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12, 2013

提高投票率有什麼後果? (應否提高投票參與率?.二之二)

2013年11月12日

為什麼「政府派錢激勵市民投票」值得討論?什麼芝大學派不是高舉自由市場、反對政府干預嗎?

首先,制訂適當的選舉規則政府是責無旁貸;其次,假如全港只得一個設在西貢蚺蛇尖山頂的投票站,政府增加投票站數目激勵市民投票不算是過渡干預吧?再者,個別政治團體平時蛇齋餅糭宴、投票日更是免費旅遊巴接送他們的支持者投票,政府不分老幼派錢說不定能中和一下這樣一面倒的「激勵」。由此可見,政府應否強制或派錢激勵市民投票,不是非黑即白的原則問題,而是要平衡利弊的制度選擇。

昨文「不投票之謎」提出了「關鍵選民當災」(Swing Voter's Curse)這個學術假說,解釋為什麼自知不諳政治的選民放棄行使投票權,理論上可以是個理性和符合大眾利益的選擇。但理論歸理論,以未經驗證的理論作政策建議的基礎,是愚不可及的。分析現實世界中強制投票的利與弊,我們要回答以下兩個問題:(一)沉默大多數究竟是誰?(二)制訂公共政策,究竟是利益團體還是選民投票的政治影響力大?

關鍵選民還看沉默一族

當今,有接近20個民主國家實行強制投票。在我比較熟悉的美國,應否強制投票亦一直引起不少爭議。反對的,一般認為任何強制都有違自由民主原則;支持的,論據是投票率在過去半個世紀不斷下降,而放棄投票的選民並非一般美國公民,支持強制投票的人,因此,擔心美國的民主制度,會否逐漸遺忘這群沒有投票選民的利益。在美國,誰是沉默的大多數,和美國投票率下跌的原因,原來都與關鍵選民是否當災有莫大關連。

數據顯示,美國不投票的沉默大多數是學歷較低,收入不高的一群。學歷與資訊的關係,一般是學歷愈低資訊愈不足,「高學歷多投票」這個事實,因此符合了「關鍵選民當災」假說中「投票的人比不投票的人更懂政治」的含意。另一方面,隨着美國人的平均教育水平不斷提高,投票率卻不升反跌,原來其中一個重要原因竟然是睇電視!相比起報章、收音機,電視播放的政治資訊較少,娛樂節目較多,當美國人隨電視機普及看電視的時間愈來愈長,從媒體接收的政治資訊便愈來愈少,特別是教育水平較低的選民,一方面花在電視機前的時間多,一方面從其他途徑接收政治資訊的機會少,要避免成為當災的關鍵選民,愈來愈不諳政治的低學歷選民漸漸放棄投票,選擇做個沉默的大多數。

像美國這樣的國家,「關鍵選民當災」的理論有數據支持。除了是自由民主的原則問題,反對強制投票的有識之士因此亦擔心,強制投票會選出一個只顧意識形態而沒有辦事能力的政治代表。港人應否有同樣的擔心,視乎在香港誰是不投票的沉默大多數。

即使強制或派錢激勵市民投票有助減低社會撕裂,我們始終不得不問這個制度改變還有什麼其他政策後果?一些美國右派人士真正擔心的,可能不是強制投票有違自由民主原則,而是把學歷較低、收入不高的選民組織起來,將增加他們向政府要求多派福利時的議價能力,最終令政府規模不斷擴大。

利益團體和選民角力

提高投票參與率在香港如何影響公共政策,一方面要看從前不投票的沉默大多數究竟是誰?一方面亦要知道這些沉默大多數在政治上是否真的沒有影響力?說過了,我與芝大老師莫里根都一致認為,在不少民主國家中,利益團體比選民投票更能影響公共政策,而利益團體左右政策的方法有很多,我有認識的經濟學者朋友甚至認為,提高投票參與率可透過擴大選民投票的影響力,而減少利益團體尋租左右政治,政府規模反而會縮少;亦有研究指出,強制投票未必明顯改變政府規模,但將影響政府怎樣分配資源。最近更有學者提出,有強制投票的地方貧富不均現象較為輕微。

我的看法是,這些實證研究有參考價值,但作不得準,原因是每個地方不投票的沉默大多數未必一樣,而每個地方不同利益團體的政治影響力量亦各有不同。我建議在香港主張或反對提高投票參與率的朋友,除了要好好分析選民數據,還不要忽略高投票率將怎樣影響利益團體的尋租行為。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理工大學會計及金融學院客座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