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1, 2013

不投票之謎 (應否提高投票參與率?.二之一)

2013年11月11日

寫了《經濟3.0》一年有多,從未公開多謝過引薦我們給《信報》的雷鼎鳴教授。最近在一個網上傳媒看到一篇奇怪的報道,標題是「與雷鼎鳴談免費電視發牌和自由市場──競爭未必好?」,結論更離譜:「訪問中,在雷教授口中問出批評政府的說話,一點也不易。」今天借機會向我這位科大老師兼芝大校友說句多謝之餘,亦想為他講句公道話,更希望帶出一個重要的選舉制度問題。

就免費電視發牌的討論,要為雷鼎鳴說句公道話其實易過借火。雷鼎鳴數周前在友報一篇「拍賣電視牌照是好事」的文章已親筆解釋過其立場,文中對政府的做法不算批評算是什麼?要知道,批評不一定要青筋暴現的。

事前不多做一點功課,事後卻拿幾句對話來大做文章。在沒有網上傳媒的年代,這位訪問雷鼎鳴的仁兄可能只是其中一位「沉默的大多數」。我不是說傳統傳媒水準一定比新興傳媒高,但一個不能否認的事實是,網上傳媒的興起,大大減低了市民向公眾發表意見的入場費;得到網友幾個like,亦有激勵參與時事討論的作用。科技創新提高了普羅大眾討論時事的參與率,傳統傳媒未能做到一個人一支筆,新興傳媒卻鼓勵人人做個鍵盤戰士,輿論的平均質素因此上升還是下降?我不敢說。同樣道理,以強制又或是派錢激勵市民投票來提高投票參與率,是否能保證選出更有能力服務市民的政治代表呢?

派錢激勵市民投票的優點,雷鼎鳴上周三篇文章解釋過了。為引起更多討論,一連兩天我想作一點補充。就讓我先從理論說起。

不投票免關鍵選民當災

為什麼香港投票參與率只有三成多這麼低?芝大老師莫里根(Casey Mulligan)卻多次跟我說,他不明白為何選民會投票?莫里根曾經計算,近百年的美國眾議院選舉投票中,每8.9萬票中只有1票能左右大局。另一方面,我與莫里根一起做的研究則認為,利益團體比選民投票更能影響公共政策。

弔詭的是,一些選民如果真的認為他們的一票是關鍵性一票,他們反而可能選擇不投票或投白票。有「票債票償」這口號,就是有後悔「信錯人、投錯票」這回事。投票率高是個謎,投票率低亦是個謎。試圖解開投票率低之謎的一個理論,叫「關鍵選民當災」(Swing Voter's Curse)假說,其理論基礎便是選民怕「信錯人、投錯票」:當資訊不足的選民知道神聖一票成為關鍵一票的一刻,發現原來其他選民是「十五十六」的投票結果,他們可能會後悔投錯票。

情況就如在拍賣競投中,只按照自己估價競投的你,發現你投得拍賣品時,會同時發現其他競投者的估價原來通通都比你估的為低,馬上後悔「買貴咗」。了解到這個「贏家當災」(Winner's Curse)的現象,競投者真金白銀投票時,要考慮到當其投標之價成為關鍵之價的一刻,究竟代表着什麼?明知不諳政治的選民,要避免成為當災的關鍵選民,即使投票沒有成本仍放棄行使其投票權,可以是個理性的選擇【註1】。

在議會不投票或投棄權票的原因有很多,一些立法會議員層出不窮的自辯信不信由你。至於一般市民投票參與率低,雷鼎鳴舉出的第一個原因便是資訊不足,不知投票給誰才好。不知投票給誰,於是不投票就是不盡公民責任嗎?不一定,不知投票給誰而胡亂投票,才是不盡公民責任。不知投票給誰而放棄投票,實際含意是把選舉決定交給有投票的人。

參與率低提升社會效率

提出「關鍵選民當災」假說的兩位教授Timothy Feddersen和Wolfgang Pesendorfer,以複雜的博弈理論證明投票的人比不投票的人更懂政治,雖然沉默的大多數放棄投票,投票結果卻仍可反映他們的觀點,選出有能力服務市民的政治代表。

比較強制投票與自願投票的理論就更複雜,最近一份發表在《政治經濟學報》的論文指出,當選民既關心政治代表的辦事能力,亦在乎他們的意識形態,強制投票會選出意識形態合乎大多數選民喜好,但卻能力欠奉的代表。相反,在自願投票下,投票率會自動調節好讓選舉結果反映候選人的能力,選出最符合整體社會效率的代表【註2】。

我想強調,以上論點純粹是從理論角度出發。雷鼎鳴一直擔心的社會撕裂,卻不是紙上談兵。我對以派錢激勵市民投票來提高投票參與率沒有疑問,我懇請各派經濟學家和政治學家一起討論的是:「關鍵選民當災」假說在香港是否適用?要提高投票參與之量,怎樣同時保證投票參與之質?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理工大學會計及金融學院客座副教授

註1 Feddersen, Timothy J. and Wolfgang Pesendorfer 「The Swing Voter's Curs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86(3), June 1996:408-424.

註2 Krishna, Vijay and John Morgan. 「Overcoming Ideological Bias in Elections.」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119(2), April 2011:183-211.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馬仔的藝術品基金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馬仔的藝術品基金 2017-07-14 早前提過一些拍賣藝術品的皮毛,閒話家常竟引起友人任亮憲注意。原來,經營私募基金的馬仔最近在籌劃一隻古董藝術品基金,賺錢之餘亦希望為推動香港金融業多元化出一分力。馬仔有心有力做實事,做益友的內心支持嘴巴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