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8, 2013

徵稅和香煙質素

2013年11月28日


話說1696年英國發明了窗稅(window tax),稅項以窗戶的數目決定。這項發明有其聰明的地方:房子有多少窗戶,一目了然,不用浪費政府花很多資源便能確定稅基;房子愈大窗子愈多,稅收有累進效果,符合維持社會公義的要求。

奧斯汀的小說《曼斯菲爾莊園》(Mansfield Park)中提到有錢人Mr. Rushworth帶朋友參觀大屋,展示多不勝數的房間,交得起高昂的窗稅彷彿是身份象徵。不過,聰明的屋主一般不會乖乖就範,寧願減少一點陽光、放棄一點清新的空氣,索性把部分窗戶封掉,減輕負擔。今天英國的不少舊建築有幾道窗戶以磚頭當玻璃,正是因窗稅而成的奇觀。

徵稅的「負作用」

英國大哲米爾(John S. Mill)認為,窗稅等如陽光稅(a tax on light),降低住屋質素,是個壞透了的主意。窗稅幾經修改,改不了的是國民的反對,於1851年正式廢除。這是個「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好例子,也指出徵稅往往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講完歷史講經濟。一般教科書的稅收分析,只指出貨物價格上升,交易量下降,稅收的分擔則視乎買賣雙方的彈性,背後的假設是貨品的質量不變。經濟學家巴賽爾(Yoram Barzel)於1976年指出這種分析的不足之處【註】,認為徵稅還有各種千奇百怪的「負作用」。向貨品徵稅的一大困難,是貨品由各樣有價的特質(valuable attributes)組合而成,而特質「能屈能伸」,只要法例容許,商人可透過改變貨品的特質來抵銷稅收的影響。

重要的是,徵稅不只帶來量變,更帶來質變。

巴賽爾數十年都在華盛頓大學教書,《信報》讀者都應知道他是張五常教授的舊同事兼好友。在華大5年,因當時興趣不合,故此我沒上過巴賽爾的課,但總算見識過他學者的風範。巴老雖80高齡,仍堅持每個學期為本科生或研究生講課,一周5天的工作坊、演講等研究活動,管他是金融還是勞工經濟,他一律參與兼踴躍發問(問的不少是好問題)。

記得他有段日子行動不便,靠拐杖出入,但他老是不讓別人替他開門,一步一步走到辦公室工作10小時。我聽過最傳奇的故事,是巴賽爾十多年前大病,上課時突然流鼻血,研究生們勸他早點下課休息,被他堅決拒絕,邊抹鼻血邊將課教完。

從量稅與從價稅

巴賽爾最有趣的推斷,是徵收從量稅(unit tax)和從價稅(ad valorem)可能帶來的不同效果。從量稅以貨品的單位計算,如香港的每1000支煙徵稅1706元;從價稅以貨品價格的一個百分比計算,如在香港買入200萬元的物業,要交1.5%的印花稅。巴老推論的起點是,市場將把徵稅帶來的影響減到最低。

假若現在每1000支煙要徵收3412元的稅將帶來什麼後果?既然每支煙要交逾3.4元的稅,煙商大可以增加煙的「耐吸度」、加長香煙、增加每支的焦油和尼古丁含量等方法來調整有價特質的組合,以應對增加了一倍的從量稅。煙商亦可提供更多的售後服務,又或透過贈品或抽獎來調整每支香煙的有價特質的組合。

若果煙稅以煙價計算,例如稅收為每包價格的80%,徵稅帶來的影響正好相反:香煙的質素愈高價格愈高,從價稅等如向香煙質素收稅,香煙的質素因而下降,從而避開稅網。

本港財政預算案將於明年2月底公布,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正在聽取市民意見,而意見之一正是大幅增加煙稅。據過去數年的經驗,司長在這方面一向有求必應,煙稅往往是預算案中最進取的部分。

從供應的角度看,增加煙稅將把香煙的質素「兩極化」:根據巴賽爾的分析,高昂的從量稅將提升香煙的質素,煙商會致力把香煙變成高級產品銷售點,留待收入較高的市民享用;另外,高昂的煙稅又將帶起更多私煙假煙的生意,以滿足低收入又肯「博一博」的市民的需求。市面上的中下質素香煙將絕迹,剩下的只有身份象徵的高級香煙和不見得光兼質素可疑的非法廉價香煙。

註 Yoram Barzel(1976):"An Alternative Approach to the Analysis of Taxation,"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84(6), 1177-1197.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2017-08-16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