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19, 2013

退休消費下跌源自男女之爭

2013年10月19日

曾國平 經濟3.0

退休時消費急跌,跟經濟學理論的推斷有衝突,是為退休消費謎題(retirement-consumption puzzle)。退休之事,多早已安排好,不是突如其來的改變,難道從退休的一天起,消費的喜好便起了變化?但以喜好的改變作解釋,幾乎等如沒有解釋。

日後政府若決定在貧窮線中加入消費的元素,這個謎題將是重要的考慮:同樣是60歲的兩位市民,一個在職一個退休,兩者的消費水平不能直接比較。

沒有量度愛情親情的工具

從貧窮線談到退休消費謎題,令我想起一篇十年前的文章【註】。文章第一位作者Shelly Lundberg是我的前老闆,Richard Startz則是我的論文導師兼合作夥伴,第三位作者是一位不認識的師兄。筆者在研究院時英文口試過不了關,當不成教學助理,沒有學校的財政支持,正萌去意之際,素未謀面的Lundberg請了我作研究助理;工作期間,認識了她研究宏觀經濟的丈夫Startz,後來在他的指導下完成我的博士論文。研究院五年的光景,工作和研究都圍繞在這兩夫妻之間,也算是有趣的經歷。

前老闆的專長是家庭經濟學(family economics),以經濟學的工具研究家庭的組成、家長子女、夫婦之間的關係,以及探討家庭對教育、工作、投資等決定的影響──從教仔女到有外遇,從打老婆到分家產,都在這個領域的研究題目之列。

家庭之中的資源如何分配,取決於夫婦二人的權力分布。若果男的有優差在身,女的在家當主婦,男的話事權自然較大;相反,若果男的在家打理家頭細務,女的出外工作養家,女的在花錢一事上會更有自己的意見。

經濟學者眼中的婚姻關係沒有愛情,有的是兩人分工合作帶來的利益,以及兩人爭權奪利的斤斤計較(bargaining)。同樣道理,經濟學者視生兒育女為一項投資或消費,跟什麼親情沒有一定的關係。不是經濟學家冷血,只是愛情親情難以量度,經濟學工具不能派上用場而已。

為何退休之時消費急跌?男的退休,沒有工作沒有收入,話事權「下跌」;女方多了話事權,將把家庭的資源分配得對自己較有利。香港男性平均活到79歲,女性平均壽命較長,達84歲,世界上多數發達國家亦有類似的情況,男的退休前權力較大,家庭的消費模式是根據活到79歲的假設去安排;如今女的多了話事權,將為自己較長的餘生打算,於是把家庭的消費模式重整,根據活到85歲的假設去重新分配資源。女性預期的壽命較長,當然資源更「慳啲使」。男方退休之時,女方多了財政權力,消費立即下降。

這個經濟解釋有點曲折離奇,但卻有個清楚的推斷:退休之時消費下降,只會出現於男方退休的家庭,女方或者單身人士退休,對消費沒有影響!老師們找來美國的數據,發現理論的推斷正確。

更有趣的是,研究發現女方愈比男方年輕,男方退休後的消費下降愈大:女方還有「大把日子」要過,當然要快快減少消費!

家庭經濟學不簡單

記得當初讀到這類家庭經濟學的文章,覺得把親情和愛情看得那樣功利和計算,有點掃興和不近人情;後來年紀漸長,明白到經濟學的假設不一定要真,重要的是理論的推斷符合事實。正如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什麼是需求定律,不太清楚自己面對的局限,更不會天天想着如何為自己爭取最大利益,但人類的行為往往符合這些「冷血」經濟學理論的推斷。

家庭經濟學對制訂政策亦有參考價值。政府增加福利措施解決貧窮問題,把錢交給父親或母親有沒有分別?家庭環境如何影響兒童教育投資的回報?鼓勵生育對男女的勞動力供應有什麼影響?傳統的經濟學把家庭假設成一個簡單的組織,所有事情都由一家之主話事,但自貝加(Gary S. Becker)開創了家庭經濟學以來,經濟學者不斷發現家庭之中充滿有趣的經濟現象,成員之間互惠互利亦明爭暗鬥,一點也不簡單。

註 Shelly Lundberg, Richard Startz and Steven Stillman (2003): "The Retirement-Consumption Puzzle: A Marital Bargaining Approach," Journal of Public Economics, 87, 1199-1218.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在豉油的國度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在豉油的國度 2017-08-09 「啱啱收到消息,香港品牌李錦記斥資128億元購入倫敦芬喬奇街20號一幢外號『對講機』嘅商業大廈,打破英國歷來單幢商廈物業成交紀錄。今次交易可以證明到『有華人嘅地方就有自由』……呀……各位對唔住,應該係豉油唔係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