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1, 2013

俊男美女搵多啲?

2013年11月21日

壟斷權力可以減低競爭的壓力,讓公司決策者有所「走盞」,不用事事以利潤為先。管理層滿足個人偏好或偏見的成本從而下降,為所欲為的需求量於是上升。輕者,裝修辦公室、購置高級文具;重者,聘請員工帶歧視、靠關係。
今天繼續談歧視這話題,但把範圍收窄:在勞工市場內樣貌有多重要?職場上有「樣貌歧視」這回事嗎?

這個問題聽來簡單,答案似乎也很明顯:樣靚自然多機會,面試也「着數」一點,而且在異性或同性相吸之下,不但找工作較容易,升職加薪的機會也較高。像王粲般「貌寢而體弱」(《三國志.魏書》)的不幸人士,難獲重用;像周瑜般「長壯有姿貌」(《三國志.吳書》)的走運一族,則前途光明。由於職場上以貌取人的行為普遍,美容以至整容生意滔滔,瘦身和健身服務亦其門如市,樣貌歧視的證據由是充足!

這個答案不夠好,只值50分。

批判思考可防身

本欄堅持不提「阿媽係女人」式的論點,只因這類「產品」坊間供應太多,價格甚低,犯不着我們加入競爭。每周數千字的辛苦工作,所為何事?傳授經濟學知識當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跟讀者一起分析問題、練習思考方法。官員、政客、利益團體的語言藝術一日千里,沒有批判思考防身,隨時被弄得頭暈轉向,甚至損失慘重。

回到正題,上述試圖解釋樣貌歧視的論據有什麼問題?問題在於含糊不清:樣靚者有前途,到底是樣靚有其自身的高水平生產力,還是公司高層的歧視使然,又或兩者並存?

當接待員或者時裝店售貨員,在顧客面前「拋頭露面」,外表出眾者的確能爭取多一點生意。從事演藝事業者更不用說了,樣貌幾乎可以完全解釋知名度的高低。樣靚者多賺一點,就如聰明才智或刻苦耐勞多賺一點一樣,全因生產力有價,是先天及後天的人力資本,跟歧視無關。

相反,若果工作性質跟樣貌關係不大,樣靚者收入較高,就可能是歧視的後果了。歧視不一定是老闆的偏見:樣貌可能跟一些有助生產的特徵有密切關係,為了那些特徵,老闆於是以貌請人,形成所謂的統計歧視(Statistical Discrimination)。若果樣靚者平均比較有自信、溝通能力好、人際網絡廣闊,對樣貌本身沒有意見的老闆也會戴起有色眼鏡。

來自德州的經濟學家Daniel S. Hamermesh是研究樣貌和收入關係的專家,寫了好幾篇被廣為引用的文章,其中以1994年跟Jeff Biddle合作的一篇最為著名【註】。文章的數據分析反映了殘酷的現實:樣差者比平庸者的收入要低5%至10%,比樣靚者和平庸者的分別要大。一般人以為樣貌對女性重要,事實卻跟這種「郎才女貌」的想法相反,樣貌對男性收入的影響要比女性大一點。不同的工作性質,只能解釋小部分樣貌造成的收入差距,歧視才是最重要的解釋。

思想敏捷的讀者會問:樣貌這回事主觀得很,而且時代不同有不同的準則,怎可以樣貌解釋收入的分別呢?數十年前香港以胖為美,電視會賣增肥丸廣告,跟今天完全相反;80年代流行長髮喇叭褲,今天沒有多少人夠膽如此懷舊一番。你認為某明星漂亮,我也不一定會同意。

以貌取人難改變

只要數據來自同一年代,因時而異的審美觀不會構成太大問題。人與人之間的審美觀雖然有所不同,但始終有一定的相關性:拿10張女性的照片給100個男性評價,縱使100個男性的排名不會完全一樣,而對不同女性之間的分別也會有分歧,但這100個排名不會完全沒有關係,一些女性的排名平均較高,一些的排名平均較低。我們可以給10位女性打個大概的分數。

以貌取人是難以改變的人性,而樣貌多少是命中註定,後天的改善固然有幫助,但大家要明白邊際回報遞減(Diminishing Marginal Returns)的道理:花太多的時間資源改善外表,可能得不償失。須知道樣貌只是影響收入的其中一個因素,重要性可能比不上教育、人際關係、工作態度等人力資本。

王粲因貌寢而不獲劉表重用,但其過人的才智和學問始終得到曹操的賞識,得委以重任。

註:Daniel S. Hamermesh and Jeff E. Biddle(1994):"Beauty and the Labor Market,"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84(5), 1174-1194.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