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4, 2013

港甲球場可如何分配?

2013年9月4日


寫了數周互聯網與市場結構的關係,這星期寫點別的題材吧。作為一位標準足球迷,跟很多球迷一樣,我也追看英超比賽,但我支持的球隊比較獨特,不是曼聯,不是車仔,亦不是其他前列六、七名的球隊,所以往往成為為朋友間被嘲笑的對象。
我在足球方面的「特殊癖好」其實不限於此。除了追看英超這「媚外」的嗜好之外,我還十分留意「本土」(或小眾)的香港甲組足球聯賽。
自從2009年南華在亞協盃進身四強和香港隊在同年的東亞運勇奪金牌後,加上「鳳凰計劃」在政府支持下正式推行,很多人都對香港的足球前景充滿憧憬;可是,數年過去,香港足運發展似乎仍然停滯不前,各港甲球隊找贊助依然困難重重,港甲的入場人數仍然在低位徘徊,球場草地的質素更似是每下愈況(香港大球場變成「香港大農場」的國際新聞,相信大家仍記憶猶新)。
球場的問題其實並不限於草地質素,球場數目及其分配亦是一個大問題。在今季的港甲,球隊數目由過往的10隊增加至12隊,加上小西灣球場在季中將進行維修,球場的供應其實很緊張,其中地點極佳的旺角場更是大部分球隊的主場首選。不過,足總只能編排兩隊以旺角場作為主場,最終足總以上季聯賽排名的先後決定旺角主場花落誰家。所謂「順得哥情失嫂意」,沒能進駐旺角場的球隊當然不服,剛升班的幾隊更認為此制度「不公平」。
「價」高者得可確保善用
怎樣才是「公平」的球場分配制度?老實說,我並不知道。我知道的是,旺角場只有一個,有權進駐旺角作主場的球隊數目卻有限,即使是多麼「公平」的制度,也必定有球隊不能進駐心儀的球場。
經濟學不能斷定一個制度是否「公平」,但卻可以分析該制度是否有效率。怎樣才算有效率?讓我大膽假設,足總的一個重要使命是增加入場觀眾的數目(事實上亞洲足協評核各地聯賽的其中一個準則,正是聯賽的入場人數)。那麼,現在的球場分配方法能否有效的滿足足總的使命?現在足總以上季聯賽排名來決定各隊選擇主場球場的先後次序,如果球隊的號召力跟球隊實力和聯賽排名一樣,那足總的方法也挺有效率;但很多時球隊號召力與它上季聯賽排名可以毫無關係。舉個例,今季的升班馬中有傳統勁旅東方和愉園,它們的號召力相信不會比其他前列球隊差,但這兩支「勁旅」在現有的遊戲規則下,卻根本沒資格去挑旺角作為主場。明顯的是,足總現在所用來分配球場的制度,與其使命相矛盾。
那麼,怎樣才可分配最有號召力的球隊到旺角場,令旺角場發揮最大效用,吸引更多入場觀眾?經濟學者會告訴你,讓各球隊像地產商投地般以價高者得的方法「投場」,是最佳的辦法。要注意的是,這裏的「價」不一定要用錢來計算,但首先,因為足總不是牟利機構,此外,絕大部分甲組球隊都財政緊絀,要它們從班費裏拿出額外撥款「投場」,未免是百上加斤。
那麼,這裏說的「價」是指什麼?一個可能是各隊投標時注明它們預期以旺角場為主場的平均入場人數,然後足總將旺角場分配予入標時預期平均入場人數最高的兩隊。我沒有歷屆港甲入場數字的數據,但我相信各隊負責人都有相關的數據,亦可能有做一些簡單的分析,他們對影響入場人數的因素,例如比賽雙方的號召力和比賽地點等,都應該有一些大概的概念,要他們預計以旺角場為主場的平均入場人數,應該可以「雖不中,亦不遠矣」。
這樣「價」高者得,既可以令升班馬如東方也可參與投標,亦可保障球場得到善用。但一個可能的問題是,球隊負責人可能在投標時誇大其號召力,明明預期平均主場入場人數是1000,卻在投標時誇大至1500。我們可怎樣防止球隊「誇誇其價」呢?一個簡單直接的方法是罰錢。假設足總能定下規條,在球季完結後,如果實際平均主場入場數目比投標時少一名,便要罰款1000元,少500名便得罰款50萬,以目前港甲球隊規模來說,絕對有「阻嚇力」。這不但令各隊在投標時不會「誇誇其價」,亦會令中標的球隊能更有誘因盡力做好宣傳,完全符合足總提升入場人數的目標。其他處罰的方法如禁止曾「誇誇其價」的球隊不得在下兩次投標時入標,相信也有一定的阻嚇力。
當然,要解決球場不足的問題,最理想的辦法是撥地起球場,但在寸金尺土的香港,這又談何容易?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2017-08-16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