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16, 2013

怎樣令菲律賓道歉?

2013年10月16日

菲律賓人質事件過了三年,菲律賓政府(或者其實是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至今還未正式為事件道歉,人質事件中的死傷者家屬以至很多港人,至今仍然對此憤憤不平。

香港政府在爭取與菲律賓對話方面不是沒有努力過,但成效如何大家有目共睹。上周二梁特首在一個外交場合與阿基諾三世進行了會面,阿基諾三世以「文化差別」為由拒絕道歉,並指雙方都同意應把人質事件放低(後來梁特首對此否認,菲方也澄清媒體對談話內容有誤解);第二天總理李克強再向阿基諾三世施壓,指「人質事件拖時已久……希望菲方高度重視並嚴肅對待,盡快合情合理解決。」結果,阿基諾三世才說「會致力妥善處理此事。」

我們都知道,如果中國政府肯擺出強硬姿態,菲律賓政府便很有可能更快作出回應,甚至是屈服;但問題是中國政府在處理與中菲關係時可能有其他考慮,從而令她在事件上只會擺擺姿態。為了主動向菲律賓政府施壓,有政黨提出私人條例草案,限制菲傭入境,以經濟制裁的手段向菲律賓施壓。他們的建議是分階段修改《入境條例》,包括:

1.2014年4月停止簽發新的菲傭簽證來港;

2.2015年1月擴展至現有菲傭不准留港;

3.2015年7月拒絕所有菲律賓人來港簽證。

當然,這建議十分具爭議性,有人認為菲傭是無辜的,更重要的是,香港經濟發達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菲傭來港工作令很多香港女性可以放心「打工」,限制菲傭來港無疑是「恩將仇報」;亦有人認為,很多香港人都有請菲傭(根據入境處的資料,截至2012年12月31日,外籍家庭傭工人數有逾31萬,其中菲傭約佔50%),限制菲傭來港於是亦為很多港人帶來不便。保安局局長黎棟國亦指出,政府不會就此事件做一些影響到市民大眾的事。

一個可能的回應是,這些措施只是用來嚇嚇菲律賓,在正式修改條例之前(即明年4月前)菲律賓應已「縮沙」並道歉,屆時其實不用對菲傭「恩將仇報」,亦不會為正僱用或正考慮僱用菲傭的大量港人帶來什麼不便。

沒錯,以限制菲傭入境作經濟制裁的手段其實是要嚇一下菲律賓,而菲律賓會否受嚇則視乎這威嚇是否可信。什麼是一個可信的威嚇(credible threat)呢?我在大學裏教書時喜歡以一個虛構的例子來解說何為可信的威嚇(要強調這只是虛構的例子,並不是小弟的真實經歷):

一名小孩十分頑皮,晚上經常玩遊戲機直到三更半夜,不肯到床上睡覺;媽媽十分惱怒,對小孩說:「如果你不在10點前到床上睡覺,我便會用『籐條炆你的豬肉』!」沒有媽媽會想打小孩,但媽媽的如意算盤是,小孩在聽到媽媽的威嚇後會聽話10時上床睡覺去。小孩聽話,媽媽亦不用出手。但是,小孩不笨,他知道即使10時後繼續打機,媽媽亦不會打他,因為他深明「打在兒身,痛在母心」的道理。媽媽的威嚇於是不可信,小孩於是繼續打機,慈母於是多敗兒。

現在香港是媽媽,菲律賓是小孩,要菲律賓道歉則是在例子中媽媽要小孩在10點前睡覺,限制菲傭入境則是「炆豬肉」的威嚇。菲律賓這小孩怎樣看待這經濟制裁的威嚇呢?他知道即使他不道歉,作為母親的香港在是否用籐條炆菲律賓的豬肉時會有所顧慮,亦即「打在兒身,痛在母心」,因為很多正僱用或正考慮僱用菲傭的港人會多多少少有所不滿,而這對香港政府或政黨會帶來一定程度的壓力。

當然,炆豬肉的威嚇有多可信,要視乎媽媽可以有多忍心。同樣,要菲律賓相信這威嚇是可相信,則要令它相信港人不會因這限制受到多大的不便。這其實很取決於兩個因素:一個是港人願意為人質家屬的公義付出多少;另一個是港人對外傭的需求彈性,需求彈性高代表僱主很容易便會轉用其他外籍傭工,限制菲傭入境對港人則影響有限。前者我並不知道答案,香港政府亦不能為此做任何事情;但政府對後者卻是「有能為力」,其中一個辦法是該政黨的建議,亦即給予菲律賓足夠長時間的預警,我們都知道時間愈長,僱主愈多時間尋找替代品,需求彈性便愈高。另一個辦法是開拓一些新的外傭來源。最近,孟加拉政府正全力開拓香港的家傭服務市場,香港政府可以考慮全面配合,以在一兩年內令外傭供應不會因限制菲傭入境而大跌。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