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15, 2013

再論減廢

2013年10月15日

前輩教落,寫文章不怕你罵,只怕你不讀。潛移默化,執筆時有時忍不住「博鬧」,這裏先向羅耕講句不好意思,請多包涵。

前輩亦曾教落,經濟學淺而不易。我的闡釋首先是分析經濟問題時,複雜世界裏消費者的有關選擇(Relevant Margin)不易掌握,局限改變不明分析根本無從入手;其次是即使掌握了問題的有關選擇,消費者對局限改變的反應可大可小,始終要通過觀察驗證才能作準。

重陽節,是登高及敬老的傳統節日,假期關係本周只寫一篇,就讓我一次回應上周數位讀者對垃圾徵費的題問及質疑。

垃圾徵費成效的實證答案

最近我寫了兩篇關於垃圾徵費的文章,其中的〈垃圾徵費的經濟分析〉提出垃圾收費過高將增加非法棄置,並建議適當鼓勵回收能減少非法棄置。「財經DNA」作者羅耕主張向非必要品額外徵稅來減廢,並說「看來徐文多少假定垃圾量是既定的,難因徵費而減。果真如此嗎?還待實證上的答案,不然徐氏只以『經濟3.0』的口水來噴『財經DNA』的口水。」Every citation is a good citation,我要感謝「財經DNA」向「經濟3.0」噴口水。

不用待實證上的答案,0.3的需求價格彈性是近20年實證分析廢物收費成效得出的上限:即收費每提高10%,只能減廢少於3%。在〈回收不如減垃圾〉一文中,羅耕引述了不少我在〈垃圾徵費的經濟分析〉的內容,但就是未有引述以下一段:「上周我在〈減廢─收費.咁計〉中解釋,多年來經濟學界對垃圾徵費分析的結論是:一般市民對廢物收集服務的需求彈性十分有限,垃圾徵費會如需求定律所料減少收集廢物服務的需求量,但下降幅度不大。」當然,更沒有引述我在之前一篇文章指出的0.3需求彈性上限。

我不得不同意網台主持亨利擔心的「若以個體為收費,則作弊與行政成本問題必須解決。」非法棄置的問題,亦不是我們用口水亂噴出來的:「另一個較全面的分析是,維珍尼亞大學區在1992年推出每個32加侖垃圾袋收0.8美元的收費制度後,……實際廢物重量的下降其實只得14%,……這14%的『減廢』中,大概有三分一是真的源頭減廢,另外三分一去了循環回收,最後的三分一估計是非法棄置。結論是,維珍尼亞大學區人口對收集廢物的需求彈性只有約0.08。」我同意羅耕「循環再造與減製垃圾,兩者無矛盾」的觀點【註】。

為何不贊成向非必要品徵稅

我不能認同的是,因為減製垃圾比循環再造更為治本而向非必要品額外徵稅。假如治本的成本遠高於治標,我看不到為何要堅持捨易取難,減製垃圾最治本的辦法是消滅人類吧?

至於非必要品,經濟學上是指需求的收入彈性(income elasticity of demand)高於1,含意是隨收入上升消費比例增加的物品,因此亦稱之為奢侈品。此收入彈性系數與價格彈性系數概念不同,後者的高低主要視乎代替品的選擇有多少。我沒有如羅耕所說的「徐氏似乎將垃圾看成為一件整體的必需品,在批評拙文時混淆了概念。」由始至今,我的意思從來都是:要知道消費者對徵稅的反應大小,看的是需求的價格彈性(price elasticity of demand),不是收入彈性。以降低市民回收的成本來減少非法棄置,靠的卻是循環回收和非法棄置互為代替品因而有負值的需求交叉彈性(cross price elasticity of demand)。推論經濟現象時,這幾個不同需求彈性的基礎概念不能混淆。

向收入彈性高的奢侈品徵稅,不代表消費者便會大幅減少購買這些物品。更何況,向珠寶玉石等被公認的非必需品徵稅對減廢又有什麼幫助?但即使建議是向需求價格彈性高的物品徵稅,我還是堅決反對:第一、猜測一件產品在某特定市場的價格彈性是高是低,已是艱巨工程一件,要知道市場上所有貨品的價格彈性然後選擇性地徵稅更是天荒夜譚;第二、嫌珠寶玉石的例子未夠極端,試想政府為什麼反而資助車主更換對空氣造成較少污染的新車,政府要鼓勵製造更多垃圾嗎?

如果不喜歡這些極端例子,就用羅耕舉的電子用品作例。我就當電子用品的價格彈性超高,iPhone一加價你便轉用Samsung,但兩個牌子因徵稅一起加價,你又點轉?還有,我之前一部iPhone換機時,舊機是留給我讀初中的契女用的。你的又是如何處置?

註 不想只聽我噴口水,但又有興趣參考更多關於垃圾徵費成效實證研究的讀者,請不要錯過Kinnaman, Thomas C. Policy Watch: Examining the Justification for Residential Recycling.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20(4), Fall 2006: 219-232.

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理工大學會計及金融學院客座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2017-06-23 傳媒、KOL以至政府官員都喜歡引用堅尼系數。這是個看似簡單但其實不易明白的指數。讓我簡單解釋一下,該系數的數值是在0至1之間,0代表收入分布絕對平均,1則代表收入完全集中在極小數的人手上。指數看似簡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