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7, 2013

㩒住嚟搶經濟學

2013年9月27日


早前香港打大風,令我想起一些因打風而起的經濟現象:打風前後買肉買菜貴幾成、打風時搭的士又要貴幾成,報章上也曾報道餐廳因打風而收附加費,這類現象英文叫price gouging,帶有貶義,大概等如廣東話「㩒住嚟搶」的意思,再難聽一點譯做「趁火打劫」也可以。

現象帶有貶義,源自道德的考慮:天災出現,正是市民需要搭的士趕回家之時,留在家中又要開飯,商戶趁天災抬高價錢,不是貪婪是什麼?香港打風一天半天,美國刮龍捲風卻可以令一處地方癱瘓數周,房屋倒塌加停電,比香港打風所造成的破壞大得多。

在美國抬價最明顯的是汽油。有人要駕車回家,有人要駕車找食物,油站趁亂大幅加價,是否離譜?龍捲風在炎夏出現,若停電冷氣機雪櫃立即收工,影響可大可小(如病人的藥物需要冷藏),可恨的是,賣冰的店舖大幅加價,這是否名正言順趁火打劫?

有法可禁「趁火打劫」?

有見及此,美國不少城市有所謂的anti-gouging law,禁止商戶在天災時大幅加價。法例當然沒有指明何謂「大幅加價」,但根據一般的理解,加價一成已經有犯法的嫌疑。犯法不用坐監,但要交一筆不低的罰款。立法的原意是確保市民在天災時不用捱貴貨,免被貪婪的商戶剝削。

天災時個別物品的價格上升,原因不外需求上升或供應下降。打風破壞農作物收成,供應下降,價格上升;打風駕駛危險,加上保險不保在天災時遇上的意外,減少了的士服務的供應,收費於是增加;打風難以出外,全區居民都幫襯樓下的幾家餐廳,需求上升,可能因此而需加一小費。

讀者要留意,供求的分析沒有假設商戶是正是邪。菜販可以貪婪無比,但太平盛世時,菜販面對競爭,要加價也加不了;天災之時雖然能盡顯貪婪本性,大幅加價,但價格上升交易量下跌,菜販的收入未必上升,只要市民對蔬菜的需求彈性大,蔬菜加價時不吃菜去吃罐頭,天災之時菜販收入反而下跌。

蔬菜貴了,只有認為蔬菜價值夠高的人才會買,而一般人也因而少吃一點。供應下降價格上升,迫使市民「慳啲食」。其實,香港也有法例禁止的士在打風時加價,只是執行較困難,少人理會,於是打風時的士加價幾成,依然司空見慣。

偶有不加價的的士司機,就是有「良心」了。打風時駕車危險,保險不保,的士司機的成本上升,有司機認為不划算「博唔過」,於是休息一天,供應下降,夠膽開工的司機的收入或會上升,但把發生意外的機會考慮進去,在競爭下收入只夠賠償風險。的士貴了,只有認為搭的士價值夠高的人才會坐,而一般市民也會少坐一點。供應下降價格上升,迫使市民「慳啲坐」。

若香港政府嚴格執行類似anti-gouging law的法例,防止菜販、的士司機等商戶在市民水深火熱之際加價,市民會否因此得益?

打風時禁止菜販加價,但菜販從批發商買回來的菜又升了價,選擇之一是關門幾天,不用犯法又不用蝕本;菜販也可以避過法例,買入一些較次等的爛菜,收取平日的價錢。菜販又可以設立「打風膠袋費」,每個10元。菜販實際會有什麼行動,要研究菜販面對的種種局限才知道,但肯定會發生的是,本來價高者得以價格為標準的競爭(price competition),將被另一些競爭方法取代。從冇菜食到食爛菜,都會造成浪費,對社會沒有益處。

立法可能適得其反

若政府用盡方法,例如「放蛇」之類,防止的士司機在打風時加價,又會有什麼效果?面對風險而不能加價,將有更多司機在家休息;想多賺一點的司機,只會接熟客的生意,打風時在街上行走之的士,會因法例而變得更少,肯付錢坐的士的市民不但要多等一會,車費也會較沒有放蛇時更高。肯付錢的坐不到的士,也造成浪費。

跟價格管制的分別,是「反㩒住嚟搶法例」只應用於天災之時。租務管制將價格訂於市價之下,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業主應對的方法要從長遠打算。

不過,天災時間有限,香港的打風只造成一兩天的影響,面對管制,商戶大可一了百了,以暫停供應對付之。至於重要物資如食水、藥物,面對天災時價格上升,窮人買不起,更有效的措施也許是政府或慈善團體直接幫助有需要的市民。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2017-06-23 傳媒、KOL以至政府官員都喜歡引用堅尼系數。這是個看似簡單但其實不易明白的指數。讓我簡單解釋一下,該系數的數值是在0至1之間,0代表收入分布絕對平均,1則代表收入完全集中在極小數的人手上。指數看似簡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