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5, 2013

小眾玩意如何生存?

2013年9月5日

昨天本欄提及自己有留意本地甲組足球聯賽的「特殊癖好」。用上「特殊」兩字,表示我這興趣十分小眾,在我認識的朋友中,對英超或西甲十分瘋狂的大有人在,但對本地足球略有認識的卻是少之又少。事實上,近年本地甲組聯賽的平均每場入場人數大約只有1000人,大球場能紅旗高掛(如剛過去的傑志迎戰曼聯)是罕見的事。

所以說,本地足球是小眾嗜好絕不為過。小眾玩意要怎樣經營才能生存呢?更根本的是,小眾玩意在現今社會還有生存空間嗎?這不光是本地足球要面對的問題,更是所有其他的小眾玩意的經營者都要回答的問題。

上周我在本欄提到由前《連線》(Wired Magazine)主編Chris Anderson提出的長尾理論(The Long Tail),長尾產品指的是一些邊緣化或小眾的產品。Chris Anderson認為,小眾產品在互聯網的世界大有可為。他的理論是這樣的:在沒有互聯網的傳統實體經濟裏,產品的存貨空間十分重要,舉個例,一間書局再大,也只能容納數千本不同的書,一些比較小的書店,更只能藏書數百。假設你是書店老闆,你會優先把羅琳的《哈利波特》還是《經濟3.0》將要推出的書放上架?由於預期銷量不高,小眾產品沒有能力與其他明星產品競逐有限的存貨空間,它們在這種傳統的實體經濟的生存空間故此十分有限。

在互聯網世界大有可為

相反,在互聯網的世界裏,產品存貨空間變得沒有以前那麼重要。如果網頁的設計得宜,加上利用關鍵字搜索功能,《經濟3.0》的新書不會在網上佔用了《哈利波特》的空間。網上書店由是可以同時把《哈利波特》和《經濟3.0》的新書放上(電子)架,讓網民自由選擇──網上書店亞馬遜正是利用互聯網的特點大賣長尾書籍。由此可見,小眾產品在互聯網的世界不只有了生存空間,更可以說是變得大有可為。

小眾的書籍不是唯一受益的長尾產品,亞馬遜亦不是唯一利用長尾產品大賺一筆的平台。網上電影平台Netflix是另一個著名的例子。在互聯網出現前,電影DVD店是電影落畫後看電影的唯一選擇(不計翻版),但與書店一樣,DVD店的空間亦有限,荷里活巨製當然是DVD店的首選,而小本經營的製作或冷門的片種如紀錄片便很難上架。Netflix在電影界的出現,便有如亞馬遜在出版界一樣,令冷門、小本經營或小眾的電影也有生存空間。

亞馬遜和Netflix令小眾玩意不會在市場裏消失得無影無蹤,同樣地,小眾玩意要生存便須懂得利用如亞馬遜和Netflix這樣的平台。港甲這小眾嗜好亦一樣。記得小時候,港甲有時會在無綫直播或轉播,但由於大氣電波的空間有限,加上其他節目收視較有保證,在無綫看到港甲賽事的機會始終不多。不過,現在收費電視台的頻度眾多,港甲不用再與更受歡迎的英超、西甲競逐頻度。

事實上,上季起便有收費電視台成立港甲的專門頻度。

不過,由於港甲沒英超、西甲般受歡迎,港甲球隊要每月付款負擔電視台的營運費用,所以不是每支球隊都贊成直播或轉播港甲比賽。但這個世界是沒有免費午餐的,即使是在互聯網的世界裏,利用有效平台作宣傳也要付出代價。舉個例,早前「抄襲風波」的主角智能手機遊戲《神魔之塔》,雖然因被指抄襲而惹來不少人指摘,但無可否認的是,它的宣傳做得十分出色,其中一個宣傳策略是利用遊戲中的寶石來給予玩家誘因,讓他們在facebook分享有關《神魔之塔》的事,從而達到一傳十,十傳百的宣傳效果。

除了為港甲設立電視頻度須付款外,有球隊亦可能擔心直播會令入場人數下降。不過,小眾玩意的特點是,它原來的支持者通常是死忠粉絲,套用經濟學的術語,他們的需求彈性通常比較低;另一方面,各球隊可以透過電視平台,讓更多人了解港甲這小眾玩意。不知反對直播的球隊負責人認為,透過電視轉播加深對港甲的了解,從而被吸引入場的人數較多,還是原本會入場的大約1000人,會因為有直播而選擇不入場的人數較多一點?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2017-06-23 傳媒、KOL以至政府官員都喜歡引用堅尼系數。這是個看似簡單但其實不易明白的指數。讓我簡單解釋一下,該系數的數值是在0至1之間,0代表收入分布絕對平均,1則代表收入完全集中在極小數的人手上。指數看似簡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