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2, 2013

派錢問題思考方法

2013年11月22日

本欄3月份的幾篇文章力陳派錢的好處,回想起來,我認為是自說自話之作。政府絕不考慮不在話下,從政黨、學術界到一般市民,支持派錢的聲音也不是主流。一年容易又年尾,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案兩份文件推出在即,加上澳門那一邊派完錢又派,派錢將再次成為坊間熱門的話題。我們三人的立場非常明顯,不用炒冷飯再說一次,有興趣的讀者可到網上找舊文章一看。

今天只想跟讀者作一點思想練習,以4個問題為派錢這政策提供一個分析架構,讓正反雙方往後的討論有個「譜」,不用牛頭不對馬嘴,知道大家同意什麼、反對什麼。

問題一:自己使自己錢有較佳的效果?

政府把1000元交給我花,跟政府代我花1000元有什麼分別?自己的喜好自己最清楚,1000元想買什麼就買什麼,想儲起、捐出、炒股、買大細隨心所欲,1000元可以帶來最大的好處。別人幫我使錢,就算完全沒有交易成本,也未必買到我的心頭好。又有人認為市民「唔識諗」,有錢會亂花買iPad,只懂沉醉於物質生活,不懂得自我增值回饋社會之類。爭議的要點是,市民是否有等級之分,一些較識「諗」,一些「盲毛」亂作決定不成熟?理想的辦法是否由識「諗」之輩(或政府)出馬,幫只會亂來的「盲毛」理財,作更明智的消費或投資決定,以應付社會真正所需?

問題二:尋租的浪費和政府支出的交易費用驚人?

本港有派錢前科,第二次派錢的社會成本會比第一次的低。第一次派錢造成多大的浪費?我沒有可靠的數字,但政府置身其中,掌握更多的資料,應該可以大概計算出上一次派錢的成本,作為第二次派錢成本的上限。減稅退稅的成本相信不高,但公共開支又帶來多少的浪費?政府成立了的無數基金,行政費用佔了多少,受益者又拿到多少?利益團體爭取政府的資源,交報告填表格,「落嘴頭」靠人事,這類尋租的費用有多可觀?反對派錢,一則認為這些費用加起來不比派錢的成本高,二則認為這些費用是必要之惡,是為了改善社會要付出的代價。

問題三:派錢與公共收支兩者可有理想的分配?

還富於民可以100%是公共開支(如扶貧、獎學金、電費減免)加上減稅,可以100%是人人有份的直接派錢,亦可以是兩者並存。公共開支能為社會帶來好處,減稅也可能增加勞工的生產力,派錢也自有其優點。二擇其一是否明智?凡事也有邊際回報下降(Diminishing Marginal Returns)的局限:公共開支再有益、減稅再有效果,邊際帶來的好處只會愈來愈低;派錢為市民帶來的快樂再大,其帶來的效果同樣地最終會受制於邊際回報下降定律,派出的最後1元,可帶來的效果要比多投1元到公共開支低。最理想的情況可能在兩者之間。

問題四:政府只應還富納稅人?

政府的錢從何來?納稅人當然有貢獻,但沒有納稅的是否對政府收入全無貢獻?樓市為政府帶來可觀但不穩定的收入(印花稅、地價收入、利得稅),每位市民是否都有份支付?當然,每位市民對政府庫房的貢獻有高有低,但因人而異的派錢辦法費用或許太高,公平的做法是減稅退稅還是一視同仁地派錢?減稅退稅和派錢可有理想的分配?

篇幅所限,容許我「掛四漏萬」,只列出我認為較重要的分歧。至於派錢會引發通脹等無稽的專家言論,大可一笑置之,無謂浪費大家時間。四條問題的答案有不同的組合:有人第一條答「是」,其餘三條答「否」,有人全部答「否」,又有人全部答「是」,應有盡有。有些問題可能永遠沒有正確答案,有些問題涉及的是價值觀,但搞清楚自己同意什麼、反對什麼,總比糾纏不清的討論優勝。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