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30, 2013

再談免費電視風暴

2013年10月30日

直至執筆之時,政府仍未就不發牌予王維基的香港電視(1137)提供任何實質解釋。前周日約十萬人上街遊行,之後的周五超過十萬人圍坐政府總部「睇電視」,希望政府可以改變初衷,發牌予香港電視;但我相信更多人其實希望的只是政府能提供一個具信服力的解釋,為香港電視的「死因」作一個交代,以彰顯「程序公義」。

正如我在上周本欄指出,特首以「避免市場過度競爭」為由把發牌數目由無上限變為「三揀二」背後的經濟理據是站不住腳的,相信這亦是萬人上街的其中一個理由。

上周本欄指出,在報業市場從未有因免費報紙的出現而導致「惡性競爭」這一說,因為我們知道,競爭將增加消費者的選擇,汰弱留強的壓力亦是令企業更精益求精的動力,故比壹傳媒(282)旗下的《爽報》停刊,不會成為政府需要為報紙引入發牌制度的理由。同樣道理,在大氣電波已不是接收免費電視唯一途徑的今天,政府根本沒有理據透過限制牌照數目來調控市場的競爭程度。

政府過分干預市場競爭

從這次發牌風波中,特別是政府只發牌予已有收費電視牌照的企業,可以看到政府的政策目標的確是極力地去「避免市場過度競爭」。收費電視與免費電視互相之間是替代品的關係,它們會否大量投放資源於新的免費電視台實在很成疑問。

據聞,在未有牌照的情況下,王維基至今已在香港電視投資了9億元,而上周電訊盈科(008)宣布在旗下免費電視台營運的首三年投資6億元。

電訊盈科的NOW寬頻電視現在的王牌節目是英超及其他足球的直播賽事,假如電訊盈科選擇在其免費電視的頻道播放部分英超賽事(傳聞電訊盈科的確有此打算),一個有趣的問題是:有多少英超的觀眾會選擇不再與NOW寬頻電視續約?在其他行業裏,這種「自己人打自己人」的營運模式很多時都以失敗收場,《爽報》與《蘋果日報》的客源相若,最終黎老闆只能「二揀一」便是一例。

發牌數目由無上限變為「三揀二」,政府變相把汰弱留強的責任從自由市場那裏搶過來。如果免費電視是一個自由市場,觀眾是老闆,電視台為生存只能迎合觀眾的品味,最終只有能較好地發揮成本效益的電視台才可留下,亦即是說,在同樣的成本下只有能製作出較符合觀眾口味的節目的電視台才可生存。

政府可否代替市場預先汰弱留強?我們可先問政府是否有能力「未卜先知」,預測哪一家免費電視台的成本效益最高,節目最受觀眾歡迎?觀乎政府年來對遊行人數所作的預算,我實在對政府「未卜先知」的能力有所懷疑。

政府替市場汰弱留強

假設政府改變初衷,決定向香港電視發牌,一個有趣的問題是:香港電視能否回本?我不知政府顧問報告的內容及各申請者在報告內的排名,但傳聞香港電視從未在這些報告內包尾。雖然如此,但一些有電視台經驗的行內人士對此表示懷疑,有人更認為不獲發牌對王維基來說未嘗不是好事,因為可以「輸少啲」。這些行內人士的其中一個可能的考慮是,香港電視的劇集成本十分高(據聞每集的成本達100萬元),比無綫(511)的高出好數倍,加上香港電視的覆蓋網絡不及無綫,故比其成本效益可能很低。

不過,每個人在用自己的錢作投資時總會「計過度過」,我認識很多人買一間公司的股票前,總會看看該公司的年報及市場前景,所以我不相信聰明絕頂的王維基沒有在投放十數億成立一間電視台前計算一下其成本效益如何。

他其中一個可能的計算是,劇集的成本會隨時間而降低;我不知道每集100萬元的成本的分布如何,但相信有部分是來自荷里活級數的攝影器材,有部分是來自高薪招來的演員,前者是固定成本,劇集數目愈多攤分出來每集的平均成本便愈低;演員現在的高薪是由於他們失去在無綫演出帶來的曝光率和知名度,只要香港電視的劇集收視率上升,演員演出香港電視劇集的叫價,便不會如現在般高。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