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8, 2013

從能源三困到核五改四

2013年10月28日

兩星期出了三次差,四天大邱、再兩天深圳,之後三天上海。上海之旅是接受交通大學邀請,向他們介紹我研究國際政治與石油貿易關係的發現,我是主角;深圳之旅是應邀出席高斯教授追憶會,談談高斯對我的影響,在張五常、蒙代爾等前輩面前,我當然是配角中的配角;至於韓國大邱之行是參加世界能源大會,演講的不是跨國石油公司總裁便是國家能源部主席,學者們只有做聽眾的份兒。

東奔西走賺來不少有趣的寫作題目,讓我從世界能源大會的所見所聞起。

三困要在「平靚正」中取捨

世界能源理事會(World Energy Council)每三年舉辦一次的世界能源大會,今屆的一個主題是「能源三困」(energy trilemma):三困者,是指在追求公正(energy equity)、環保(environmental sustainability)、又安全(energy security)的能源時三者間矛盾之困境。

鼎足而三的目標,簡單說是平、靚、正的能源供應。公正,是能源價錢要公道大眾負擔得起;環保,當然是要環境優美好讓永續發展;至於安全,自然就是能源供應要可靠有保證。現實世界要面對能源三困,是由於資源有限,社會難免要在平靚正的選擇上作出取捨。比如說一個煤產豐富的地方,有條件提供價錢平供應穩的能源,但燃煤卻對環境造成較大污染,又平又正但唔靚。

就能源三困的問題,世界能源理事會最近的一份報告,為全球各地方的能源使用打分。平靚正三方面都能夠拿到A級的全球只有五個國家,分別是丹麥、瑞典、瑞士、西班牙及英國。香港的得分公正是A、環保是B、安全得個D。原來每逢電費加價政客便撲出來聲討的兩電霸權,收起電費來在國際評級者眼中還算公道。環保方面雖然有改善空間,但亦算做得不錯。得分最低的安全可靠,大家可能覺得莫名其妙,尤其在外地居住過的朋友都知道,停電在外國是一件十分平常的事。香港的供電穩定,怎可能比外國差得這麼多?

原來世界能源理事會這方面的評級標準,是看一個地方能否做到能源自給自足。要做到自給自足,香港當然是先天不足,得分低是非戰之罪。我在交通大學的演講內容,正是與能源供應安全有關,這題目我算是個專家。過份着重自給自足,漠視實際上能源供應其實長期安全可靠,亦不合乎阿當史密斯對貿易的看法:It is not from the benevolence of the butcher,the brewer,or the baker that we expect our dinner,but from their regard to their own interest.

二十年來的核電輸入,至近年簽定的西氣東輸,從來都不是別人的施捨,而是互惠互利的貿易關係。

燃料核電比例五改四之謬

我認為香港面對的能源問題,主要是平與靚之間的取捨。現時香港的發電燃料組合中,超過一半的燃煤、約四分一是輸入核電,餘下是天然氣。2010年特區政府為響應中央宣布的碳排放目標,建議於2020年調整比例至50%核能、40%天然氣、並把燃煤減至10%。日本福島核事故後,全球反核情緒高漲。政府於是最近放風把燃料組合比例更改至40%核能、40%天然氣、20%煤。

調低核電比例十個百分點,據說是政府回應公眾對核安全的憂慮,代價是燃煤的比例要比原先建議的增加十個百分點。我的看法是,這個做法十分符合政府一貫扮「做緊嘢」的作風。據我所知,大亞灣核電廠現時把約七成的總發電量供應到香港,而鄰近嶺澳核電廠的顧客是廣東省和深圳市。只要大亞灣和嶺澳兩個核電廠繼續營運,它們把核電輸到哪裏去對香港的安全影響都是一樣的。假如有分別的話,應該是港商參與核電出口到香港的比例愈高,港人信心便愈大。核電比例五改四,對消除大眾就核安全的憂慮毫無幫助。對一些像我認為核能不是洪水猛獸的消費者來看,前後兩個建議分別根本不大。計價錢,煤核兩者相差不多。講環保,減碳是全球性問題,香港少用一點核多用一點煤,鄰近地區便多用一點核少用一點煤。增加核電比例涉及長遠基建投資,受影響最大的從來都是面對政策風險的電力公司。

聽說政府在不久的將來會就發電燃料組合諮詢公眾,作為市民的我有兩個要求:一,諮詢唔使急,但最緊要快;二,讓市民知道增加核電比例是否意味要加大鄰近核電廠規模。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香港理工大學會計及金融學院客座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