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9, 2013

奧巴馬醫保、無綫電視和政府管制

2013年10月9日

數年前的一個中午,筆者一位朋友的父親突然中風,在美國的醫院搶救了數天後不幸去世。朋友和他的家人當然傷心不已,更想不到的是,原來朋友的父親沒有保險,結果醫院把賬單寄到朋友的府上;朋友的父親在醫院得到的是一些急救服務和住了二、三晚醫院,猜猜這張醫院寄來的賬單銀碼是多少?答案是2萬元,不是港元,是2萬美元,即大約16萬港元!

朋友在美國絕不是中產,2萬美元對他來說雖然不是天文數字,也足以令他傾家蕩產;後來律師告訴他,由於醫院是向他父親「追數」,法律上他不用「揹數」,所以最後才可合法地「走數」。他後來向我苦笑說,不知父親搶救不成是好事還是壞事。

善意政策帶來災難

像朋友父親那樣沒有買保險的人,大概佔美國總人口的15%,說多不多,說少也不算少。這15%的人當然要求神拜佛身體健康,無病無痛,否則,出事時即使病不死你,埋單計數時也足以嚇死你。奧巴馬2008年第一次競選美國總統時便力銷他的醫保政策,希望透過法令使所有人都受保險的保障。

奧巴馬的醫保政策為他在競選時加了多少分我不清楚,只知道讀研究院時一位朋友當時投了他一票,但他絕不支持奧巴馬的醫保政策,認為該醫保政策只是政客的眾多偉大宏願之一,即使他真的想將之付諸實行,但礙於各種政治阻力,在當選後他自然會以一些「語言偽術」避過履行競選承諾的責任。想不到的是,奧巴馬為了他的醫保政策,原來可以「去到好盡」,為此更不惜令聯邦政府的運作癱瘓。

我不否認奧巴馬的醫保政策是出於善意,當美國的醫療費用如此高昂,沒有醫保的人出了什麼意外,的確可以引致家破人亡的。吊詭的是,充滿善意的政策往往帶來災難性的後果,芝加哥大學的金融學者John H. Cochrane最近的一篇文章便指出,現在美國醫療制度的困局源於政府管制,而奧巴馬的醫保政策只會令政府的干預更多,最終不但無助改善困局,反而可能會令情況更差【註】。

Cochrane以簡單的需求和供應來分析為何美國的醫療服務價格高昂。在需求方面,Cochrane指出,很多美國人其實都已買了保險。讀者都知道保險所能帶來的道德危機(moral hazard)。顧名思義,保險是你先付保費,而當身體出毛病去看醫生時,保險公司代你向醫院「找數」。

一個人到醫院求診,向醫生說肚子有點痛,這很可能只是小毛病,但我們總不能排除有其他隱疾;如果這人有保險,他會否要求醫生做一個十分詳細的檢查?如果他沒有保險又如何?這當中的考慮是這樣的:病人要求大量在醫學上可有可無的檢查,得益的是病人自身,而這些非必要檢查的成本,最後將在其他受保人的保費上反映。故醫療服務成本高昂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源於這道德危機,最終推高醫療服務的價格。

管制造成缺乏競爭

在供應方面,Cochrane指出,美國的醫療市場長期缺乏競爭,而缺乏競爭的源頭其實就是政府本身的各項管制,例子是在美國各州,任何人如果想購買一間大型醫院或者是想建一間新醫院,都必須申請一張證明該州有此需要的證書(certificate of need),該證書由一個名為醫院均衡局(Hospital Equalization Board)發出。

這醫院均衡局的成員都是由州長所委任,他們大都與州內的各大醫院關係千絲萬縷。可想而知,他們為了各大醫院的利益是不會輕易發出證書的。這只是美國政府各種限制外來競爭的管制之一。可以想像,在美國一間新醫院的「入場門檻」絕對不低,缺乏競爭下各醫院的服務差但收費高並不是什麼出奇的事。

如果一個問題的出現是來自政府的管制,那麼,更多的管制能否解決此問題?這令我不其然想到最近香港的通訊管理事務局指無綫電視(電視廣播,511)濫用了市場支配優勢,在藝人和歌手的合約裏載有不公平條款,違反了競爭條例,於是向其罰款90萬元,並禁止無綫再與藝人歌手簽訂載有不公平條款的合約。

沒錯,無綫的藝人和歌手的待遇一直偏低,源頭在於政府不發新的免費電視牌照令無綫一直獨大之故,通訊事務管理局透過競爭條例監督無綫是否治標不治本?

註 Cochrane, John H. 2013:After the ACA:Freeing the market for health care, working paper.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