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 2013

電費加價誰要負責?

2013年12月2日

你找地產代理替你搵樓租,簽兩年生死約,死約過後市況變化不大,你會期望業主自動自覺減你租嗎?租約是一年前地產代理幫你傾的,你當然有權忽然怨租貴,但一年後發覺租約期內租金不可單方面任意更改,如果你不想退租,這時地產代理跑出來替你抱不平,義正辭嚴建議業主減租。這個打倒昨日的我的地產代理不是在「扮做嘢」是什麼?

剛與兩電完成《管制計劃協議》中期檢討的香港政府,便是我們兩電用戶的「地產代理」。埋怨電費加價電費貴,我們應該怨兩電只顧賺到盡?怨政府5年前沒有盡力替港人爭取更低的准許利潤?還是怨自己當初所託非人?

電價比下不足比上有餘

討論電費加價責任誰屬前,先問問香港電費有多貴?我曾在本欄引述最近世界能源理事會一份「能源三困」報告指出,在國際評級者眼中香港在「平、靚、正」三方面的得分以「平」得分最高,是A級的「平」。

根據中電(002)提供的資料,2013年住戶的平均電價是每度電1.04元;至於規模細得多的港燈電費一向較貴,但不是貴很多。賣花讚花香,中電還提供了4個其他城市的電價,分別是新加坡1.78元、倫敦2.05元、紐約2.51元和悉尼2.78元。

不想聽中電自己讚自己,我們可花點工夫找些一手數據。美國能源資訊局資料顯示,現在美國全國的平均電價是每度電0.13美元(即0.97港元),最平的華盛頓州只須0.09美元(即0.7港元),最貴的夏威夷每度電卻要0.36美元(即2.81港元)【註1】;根據歐洲共同體統計局的數字,電價最貴的是丹麥和德國,分別是每度電0.3和0.29歐羅(即3.16和3.06港元),電價最平的是保加利亞,只須0.09歐羅(即0.97港元)【註2】。

目前香港的電費與美國平均和歐洲最低的水平差不多,不是沒有電價明顯比香港便宜的地方,中國、印度、加拿大的電費都比香港的平一至兩成,但這些地方不是靠國家補貼或大量燃煤,便是本身天然資源豐富。至於電費最貴的地方,像重稅的丹麥和可再生能源比例高的德國,可以比香港高出兩倍以上。兩電的收費,算是比下不足比上有餘吧。

加電費源於無商無量的規管

香港電費目前不太貴,但報道指來年加幅可能達雙位數。先談准許利潤,9.99%的准許利潤沒有政客會嫌低。所謂准許利潤,說清楚其實是准許投資回報。從13.5%調低至9.99%,協議是由代表市民的港府和兩電5年前簽訂的。

事實上打開門做生意,兩電股東想賺多些情有可原,但兩電用戶逢加電費必反亦是不難理解。問題是,每年9.99%的名義(非實質)投資回報率(nominal rate of return)是否合理?

合理與否,要看市場上資本的成本是多少,亦視乎通脹的風險如何,這些都與兩電今年賺多少個億沒有必然關係。准許投資回報的水平當然需要認真討論,但討論的適當時候不是中期檢討的一刻。除非政府與兩電有心對簿公堂,否則政府在中期檢討時大大聲建議減低准許投資回報,不是什麼透明度高、處事進步,是在「扮做嘢」。

說過了,「以訴訟來規管」(Regulation-by-Litigation)對環保無益。傳統的「以規管來規管」(Regulation-by-Regulation)處理環保問題,先廣泛諮詢、後獲有民意基礎的議會通過,比打官司有效;但美國有不少環境條例,原來是透過「以協商來規管」(Regulation-by-Negotiation)的,協商的優點下次會向讀者詳細介紹,今天我想指出的是,電費將可能大幅上升的原因,正正是政府對發電燃料規管既不合民主原則,亦不符協商程序。

雖然香港政府遲遲未就將來的發電燃料組合進行諮詢,但收緊排放標準是大勢所趨。翻查紀錄,中電早在2001年已經開始研究在香港興建液化天然氣接收站,並且在2007年向政府提交興建液化天然氣接收站的環評報告,報告當時亦已經得到環保署方面通過。

然而,2008年政府忽然殺出個《能源合作諒解備忘錄》,否決研究了7年的興建天然氣接收站計劃,換來的是與中海油續簽20年長期供氣協議及規劃「西氣東輸」。沒有向公眾諮詢、亦沒有與兩電協商,當時的政府新聞稿只拋下一句:「至於向香港供氣供電的具體安排,如價格、供應水平等,將由雙方企業按商業原則商談。」

指責中電大花筒買貴氣的傳媒朋友,請教你們在這種商業環境下,兩電有什麼談判籌碼去為港人爭取最便宜的燃料?


作者為克萊姆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理工大學會計及金融學院客座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2017-08-16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