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7, 2013

快如閃電的股票市場 (諾貝爾經濟學獎與理財投資.之五)

2013年11月7日

四篇文章過後,意猶未盡,打算多寫兩篇。以8000字的篇幅總結三位諾獎得主的學術貢獻,當然只及皮毛。不過,對理財投資版的讀者來說,這六篇文章作為「現代金融學入門」或已夠用有餘了。三位得獎者的學說頗為技術性,但我望能輕輕的講解,也許一點也不帶艱深的雲彩。什麼方程式、什麼術語,只宜在學院課堂上出現,不宜在報紙刊登,更不符合《經濟3.0》的親民風格。

本周談的是法瑪(Eugene F. Fama)早期的重要貢獻,即讀者早已聽聞過的效率市場假說(efficient market hypothesis,簡稱EMH)。不少人對這個假說有誤解,認為其等同「股票市場永遠是對的」的狂妄偏見,又或「股災不可能出現」之類的異端邪說。2008年金融海嘯開始,中外傳媒更有不少論者宣稱效率市場假說已死,金融學壽終正寢云云。

改變金融學研究方向

眾說紛紜,誰是誰非?重讀法瑪的文章,會發現所謂市場有效率的說法,其實是「冇咁大隻蛤乸隨街跳」這民間智慧應用在金融市場上而已。法瑪的偉大貢獻在於發展出一套嚴謹的實證方法,整理及分析金融市場的數據,改變了金融學的研究方向。

上市公司經營電視製作生意,等待政府發放牌照,其股價應如何決定?上周有留意本欄的讀者,都知道股價決定於公司未來的股息及折現率。股息高低視乎公司的表現,折現率的高低視乎公司面對未來的風險。市民相信政府會批出牌照,公司大有發展的機會,預期未來的股息可觀,風險減少折現率亦下降,股價於是上升。讀者要留意,股息、風險都是未來的事,但股價不會未來才上升,股價今天就將預期反映出來了。

誰知市民對政府有個美麗的誤會,到了宣布發牌當天才知道政府從沒有打算發牌予某公司,股價應聲下跌,反映的是未來股息下降及折現率上升。股價大上大落,是否表示股票市場發神經?根據效率市場假說,股價上落反映的是消息和預期的變化。股價雖然瞬息萬變,但絕對有根有據。正如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世上也沒有無緣無故的股價變動。

股票沒有好壞之分

效率市場假說的一個重要含意是,股票市場中着數難求。有什麼風吹草動、小道消息,投資者立即在市場上賣買,股價隨即改變,遲一步的投資者都不能從中取利。市場無數的投資者買買賣賣,結果是股票沒有好壞之分,所有的股價都同樣合理。公司有利好消息,股價隨即上升,抵買不再;公司經營不善,股價早已下降,跟好公司一樣買得過。唯一有着數的機會是眾人皆醉你獨醒,股價反映着錯誤的消息或預期,只要你能獨排眾議,其他投資者真的齊齊犯錯,便能從中取利。不過,以一人獨特的眼光,勝過無數同樣是將真金白銀下注的投資者,機會微乎其微也。

消息也有種類之分。股票從前的股價,是公開的消息,只要到網上一查即得。根據效率市場假說的弱版本(weak form),投資者不能從過去股價得到什麼着數。今天的股價只包含今天的訊息,跟明天的股價是升是跌沒有關係,投術分析一點用處也沒有!

公司的公開資料,如公司的收支、負債等,也是公開的消息,花點時間就可以看個飽。根據效率市場假說的半強版本(semi-strong form),投資者也不能從公開資料得到什麼着數。公司的基本因素,股價早已將其消化,基本分析於是沒有用處。

獨家消息又如何呢?某公司的秘密只有你知道,於是你憑消息到市場上買賣取利。不過,你買賣的行為已將消息傳開去,獨家消息很快給投資者洞悉,反映在股價之上。消息傳到第N個投資者的時候,已經完全沒有價值了。市場將獨家消息也極速消化掉,是為效率市場假說的強版本(strong form)。

指數基金是理想投資

這假說要成立,靠的是眉精眼企的投資者無時無刻的留意機會,透過買賣將股價「糾正」過來。市場有效率,不等如市場上完全沒有着數:比別人走快一步,比別人早知道一點消息,都能為你帶來額外的回報。不過,市場人多勢眾,找到着數的機會極低,而且機會轉眼即逝。

效率市場假說若果成立,最理想的投資方法是購買交易成本低的指數基金,兼盡量減少買賣。假說另一個有趣的含意,是股票評論員估中估錯的機會大概一半半,長期來說沒有特別出色的明燈,也沒有特別倒霉的燈神!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從資訊供求看傳媒前景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從資訊供求看傳媒前景 2017-09-13 近年傳統傳媒的地位不斷下降,有的紙媒由公信力第一變成公信力第七,有的則由誓神劈願不賣盤,到最近終於向現實低頭,當然不消說的是一直低迷的記者薪水,依舊追不上通脹。到底傳統傳媒的前景如何? 有趣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