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7, 2013

垃圾徵費的經濟分析

2013年10月7日

需求定律說,任何物的價格上升其需求量必定下降。

放諸四海而皆準的需求定律,應用在垃圾徵費上的含意是,當垃圾徵費的收費愈高,市民對廢物收集服務的需求量便愈低。問題是,每戶30至60元的垃圾徵費能降低多少廢物收集的需求量?需求定律沒有答案。這樣的問題,真正懂經濟學的會答你:That's an empirical question。

垃圾收費過高增加非法棄置

上周我在〈減廢—收費.咁計〉中解釋,多年來經濟學界對垃圾徵費分析的結論是:一般市民對廢物收集服務的需求彈性(Demand Elasticity)十分有限,垃圾徵費會如需求定律所料減少收集廢物服務的需求量,但下降幅度不大。

我這樣說不是要潑政府冷水,亦不是主張垃圾徵費不應推行,只希望公眾明白不能對單靠收費來減廢有過高期望,政府更不應以不切實際的減廢期望來規劃未來的廢物管理政策。面對現實,是制訂符合成本效益政策重要的第一步。

諮詢文件發表後,地球之友、世界綠色行動、綠領行動等環保團體馬上回應,表示政府應一律按每戶收費,確保減廢成效。朋友兼網台主持亨利一向對環保問題意見多多,他亦有相同意見:「若非以個體,而且以重量作漸進式收費,只是一種成本轉移,毫無減廢誘因。」至於《信報》專欄〈財經DNA〉作者羅耕更質疑垃圾徵費效果欠佳,是懲罰收費太低而非需求彈性太低,並提出垃圾有必要與非必要之分,只要由源頭更針對性地收費,便能有效減廢。環保團體不懂經濟學可以理解,讀歷史的亨利對經濟學是有點認識的,《信報》專欄作家懂經濟更應是理所當然,但他們都搞錯了。

價格理論易學難精,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經濟學者不易掌握現實世界中消費者的有關選擇(Relevant Margin),不清楚選擇何在,成本無從評估,經濟推斷可以滿盤皆落索。

需求定律就垃圾徵費的推斷是:收費愈高,廢物收集的服務需求量便愈低,但廢物收集的需求量愈低,並不代表源頭減廢便愈成功,廢物收集服務的需求量減少,除了是來自垃圾製造的減少,也可以是市民多循環回收,亦可以是非法棄置增加。

消費者一般認為,可選的選擇愈多,需求彈性便愈高。這個關係跟垃圾是經濟學上的必需品還是奢侈品沒有直接關係,因為經濟物品是否必需品,看的只是收入改變與消費多少的關係。

經濟學術語搞錯事小,分析經濟問題出錯事大。要推斷垃圾徵費的成效,重點不是製造垃圾是否必需品,重點是收費後市民的有關選擇是源頭減廢、循環回收、還是非法棄置?我不支持垃圾徵費收費過高,主要原因是過高的收費容易導致對環境造成更大破壞的非法棄置。

適當資助回收減少非法棄置

然而,為避免過多非法棄置而降低垃圾徵費的收費水平,將引起垃圾過量的問題。適當地鼓勵甚至資助循環回收,於是可以在垃圾徵費後為消費者提供了一個既可減輕堆填區負擔,亦能減少非法棄置誘因的一個選擇。

難題是,怎樣鼓勵循環回收才算適當?我認為,最少要做到以下兩點:首先,循環回收要講成本效益,不要學西方社會把循環回收神化為道德問題;其次,要讓市民知道循環回收的物品何去何從,把辛苦分類回收的物品掉進堆填區必定是浪費的資助。

混合收費帶來更多選擇

選擇要知道所有的有關選擇,成本亦要計算全部的有關成本。我建議的混合式收費,是以個別廢物產生者使用預繳式專用垃圾袋盛載廢物為基本方案,然後讓住戶有權集體決定是否透過物業管理以整幢樓宇為單位向政府繳費。

要知道按住戶的垃圾體積收費要規定住戶定時定點棄置廢物,帶來的不便容易增加非法棄置,尤其對一些時間成本高(如夫婦都需要工作)但又沒有聘請外傭的家庭。只有個別住戶才知道按戶收費帶來的不便有多大,讓住戶有權集體決定按整幢樓宇為單位向政府繳費,住戶最終決定怎樣承擔費用是他們自己的選擇。

如果付擔得起,他們大可每戶按廢物重量支付,並要求物業管理提供全日任何時候都可以棄置廢物的服務。

為住戶帶來的不便、非法棄置、監察廢物棄置過程等都各有其社會成本。讓每幢樓宇自由選擇最符合他們利益的安排,才能達到既環保又兼顧到其他社會成本的效果。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理工大學會計及金融學院客座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