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29, 2013

不可持續的可再生能源 (補貼可再生能源非長久之計)

2013年10月29日

可再生能源(Renewable Energy)這個名字取得實在好。可再生者,取之不竭也。但對於一些環保人士來說,核能從來都不是可再生能源。上一屆的世界能源大會在三年前舉行,當年「核能復興」(Nuclear Renaissance)是個熱門話題。世事難料,一年後日本福島事故,記得地震的人少,難忘核災的人多。最近政府有意就未來發電燃料組合的規定,把核電比例調低10個百分點,據說便是回應公眾對核安全的憂慮。然而,取之不竭的可再生能源可不代表取之不用成本,更不代表社會選擇能源組合時可以不計成本。昨文〈從能源三困到核五改四〉提到的「能源三困」,說明在追求公正、環保和安全的能源供應時,我們難免要在「平、靚、正」的選擇上作出取捨。

世事難料的,還有可再生的生物燃料(如乙醇),曾幾何時是美國未來能源的新希望,今天的美國人卻都在談不可再生的頁岩氣。開採頁岩氣,在不少歐洲國家因為環保原因仍極具爭議,反核運動之激烈在一些歐洲國家更加是不在話下。不過,可能最難料到的是,在今年的世界能源大會中,曾被認定為新典範的德國能源概念亦開始受到質疑。

德新能源概念實驗具啓示

德語Energiewende,意思是「能源轉型」。採用可再生能源代替傳統的能源模式,德國的確比其他國家走得快、走得前。以發電燃料組合為例,比較起香港現在的54%煤、23%天然氣、23%核能,德國的比例是逾40%煤、12%天然氣、16%核能,而可再生能源佔的比例竟然佔大約25%。

與港相反,取締核能一直是德國能源轉型的一個部分。日本福島事故後,反核抗議活動在德國更是隨處可見,數月之內德政府於是把數個核子反應爐關掉,並宣布在2022年前關閉所有核電廠。取締傳統的化石燃料,當然更是德國能源轉型的一個重要環節,因此,開採頁岩氣難免成為德國大選前後的一個重要議題。可再生能源發電方面,德國在2010年時定下的目標是十年後比例增至35%,到2050年時更要上升到80%。

為鼓勵可再生能源,德國在2000年通過《再生能源法案》(Erneuerbare-Energien-Gesetz,簡稱EEG)。EEG有兩個主要特點,其一是大幅補貼可再生能源,其二是補貼並非來自稅收。清楚一點說,不論需求高低,政府規定補貼以可再生能源發電然後輸送到電網的產電者。但錢從何來?補貼產電者的金錢不能來自納稅人,惟有取自消費者。

以補貼太陽能發電為例,補貼金額竟然曾超過2.5港元每千瓦時(kWh)!單單是2012年,支付這些補貼的費用便是以過百億歐羅計。要應付龐大的補貼,電費沒有不加價的可能。今天,德國電費平均要2.7港元每千瓦時,比起香港的貴超過一倍。

資源有限補貼難持續

根據我在世界能源大會認識的一位德國朋友表示,補貼再生能源發電還帶來另一個社會問題。試想,誰最有條件安裝太陽能板發電賺取補貼?答案自然是有田有地住大屋的人。於是,EEG不但提高了電價,還把財富從沒有能力賺取補貼的一般市民輸送到經濟條件較好的富戶。近年可再生能源的補貼開始逐漸減少,主要原因便是政府抵受不了反對這樣財富分配的壓力。

繼可再生能源後,可持續(甚至永續)發展又是另一個漂亮的名字。諷刺的是,德國的例子告訴我們,不計成本地補貼可再生能源,在資源有限的社會上是不可能持續的。現實世界中的德國,不能逃避因為「能源三困」而要作出「平、靚、正」的取捨。以太陽能發電,環保是做到了,但發電成本之高,又因天有不測之風雲,使供電變得不穩定,夠靚之時要兼顧又平又正並不容易。多得德國人出錢出力做Energiewende這個大實驗,使大眾明白「能源三困」不是紙上談兵。環保團體的朋友,下次再宣傳風力發電在香港有多大潛能時,拜託你們不要忘記德國資助可再生能源的經驗。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理工大學會計及金融學院客座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