政府非民選,不能以投票表達不滿,於是罵政府的傳媒就大有市場了。至於政府官員的質素每下愈況,也許是政府效率低的原因,但更可能是施政無效的結果。

當然,不少港人不喜歡民主,又或對民主的效能有疑問;但現實是,隨着收入上升,市民中有民主訴求的比例及其強烈程度只會隨之上升。厭惡民主者,積極的可身體力行,組織同道中人宣傳民主制度的不是,以阻止或減慢香港的民主發展;消極的除了選擇移民,就只有無奈的接受現實了。

民主近乎零 施政成本升

香港政府民主成分近乎零,立法會又無權無勢,政府施政的成本正在不斷上升。新界東北發展一役,正反雙方動員爭執的成本;加上政府付出的人力物力,加加埋埋可能是可觀的數字,搞了一通,東北發展至今依然沒有眉目。興建堆填區,官員勞師動眾會見市民浪費口水,反對者絕食示威,支持者鬥人多叫口號,加起來都是不輕的代價。梁特首落區,支持者反對者花上半天排隊,再花上半天對峙;加上保安措施,代價亦相當沉重。這類租值消散(rent dissipation),除了增加政治組織的號召力,都是白白的浪費資源,無助生產。如果香港政府增加民主成分,這類浪費不會消失,但相信將下降。

民主並非萬能,正如牙刷不能用來上網一樣,是近乎「阿媽係女人」的真理。香港有了民主,除了發揮其消費品(consumption good)的作用,令對民主有喜好的市民感覺愉快外,也會令政府施政暢順一些,減低成本,對香港有利。不過,有不少實證研究指出,隨着壓力團體的興盛,民主將增加政府的規模,倒頭來增加施政的成本。從一個什麼也做不了的政府,變成一個積極干預的政府,是得是失難以預計,但實情是,前者的問題擺在眼前,後者有多嚴重卻說不準。

政改的問題,以至「佔領中環」的爭議,從成本效益的角度看,要考慮的是以下的四個數字:爭取民主不同方式(如「佔中」)的成本、未來政府施政因民主制度改善的得益、未來政府規模因民主制度而擴大的代價、民主制度本身對市民的價值(或對厭惡民主的市民來說的負價值)。這筆賬不容易算,甚至不可能算清,但重要的是不可顧此失彼。只看爭取民主的成本,或只強調民主本身的價值,都是以偏概全。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ICO不是IPO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ICO不是IPO 2017-11-10 無奈,SFC亦非SEC。 不是有心跟大家玩視力測試,只是金融世界秒秒鐘幾十萬上落,何況差成個字?ICO(Initial Coin Offering,證監會稱之為「首次代幣發行」)與IPO的一字之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