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3, 2013

循序漸進的理論和實證研究

2013年11月13日

上周二政府發表6頁紙的聲明,「解釋」免費電視發牌「三挑二」的決定,這6頁紙聲明似乎神效無比,數位立法會議員讀過和「深思熟慮」後,在兩日後立法會表決用權力及特權法調查行政會議時,決定投下棄權或反對票,最終該議案一如所料沒有獲得通過。

本欄〈經濟3.0〉三位書生沒有眾位立法會議員的智慧,未能理解6頁聲明如何「解釋」發牌「三挑二」的決定,於是自告奮勇、「自顧自問」在《信報》評論版寫了一份題為「以股市表現向『三挑二』算賬」的免費顧問報告。

政府以避免免費電視市場惡性競爭為由,以「循序漸進」的方式引入競爭。在一向崇尚自由競爭的香港,這解釋當然十分具爭議性;不過,正如我們在那份公開的顧問報告中指出,「循序漸進」引入競爭在一些情況下是有其理論基礎的。

無上限發牌自由競爭不利經濟的理論是這樣的:一個城市裏有200人,其中100人有看電視的習慣,另外100人則對電視節目完全沒有興趣,現在政府的發牌管制,令一家電視台壟斷市場,它拍一集如《神鎗追擊》劇集的成本約30萬元,它從中所能獲得的廣告收入為400萬元(即每名觀眾所帶來的廣告收入為4萬元),如果電視台沒有其他支出,它拍劇每集的利潤為370萬元;假如政府決定取消發牌管制,電視台市場的巨大利潤便會吸引其他公司加入競爭。

「拍多咗」效應

這樣的競爭對電視台的盈利有什麼影響?假設現在有一位名為梁維基的生意人以每集100萬元的成本開拍《警界線》,再假設對市內200位市民來說,《警界線》與《神鎗追擊》的質素分別不大,在新的電視台開台後,《警界線》與《神鎗追擊》各自有50人捧場(另外100人則仍然對電視劇無動於中),原有電視台的利潤下降至每集170萬元,梁維基的電視台的每集利潤則為100萬元。引入競爭後,兩間電視台都仍然有盈餘。

這是否代表競爭對經濟沒有壞影響?答案是否定的。在這個虛擬的例子中,電視觀眾認為《警界線》與《神鎗追擊》分別不大,廣告商未能接觸更多觀眾,因此在這例子中,消費者並沒有因競爭增多而有所得益;相反,從整個城市的角度看,拍劇的成本由原本每集30萬元,大幅上升至130萬元,於是乎出現了我稱之為的劇集「拍多咗」效應。

例子中劇集「拍多咗」效應出現的一個原因是,新電視台帶來的只是「偷生意效應」(business stealing effect)而不是「做大個餅效應」(market expansion effect),因為梁維基的《警界線》只能吸引原本追看大台《神鎗追擊》的觀眾,而其他100位市民仍然對電視劇無動於中。劇集「拍多咗」的另一個原因是,原本追看電視劇的100位觀眾認為《警界線》和《神鎗追擊》分別不大,令那100名觀眾不會因選擇多了而得益。

未必會做大個餅

這是經濟學行內一個較為多人談及政府應「循序漸進」引入競爭的理論。當然,任何理論都需要證據支持,否則與報紙佬「吹水」無異。而的確有實證研究發現某些行業是存在「競爭過度」的問題。

美國的電台市場入場門檻不高,競爭一直十分激烈,兩位專研工業組織理論的經濟學者對此行業曾作深入研究【註】,他們收集美國不同城市電台數目和收聽節目人數的數據,然後再以一些計量工具作分析,結果發現新入場的電台所帶來的「做大個餅效應」並不大。

假如市內原本只有一間電台,而全市有10%的人收聽它的節目,那麼,第二間電台的出現只會令全市收聽任何電台節目的人數增加至11%。他們在此基礎上推論認為,美國全國各地總共有2500多間電台是「過多」競爭,最「理想」的電台數目是大約650間,而「過多」的競爭則將導致每年約23億美元(即接近200億港元)的經濟浪費。

不過,該兩位經濟學者卻承認,電台愈多、聽眾選擇亦愈多,聽眾的消費者盈餘亦將隨之增加,但他們礙於數據限制沒能把這消費者盈餘計算在內。亦即是說,那23億美元的經濟浪費估算其實也是「過多」了。

在政府的解釋中,過度發牌可能會導致割喉式減價競爭,最終令節目質素下降和令觀眾得不償失。其實,割喉式減價不一定是壞事,重點是這割喉式減價的「偷生意效應」和「做大個餅效應」哪一個較大,還有是觀眾的消費者盈餘會因選擇增多而上升多少。

政府不肯公開四份顧問報告,甚至禁止香港電視把報告公開,我們無從得知這些顧問有否就以上的因素作嚴謹的分析,但即使顧問認為免費電視市場有「過度競爭」的可能,我亦懷疑政府是否就能一錘定音認為只引入兩間新電視台最符合公眾利益。事實上,我們的免費顧問報告和上面提到的研究也都是「賽後報告」,要在事前知道「最理想」的新電視台數目是十分困難的。

註:Berry, Steven T. and J. Waldfogel (1999):Free Entry and Social Inefficiency in Radio Broadcasting,RAND Journal of Economics, 30(3), pp. 397-420.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