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8, 2013

貧窮線與消費水平

2013年10月18日

曾國平 經濟3.0


一「線」激起千重浪。
政府決定以當下收入(current income)中位數的一半為標準,訂下了貧窮線:根據2012年的人口普查,一人住戶3600元,二人住戶7700元,三人住戶11500元,四人住戶14300元,五人住戶14800元,六人或以上家庭15800元。每月收入多少,決定了市民是否屬於貧窮一族,而每月收入的升跌,亦能改變市民的貧窮身份。一條貧窮線,引起了一眾學者、政客、壓力團體的熱烈討論。

羅隱與李白
以當下收入為貧窮下定義,勝在簡單易明,加上人口普查的數據齊全,政府不用再花人力物力作調查。貧窮線的另一用處是,為政府的福利制度打個分數,把政府綜援、老人福利、學生津貼等算進去,政策介入後的貧窮人數少了數十萬,以示政府並非置收入不均於不顧。當然,不少人亦認為,數十萬的減貧不算什麼成績,徹底「滅貧」才是政府的正確目標。
量度貧窮,除了以當下收入作準則外,還可以恒常收入(permanent income)為計算方法,這個概念在去年《經濟3.0》開張時曾提及,在此不厭其煩的跟讀者再介紹一下。
人的一生,收入有升有跌,經濟的興衰、健康的起伏、運氣的好壞等等,都會影響收入。除了人生的無常,人從年少到退休,收入都會有些「必然」的變化。剛畢業出來社會做事,經驗尚淺,工作由低做起;步入中年,收入因經驗上升,加上家室之累,或燃起了闖一番事業的野心,工作比青年時更勤奮,收入達到人生中的最高點;告別中年,身心因年齡而俱疲,工作減少,或轉到一些要求較低的職位,等待退休。平均而言,人一生的當下收入是先升後跌,像個倒轉的英文字母U。當然,這個平均的收入走勢不能準確形容每一個人的際遇:有人的收入是先高後低,有人是只升不跌。我們考慮的是平均走勢。
當下收入先升後跌,消費是否一樣?有多少人會像晚唐代詩人羅隱一樣,收入高時盡情玩樂,今朝有酒今朝醉,不為低收入的將來打算,明日愁來明日愁?這類浪漫的人不多,多的是謹慎而悶蛋的經濟動物:收入低的青年時代靠靠父母(或信用卡公司),高收入的中年清還債務兼儲錢投資,退休之後再把儲蓄或投資組合「慢慢搣」。
說得抽象一點,我們每一刻都展望將來,大約估計將來收入的走勢,折算出一個平均的數目,亦即恒常收入。我們目前消費多少,取決於恒常收入,而非變化多端的當下收入。
李白自信爆燈,但其行為符合恒常收入的理論:他認為,其才氣能帶來千金散盡還復來的效果,等如為自己算出一個非常高的恒常收入,大條道理揮霍浪漫去也。

消費「不平坦」
根據恒常收入的理論,人一生的當下收入雖然像倒轉的U,但透過借貸和儲蓄,人一生的消費將比當下收入平坦得多。量度貧窮,相比當下收入一時的高低,恒常收入或消費更能反映一生的貧窮情況。不過,政府若有意利用消費水平量度貧窮,要考慮到不同年齡、不同家庭狀況下的消費不能直接比較。為什麼呢?
人一生的消費不會完全平坦,其起跌多少都會跟當下收入有關係。經濟學者花了大量的心血,找出消費「不平坦」的各種原因。一個流行的答案是,借貸不是人人可以輕易做到的事,今天收入低,縱使你相信天生我才必有用,堅信自己的恒常收入高,坐你對面的銀行職員不會因此批出10萬大元的私人貸款。未來的收入不能作抵押,當下收入於是了決定消費水平。
另一個有趣的消費「不平坦」現象,是退休的一年,消費會突然下降。退休的生活,多數一早計劃好,為什麼退休的一刻,老人會突然慳家起來?莫非退休有奇妙的效果,減低老人的消費意欲?這個奇怪的現象,經濟學者稱之為退休消費謎題(retirement-consumption puzzle)。
現象有趣,明天跟大家介紹一個同樣有趣的解謎方法。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