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14, 2013

壟斷與競爭下的行為大不同

2013年11月14日

免費電視牌照風波日日新鮮,「動態競爭」、「進場速度」等概念成了市民的討論話題。誠如前輩練乙錚所說,香港每一次的重大爭議(如國教、佔中),正反雙方找資料看歷史、寫文章上電視,只要不流於人身攻擊,其實都是一次全民通識大教育。

上周本欄三位作者在評論版的長文中談及,分析免費電視既要看生產者盈餘,也要考慮消費者盈餘,前者沒有因政府的決定而改變太多,後者卻可能因政府少發一個牌而損失不少。昨天梁天卓談自由入場(free entry)和社會浪費的關係,今天我換個角度,討論壟斷之下的經濟行為。《經濟3.0》的題材多由時事帶起,但盡量不「打游擊」,重大議題都以系列的形式來寫,希望讀者對有關的經濟知識能有全面和深入的了解。

1962年,讀者耳熟能詳的艾智仁(Armen A. Alchian)和芝加哥大學的嘉素(Reuben A. Kessel)寫了一篇別開生面的文章【註】。嘉素於1975年英年早逝,代表作是上世紀50年代一篇討論醫療價格分歧的文章,其作品篇篇題材有趣,有機會再為大家介紹。

兩位學者的文章重點不在壟斷帶來的浪費,而在壟斷和競爭下的經濟行為有什麼分別。大台的《東張西望》為什麼夠膽一而再的公器私用,挑戰觀眾的底線?煮食節目為什麼能在嘲笑聲中,雞汁到底?大台製作的劇集為何千篇一律,兼且演技拙劣?這些光怪陸離的現象,經濟學又能否解釋?

壟斷下亦有競爭效果

經濟學假設生產者以利為先,致力增加收入、減低成本,不一定是由於商家邪惡,更重要的原因是要在市場生存。管理沒有效率、聘請員工不看生產力、品質控制欠佳,消費者拒絕以鈔票支持,關門大吉,指日可待也。香港崇尚競爭優勝劣敗的制度(語出我已集齊一套的梁特首著作),生產者疲於奔命掙扎求存,得益的是消費者。

有壟斷下又如何呢?貝加(Gary S. Becker)早於50年代指出,壟斷的權利若果能自由買賣,壟斷下亦有競爭的效果。你手持免費電視牌照,專拍爛劇,選擇演員要看是否「自己友」而不論演技高低。這些沒效率、演員純粹投公司要員所好的舉動,不以消費者為先,沒有致力追求盈利,但由於沒有競爭,公司「圍圍喂」也能維持下去,賺取一定的壟斷租值(monopoly rent)。若果牌照可以轉讓,他人見該免費電視公司如此不濟,相信自己掌握壟斷權力可以辦得更好,就會出價向公司把權力買下來,提高產品的質素。雖然牌照有限,但由於價高者得,劣質的生產者會給市場淘汰,情況跟自由競爭下相似。

可惜,由於電視傳媒在香港仍有一定影響力,政治的考慮之下,免費電視的壟斷權不像的士牌照,難以自由買賣。
免費電視人人有得睇,一天24小時,影響輿論、民情、文化的威力無窮,落入出得起高價的亂港人士之手,豈不糟糕?於是,免費電視牌照不是價高者得,造就了市民罵不絕口的無綫,也留下離奇地長期蝕本的亞視。

未來多了兩個「生產商」,無綫和亞視多了一點壓力,其行為又會有什麼變化呢?

艾智仁和嘉素認為,在壟斷權力的保護下,而權力又不能自由買賣(或政府實施利潤管制),經濟學者就不能以以利為先的假設去解釋生產者的行為了,取而代之的是功用極大化(utility maximization)的假設。功用是經濟學中一個常被濫用的概念:凡事以增加功用去解釋,就如電視上不少的時事評論員一樣,說了等如沒有說。認識不少學生,上過幾課經濟學以後,功用前功用後,萬事也有「解釋」,殊不知是違反了科學方法。

艾智仁和嘉素是應用價格理論大師,當然不會犯上這等錯誤。生產者有兩大追求,一為金錢上的收入(pecuniary income),一為非金錢上的收入(non-pecuniary income),指的是金錢以外工作上各種可被觀察的過癮事情(豪華的辦公室、漂亮的秘書、同聲同氣的同事、聽話擦鞋的下屬等)。在競爭下以前者為重,否則生存不了。缺乏競爭下,追求前者的壓力比較低,後者相對地變得吸引,生產者的行為亦有所不同了。艾智仁和嘉素從這個假設出發,推演出不少有趣的假說,明天再跟讀者介紹。

註 Alchian, Armen and Reuben Kessel (1962): "Competition, Monopoly and the Pursuit of Money," in Aspects of Labor Economics, 157-184.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2017-06-23 傳媒、KOL以至政府官員都喜歡引用堅尼系數。這是個看似簡單但其實不易明白的指數。讓我簡單解釋一下,該系數的數值是在0至1之間,0代表收入分布絕對平均,1則代表收入完全集中在極小數的人手上。指數看似簡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