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5, 2013

經濟學如何看反煙

2013年11月25日


在《信報》讀到一篇關於加煙稅的評論,引述了香港吸煙與健康委員會提供的資料:「本港目前的煙稅佔香煙零售價65%至68%,未達世衞建議的70%至一倍以上的標準,先進國家如英、美、澳洲、新加坡的煙稅均達70%或以上。」再看看友報亦指:「煙委會建議,政府於2014至2015財政年度,大幅增加煙草稅一倍,即由現在的34元增至68元,推算煙價每包將增至84元,與英美水平相若。」

我沒有吸煙的習慣,但我多位同事老師都是研究反煙運動的專家。跟他們討論多年得出來的共識是,我們不反對反煙,但我們反對一般似是而非的反煙論據。

反煙論據一:煙稅要超美趕英

根據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提供的統計數字,2011年美國每包煙的平均價格是5.62美元(即不到44元港幣),煙稅平均是每包2.35美元(即佔煙價約42%)。不用經濟學家分析都知道,香港的煙稅和煙價早已超越美國,還未追過英國,卻是事實。

反煙論據二:通脹抵銷加稅效力

據報道,香港大學公共衞生學院社會醫學講座教授林大慶認為,煙稅已經凍結兩年,效果已被通脹沖淡;假如按林教授的要求加煙稅,煙價將由目前的50元加至84元,加幅超過六成,哪一位經濟學家可告訴我,香港過去兩年的通脹超過60%?

反煙論據三:不加煙稅不會減少走私煙

報道亦指出林教授不擔心加煙稅將令煙民轉買私煙,而煙委會主席劉文文更表示:「無論是否提高煙稅,私煙仍然存在,不加稅無助減少私煙,最有效是海關加強打擊。」是的,我不是煙商,亦不是財爺,煙民轉買私煙逃稅不是我需要擔心的,所以我也看不到林教授有什麼值得擔心。至於「無論是否提高煙稅,私煙仍然存在」的邏輯,好比「無論是否提高煙稅,煙民仍然存在」一樣。不要一方面跟我說加煙稅將增加煙民戒煙決心,一方面卻跟我說加煙稅不會增加煙民轉買私煙的意欲。假如香港明天取消煙稅,誰敢跟我賭一手「私煙仍然存在」?還有,「海關加強打擊」在劉主席口中只是六個字,要有效地執行,納稅人是要付出成本的。

美國煙稅佔煙價約40%只是一個平均數。聯邦政府抽的煙稅劃一每包1.01美元,但地方政府的煙稅各處不同,最高煙稅的地方紐約市要5.85美元,煙稅最低的密蘇里州卻只要0.17美元。我兩位同事Dan Benjamin和Bill Dougan進行的調查發現,美國不同地區煙稅高低不是沒有經濟邏輯的:北卡州是美國最遲一個開始徵收地方煙稅的州份,至90年代北卡還是全國煙稅最低的地方,今天北卡的地方煙稅亦只是0.45美元;雲斯頓沙龍市便是位於北卡,供應了全國超過60%香煙的北卡,煙草公司運用其地方政治影響力壓低煙稅不難理解。符合經濟邏輯的地區煙稅分布是,煙稅從北卡起在鄰近地區慢慢增加。我居住的南卡州地方煙稅只是0.57美元,原因是鄰近北卡煙稅低,過高的地方煙稅只會鼓勵私煙活動。

反煙論據四:煙民增加公共醫療負擔

我另一位同事Bob Tollison多年前曾到美國國會作證,解釋提高煙稅支付醫療改革既不合社會公義、亦不符經濟效益。美國煙民要繳交較高的保險費用,提早死亡對生產力造成的成本亦是私人成本,毋須政府操心。

至於公共醫療的「額外」開支,反煙人士不是大聲疾呼吸煙縮短壽命嗎?在香港,政府一直擔心的就是人口老化將不斷增加公共醫療開支。我們要問,假如加煙稅成功減少煙民數字,這批人是否會不老不病不死?

行內有一個頗刻薄的說法:香煙是一種減少公共開支的靈丹妙藥,原因是吸煙不會令你即時死亡,大概等你五六年吧,到時一驗便是肺癌末期、又或突然中風,這些早死的煙民不但有助減少老人醫療保險(Medicare)的開支,更可以減輕政府社會保障退福利(Social Security)的負擔。

反煙論據五:煙民低估吸煙禍害非理性

50年前可能是吧?但反煙教育多年,我十分懷疑今天煙民的認知還是這麼差。同事Dan Benjamin和Bill Dougan的另一項研究發現,因為市民對一些事不關己的風險評估的確有點「斷估」,但有切身影響的風險,他們掌握的資訊一般沒有偏差。

最後,芝大老師貝加(Gary Becker)和梅菲(Kevin Murphy)更認為,上癮大致上是理性的,證據是煙民會因為現在及未來的煙價改變吸煙習慣。梅菲更曾打趣說,我見過大多數戒煙的人都不是因為他們不再享受吸煙而戒的,因為健康、家人和慳錢等因素改變吸煙習慣,不是很理性嗎?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理工大學會計及金融學院客座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從資訊供求看傳媒前景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從資訊供求看傳媒前景 2017-09-13 近年傳統傳媒的地位不斷下降,有的紙媒由公信力第一變成公信力第七,有的則由誓神劈願不賣盤,到最近終於向現實低頭,當然不消說的是一直低迷的記者薪水,依舊追不上通脹。到底傳統傳媒的前景如何? 有趣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